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朝花夕拾(隨筆四篇)
作者:星 河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讀書人最早讀的往往是圖,再早就是聽大人講故事了。曲折的故事,美麗的童話,都曾讓我興奮和感動。讀了《丑小鴨》,我的心里隱隱作痛;讀了《海的女兒》,我發誓要做一個好孩子——因為作家在故事的結尾說:海的女兒在三百年后將獲得一個靈魂。如果她看到一個好孩子,這個時間就會減少一年;如果她看到一個壞孩子,這個時間就會增加一天。
  
  最早是小學二年級,就開始啃起大部頭的長篇,連放學回家時都在路上捧著看。現在想起來,發現當時十分守紀律,就算把書帶到學校去也不會在課堂上看。
  
  我小時候正是科技大潮興起的年代,許多面對少兒的科普圖書突然面世。記得有一天,老師給我們寫下了滿滿一黑板的書名,價格都是幾角錢一本。現在想來多少有些推銷的意思,而且有些書還是以前的再版。但我當時還是驚呆了,因為我從沒想到會有這么多好書。我估計回家申請書款時最高限額肯定是一本,沒有希望得到更多——否則我會全部買下來的!最后我決定買那本《生命進行曲》,盡管我也非常喜歡那本《飛向星星》。在我當時看來,《生命進行曲》這個書名是那么富有詩意,那么激動人心。
  
  只能買一本并不意味著只能讀一本。每個同學買的書都不一樣,于是我就想方設法借到,手段從懇求到耍賴各不相同。好在我從小“借德”良好,不但借書必還,而且一定會按照約定的期限歸還。有些同學實在不愿把書借回別人家,我就讓他每天帶來學校,然后利用課間的時間閱讀。其實那時看書也就是生吞活剝,不求甚解——現在簡直不能理解,當時對書怎么會那么癡迷,真像是饑餓的人撲到面包上一樣。
  
  后來又零敲碎打地讓家里買了一些,親戚也送過一些,那套少兒科普叢書我也收集了不少。更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后來我也開始從事科幻和科普的寫作,結果見到了很多這套叢書的作者——當年那個借書閱讀的少年很難想象,長大后能與這些著名的作家們坐在一起開會。盡管后來與這些前輩們的觀點未必完全相同,但他們的名字在我眼里依舊保持著昔日的神圣光環。
  
  那時候還非常喜歡閱讀科普雜志,無論成人的還是少兒的,許多科幻小說都是在那時讀到的,許多科幻作家的名字也都是在那時知道的。沒有的雜志還是借著看,有一次借到幾本《少年科學》雜志,上面連載的一篇科幻小說實在太讓我喜歡了,可別說當時沒錢,就是有錢也沒聽說過“復印”這種技術,因此我決定——抄!
  
  我找來一個過去舍不得用的好本子,工工整整地開始抄起來。可為了追求工整就會影響速度,于是我又開始用一些廢紙從中間部分開始快速而潦草地抄,這樣就可以在雜志歸還之后再認真地謄抄到好本子上。可那篇小說實在太長了(對一個小學生來說),我終于沒能把它抄完——所幸的是,后來我終于有了那幾本雜志。
  
  再長大一些,就利用星期日騎車到書店去讀書,一讀就是一天。我現在還清楚地記得北京王府井書店當時的布置:一層是暢銷書柜臺,二層是各類科技書開架,三層則是一些分門別類的學術大部頭。其時我對自然科學的興趣未減,但對人文著作也開始感興趣,于是每次都感嘆沒時間閱讀那么多的東西。
  
  平時家里從不給零花錢,去書店也沒有買書的錢,但可以申請到一點午餐費——也就是一碗面條吧。于是我兜里揣著這一元錢,騎上15公里,然后忍一頓中午飯,拿這點錢買書。
  
  長大以后,當我稍微有了一點閑錢之后,曾經瘋狂地買書,不知道是不是對過去沒錢買書的一種補償。
  
  再長大一些,我就懂得使用圖書館了,那里的書實在是太豐富了。既使現在上了網,我最喜愛的地方仍舊是圖書館,因為它不僅能滿足資料查詢的需要,還能滿足閱讀本身的樂趣。
  
  對書籍報刊的熱愛,對未知事物的好奇,會給一個人的成長帶來很大影響。當然也許我走的更遠了一些——我現在成了一名專業作家,專門創作科幻小說。所以也許可以在題目的最后再加上一筆:“讀書·借書·買書·寫書”。
  
  日記春秋
  
  星河
  
  小時候我特煩寫日記。
  
  記得老師布置日記時說,寫日記對作文有幫助,說實話我就沒看出來。順便說一句,我作文一直很好。好像是為了佐證,老師還特別強調,大作家都寫日記。我也不以為然,心想生活里那點破事有什么好記?好在當時一心想當科學家,對作家沒有非分之想。
  
  小學布置的多為觀察日記,相當于小作文,但不用抒發什么,就是描寫點景物和事件,還不是特別頭疼。但到了初一,老師正式要求寫日記。
  
  毋庸置疑,我小時候確實有點弱智。日記怎么寫啊?既然是日記,那就把每天的事都記錄下來吧。可學生能有什么事?于是我前兩周的日記是這樣的——
  
  某月某日星期一 今天上午上了語文、數學、外語、體育,下午上了生物和地理。
  
  某月某日星期二 今天上午上了外語、數學、語文、生物,下午沒課。晚上看了電影《某某某某》。
  
  某月某日星期三 ……
  
  真的,兩周全這樣,格式都如上——日期和內容寫在一行里。也沒用專門的日記本,只是一個普通的練習冊。結果兩周居然沒記滿一頁。
  
  講評時這份日記被點名狠批了一頓。老師說這不叫日記,“這叫大事記!”另一個被批的是只交了兩篇日記的同學。
  
  被當眾折辱,我羞愧難當,不敢抬頭。心想幸好剛剛開學,大家彼此還不認識。可偏巧這時前排有個同學手在桌上亂動,老師厲聲說了句“拿下去!”我以為是讓我領走日記,腦子“嗡”的一下。但事已至此,也只好這樣了,于是起身向前走去……
  
  讓我們揭過這一幕吧,一個在嚴厲教育下飽受苦難的可憐孩子。
  
  初三轉學去了外地,老師仍舊讓寫日記。在此抄錄第一篇——
  
  論日記
  
  我非常討厭日記。
  
  我討厭它并非沒有原因。本來無事可寫,卻要硬寫,這樣有什么意義呢?魯迅先生曾言:“要有真意才動筆”,的確啊!
  
  早就聽說諸名作家皆是由于日日記日記而文章佳,其實不然,諸作家們所記之日記不過是生活日記,流水帳般的,記錄生活倒是不錯。可是對作品又有何好處呢?這可真有點胡說八道的味道。我的作文再好或再差,也與日記無關。因為那動人的日記多半是假的。
  
  可恰恰相反,老師們偏喜看那假而好的日記。因此規定,既要日日記,又不得寫流水賬,哪里找材料去?“又叫馬兒跑得快,又叫馬兒不吃草”?!
  
  到了這個學校,老師仍然要求日日記日記。怎么辦呢?盡力而為吧。
  
  讀著這篇文字我都臉紅!不但自以為是,還學了魯迅的半文半白——好像有幾撥中學生都有這么一段。不過馬上面臨升學,沒記幾篇也就不了了之了。
  
  說話就進了大學。不知什么原因,突然預備出一個日記本開始寫日記了!現在想來原因很簡單,也許是因為——生活真正開始了。
  
  一記就是好幾本,堅持了四、五年。都是平凡瑣事,但現在翻起來還是激動不已。有幾段記錄著年輕人的感情經歷,一口氣讀罷,幾乎還會產生不顧一切去追尋那份情感的沖動——其實連對方姓甚名誰都忘了。
  
  可惜類似記載很少,往往重大事件發生時日記本上一片空白——真是空白,本打算以后補的,但根本不可能。但凡有了大事,不但沒時間向日記傾訴,也不會產生這種欲望——已經全身心投入到生活本身中了。
  
  后來又停了,停了很多年。直到2001年底,又把日記揀起來了,而且每天發在網上——當然,本人或他人隱私被屏蔽了。由于這種自我逼迫,居然堅持了下來。
  
  本來只是為了記住自己每天都干了什么,但有件事卻讓我感觸良多。一個原本不熟悉的女孩來信說:我現在國外,很喜歡看你的日記,因為里面總是出現熟悉的人名地名,讓我回憶起在國內的情形。在她眼里,我的日記成了一種鄉土閱讀。
  
  不過寫到這里時,我突然感到臉紅。因為從7月起,我的日記又中斷了,將近四個月!而這四個月里,偏偏發生了很多大事!
  
  那么,我在這里公布我的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xinghe,大家一起去監督怎樣?我想有了這重新的逼迫,也許我又要恢復日記了。說句老實話,沒中斷的時候還是相當好看的。
  
  讓我們一起來書寫人生。
  
  夢境與想象
  
  星河
  
  我在初一初二的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做夢。對此我十分興奮,因為這相當于憑空多了許多歷險經歷:白天是枯燥的學生生活,夜間卻每天不同地擔當著勇士、間諜和征服者。因此早在看到“做夢多了是否影響睡眠”的爭論之前,我就堅信它根本不會影響人的健康,每次夢醒之后我不但身心愉悅,而且毫無倦意。
  
  那個階段我的夢境豐富多彩:我曾夢見自己雙手抓住外星直升機的滑桿,像搖動小貓一樣拼命搖晃,里面的外星人驚訝萬分,惶恐不安;我曾夢見自己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從即將坍塌的高樓中逃出,卻因無力繼續奔跑而倒在樓下,眼看著頂部的磚瓦紛紛掉落卻遲遲砸不到身上,因為它太高了……當然離奇的夢境還有很多,我不但興奮地講給同學們聽,而且忠實地一一記錄下來。
  
  大家都應該有過類似的經歷:有時候在夢里驚心動魄,講述起來卻平淡無奇,因為很多情景都被遺忘了。于是我開始在夢中就敘述自己的夢,因為擔心忘記所以反復詠誦,明明身在夢中卻以為已經醒來并給同學們熱切地講述……我發現在夢里我能把自己的夢講得精彩極了。即便如此我還是常常感到沮喪,因為醒來后往往只記得個別極其精彩的句子,而我心里清楚,那些整段整段被丟失的段落比記住的要出色得多。
  
  夢境雖美,畢竟還是被動的,我們無法在睡前“訂購”,所以還不能使我滿足。白天的胡思亂想,大概可以算是一種補充。
  
  小孩的注意力比大人要強得多,很多細微的現象和變化都逃不出我的眼睛,并能衍生出許多想象。比如看到云彩的變幻,我有大多數人的感受,如風吹柳絮,如萬馬奔騰,但我往往走得更遠——比如我覺得它們很像《星球大戰》中的一場場戰役,帝國的戰艦在追逐義軍的飛船,戰事持久,激戰猶酣,而且是小說中不曾記載的!于是我在心中把這些戰役詳細地描述出來,然后轉移到紙上——沒有老師的要求,寫的時候也沒想到什么作文,僅僅是因為我喜歡。
  
  后來我想,假如我停留在對這些景象的感傷上,也許就是散文的前奏;假如把它們發展成連貫的故事,也許就該算是小說的雛形了。
  
  也不知道小時候作文好與夢境和想象有沒有關系。后來我長大了,學習的是自然科學,卻戲劇般地返回到文學創作當中,做了小時候最喜歡做的事情:想象——成了一名科幻小說作家。
  
  當然,這里說的只是我的個人經驗,真正要寫好作文,必須具備許多扎實的基本功并進行有意識地鍛煉,比如多讀書,多觀察,注意語言,等等。老師告訴你們的這些一點都沒錯,我越長大越覺得老師們說得很對。當然每個人都有可能有你自己獨特的經驗,也許你能別具一格地從追星熱情中追出文學感覺,也許你能茅塞頓開地從電子游戲中感悟人生道理——不過注意,我說的僅僅是也許。
  
  也許是段彎路
  
  星河
  
  我在寫小說的時候,為了反映年輕的主人公在面對困境時的忐忑心情,總喜歡用這樣的字句來描述:他仿佛小時候走在上學路上,心里想著昨晚沒有寫完的作業,而一到教室老師就要檢查了……
  
  其實我在小學一直比較努力,極少有不完成作業的情況。類似的經歷和心境不是沒有,卻并非源于作業問題。我之所以那樣寫只是為了使這種感受更大眾化一些,真正讓我體會到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完全是出于另外的原因。
  
  其時,我不是在上學路上,而是在回家途中。那應該是中午放學,早晨就沒吃飯,肚子已經相當餓了,而大學大喇叭雄壯的廣播使我愈加心慌氣短(我小時候一直住在大學里,上的是大學的附小和附中)。我惴惴不安甚至失魂落魄地朝家中走去,書包里裝著等待家長簽字的檢查——
  
  今天又出事了!
  
  不知道為什么,我小時候特別喜歡上課說話。也許因為在家沒什么人可以傾訴,總有一種表達欲需要釋放——其實現在我每天獨自在家寫作,照樣沒人說話,也許都默默地對作品說了吧。
  
  上課說話的結果就是引起老師的極大反感,后來登上講臺之后我對這點的感覺尤其強烈。現在想來,自己的學習倒沒受太大影響,但畢竟擾亂了課堂秩序,影響了其他同學——在這點上我決不為自己辯護。
  
  于是在每學期末評三好的時候,雖然我的名字總是被寫在黑板上——因為我“硬指標”夠,所有“不好”的學生中就我一個人學習成績優異。但我清楚地知道那根本就是在擺樣子,我在“德”的方面是沒戲的。
  
  事實上我從小就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壞孩子,我的思想品德毫無問題,甚至極為質樸。所謂的“德”不夠主要還是因為課堂紀律。可由于這一點,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每當寫學期總結時,寫到“德”的時候我總是要自我檢討,列舉諸多“上課說話;做小動作”等不良習慣;而寫到“智”的時候,我清楚地記得我那數年不變的詞句:
  
  學習目的不明確,學習態度不端正,學習成績尚可。
  
  ——我必須在強調了自己“不明確”的“學習目的”和“不端正”的“學習態度”之后,才能讓老師認可我那“尚可”的“學習成績”。可憐我一個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叫“學習目的”和“學習態度”!
  
  為了在學校的表現問題,老師和家長可謂費盡了心思,當時嘗試的方法三天三夜也說不完。有一個學期我記得特別清楚,當時老師和家長決定給我專門搞一個“聯系本”,每周末由我寫出總結,班主任簽意見,然后拿回家家長簽意見,周一再帶給老師審閱。
  
  一般來說,開學第一周,新學期新氣象,問題不大,總結列出一二三四,大毛病沒有,個別小缺點也可原諒,皆大歡喜。第二周就完了,故態萌發,老毛病又犯了,“上課說話”之類的字眼重現總結,而且措詞嚴厲——我不寫嚴厲了在老師那里也過不了關啊。我拿著老師簽了字的聯系本在校園里徘徊,心想這個周末是過不好了。
  
  人被逼急了就會想出一些邪招,我突然想到總結是用鉛筆寫的……下面的故事就不必我來講了,總之我帶著另一個版本的總結回家了。
  
  母親看了,簽了,沒事了。周一我去學校之前,又把那些字句改了回來,因此逃過一劫。
  
  畢竟是小孩子,干什么都偷懶,來回改了兩次就大意了,不再每次重寫,結果終于被老師翻到了前面的“修改版”!她也沒說什么,只在當期總結上寫了一句話:
  
  “用鋼筆寫這星期的總結。”
  
  我無法向母親解釋這句話出現的原因,暫時含混了過去。但“鋼筆”總結一拿回家就挨了罵,接著前面的版本也被翻到,于是東窗事發……
  
  在這里我要聲明一點,我決不認為我的做法是正確的——既使在當時也是如此,我也決不希望你們也去欺騙老師和家長。我可能只是覺得那時的自己有些可憐吧。小時候我們會做出許多錯事,走過許多彎路,但是對是錯,是直是彎,畢竟都是你走過的路。
  
  ——看前人的彎路,是為了自己走得更直一些。
  • 上一篇文章: 三棗日記七則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奈曼旗| 沂水县| 天水市| 琼海市| 苏州市| 寿宁县| 扬中市| 延川县| 平乐县| 勃利县| 万盛区| 安宁市| 武冈市| 南昌县| 吴江市| 石首市| 玉屏| 东城区| 宜昌市| 东港市| 武平县| 昭平县| 霞浦县| 富锦市| 贵南县| 乌鲁木齐县| 花垣县| 盐津县| 天水市| 望都县| 岳西县| 湖北省| 尚义县| 阿勒泰市| 泽普县| 镶黄旗| 天台县| 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