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黑白記憶
作者:安 寧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安寧文集|兒童文學|原創|兒童小說|記憶

  父親做了一輩子的煤礦工人,我記憶里年輕時候的他,總是幽靈一樣地讓我懼怕;白森森的牙齒,黑黢黢的面容,不笑的時候,只有那眸子是亮的。曾經有一年,陪他下過一次井,在N米深的地下,我突然覺得,黑原來是那樣地讓人絕望和恐怖,一種幾乎使我窒息了的無助和空茫,讓我下意識地便緊緊握住了父親的手。黑暗中,我們誰也不說話,但卻是知道,那一刻,彼此的心,比任何時候,都要親密無間且了無隔閡。
  那之后,我才明白,為什么母親每次看我不等父親回來就扒飯吃,會略略地傷心。甚至有一次,父親下班后半個小時還沒有到家,而我因忍不住饑餓,呼嚕呼嚕吃起來的時候,一旁焦灼不安的母親看見了,拿起雞毛撣子便狠狠打過來。打完后她便哭,直到父親一身烏黑地回來,她才止住了,習慣性地跑上去,給父親換掉被煤塵重重包裹了的衣服。聽姥姥說,在我未出生之前,母親從來都是騎車去礦區接父親的。她總是擠在人群的最前面,亦能一眼就從那些一個模樣的“煤黑子”里,認出她要等的父親來。他們在一路回家的路上,是喜氣洋洋呢,還是彼此因為那抹溫情和羞澀而沉默不語呢,母親從來沒有給我說起過。但我猜想,當母親在礦井出口處,瞥見父親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陽光下的時候,她的心里,也定是明亮又喜悅的。
  這樣的等待,在我出生之后,便換成了家門口。母親總是邊心不在焉地織一件毛衣,邊將視線遠遠地延伸到小鎮的最邊緣。我是后來才發現,母親手中的毛衣,不過是個道具,用來掩飾她心底的焦慮和擔憂。因為她總是織了拆,拆了織,那團毛線在她的手里,就這樣慢慢褪色。而她對父親的牽掛和關愛,卻是在時間里,愈加地濃郁。其實父親完全可以在井上作業的,但他為了多掙些錢,貼補家用,依然長年累月地下井。他的皮膚,也因此變黑變黯,每每跟著他去澡堂洗澡,我都會隔一個水龍頭,不愿和他靠著,似乎那水一沖下來,連我也會跟著倐地就染黑了。但他卻是喜歡一把將我拽過來,高聲喊道:你小子才多大,就開始嫌老子臟了?!嚷完后便把我使勁捉住,給我用力地搓澡,我在一陣陣的酥癢里,直笑到喘不過氣來。這是關于父親最溫暖的記憶了吧,一向不茍言笑的他,在一蓬蓬上升的水汽里,突然地就現出一個男人的溫柔和單純。
  那時候的礦區,安全措施很差,常常就有人被封在地下,連給親人告別都沒來得及,就悄無聲息地走了。記得父親無意中給我提起,人推了車下井時,因為坡度極陡,被車拽著,有時就有在半空往下飛的感覺。我聽了駭然,父親卻是淡淡一句,習慣了,也就不覺得有什么了。父親就是這樣,一個“習慣”,讓他在井下待到退休。而母親,亦是因為一個“習慣”,不管多晚,都要等著父親回來了,才一起吃飯。這樣的等待里,承載了多少的憂慮和孤寂,怕是只有母親一個人,才會清楚。煤塵染黑了父親的雙手,而母親,卻是在無休止的等待里,被歲月染白了頭發。
  有一年,父親聽說山西的礦工掙錢很多,就動了心思。母親堅決不同意他去,但那時的父親年輕氣盛,與母親吵了一架后,就與幾個工友一起坐上了去山西的火車。母親不相信父親真的去了山西,到處托人去找,甚至請了算命的先生,占卜父親的去向。她幾乎是瘋了似的,見人就問有沒有看見父親,如果看見了一定記得捎話給他,讓他早點回家。直到父親一封信來,我扒著字典,磕磕巴巴地將這封龍飛鳳舞的信勉強念完了,她才哭出聲來,開始咒罵父親。幾個月后,父親一分錢都沒有掙到,逃掉了火車的票,才跑回家來。但依然沒有忘了在下車后,清爽地洗了澡,又像每次出門走親戚一樣,給我捎回來從沒有見過的甘蔗。記得是個晚上,母親在床上小聲地哭泣,父親手足無措地站在床邊,一句話也沒有,而我,卻是在院子里,沒心沒肺地揮舞著甘蔗,嘴里還發出有節奏的“嗨嗨”聲。父親的這次出走,在我的記憶里,就這樣甜蜜地結束;偶爾想起,似乎依然像那甘蔗的滋味,讓我意猶未盡。那時候的我,是一個多么恬不知恥的孩子啊。
  而今父母都已經老了,礦區也因為煤炭的枯竭,日漸成為一個寂寞的空殼。我大學之后做了公務員,亦徹底遠離了那片煤塵飛揚的礦區。但記憶卻是依然時時地輕喚著我們,就像父親偶爾忘了吃飯,母親會急得滿大街去找,似乎只有親眼看見了父親,才會確信他沒有被封在暗無天日的井下;就像每次在電視新聞里,看到了礦難,母親總會倐地戰栗一下,而父親,亦會有片刻的茫然和憂傷;就像我每次洗澡,總是拼命地搓到全身發紅,似乎有什么污痕,深深浸入了我的肌膚……
  這樣的記憶,像那黑白的電影,我們在黑暗里看過去,有感傷的溫情,默默地流淌。我的父親,不過是中國最普通的一個煤礦工人,我的母親,亦只是一個平凡礦工的妻子。可是,當這些素樸的影像慢慢回放時,那些由焦灼、緊張、疼痛和喜悅繁復交織起來的歲月,還是瞬間就將我這個礦區長大的孩子,凌厲尖銳地擊中。
  • 上一篇文章: 姐妹當然會有一樣的光芒

  • 下一篇文章: 出走在明媚憂傷的秋天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静乐县| 乐清市| 凤翔县| 南川市| 江津市| 烟台市| 商城县| 彭泽县| 丽水市| 武鸣县| 内乡县| 烟台市| 清苑县| 蒙城县| 交城县| 长葛市| 甘孜县| 榆中县| 海城市| 开鲁县| 瓦房店市| 长岛县| 富民县| 隆昌县| 嘉荫县| 贵州省| 临夏县| 肇源县| 鄂托克旗| 绍兴市| 南投县| 祁阳县| 江华| 安塞县| 大埔区| 华蓥市| 绥宁县| 孝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