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old.zh61wx.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一個心中的秘密
作者:盛永明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意外傷害|心里傷痕故事|兒童小說|兒童文學|兒童教育|

 一
  村里人都來了,把我家的院子擠得水泄不通。他們有的在抹眼淚,有的在抽泣,還有的默默站在那里……悲傷籠罩了村莊,窒息了親人的呼吸;娘癱坐在一張破舊的椅子上,滿頭灰發蓬亂不堪,悲痛讓她的臉扭曲變形;姑姑、三林嬸抹著眼淚攙扶著她,大姨不停的給她摩胸……
  我抱著兄弟的骨灰盒走進客堂,娘橫撲過來,當場不省人事……
  17歲的兄弟就這樣走了,貧窮使他未曾拍過一張照;除了這只骨灰盒,兄弟像一陣風吹過了這個世界,沒留下任何痕跡……
  老天呀,我兄弟到底犯了什么錯?你為什么連一個窮人的孩子都不放過?
  老天呀,你咋這樣狠心呢?!你可知道,你奪走了我兄弟的性命等于奪走了我和娘活著的信心……
  老天呀——
  我守在兄弟的靈臺前,給兄弟焚香燒紙錢,香霧繚繞中兄弟緩緩向我走來……

  二
  兄弟小我兩歲,生性頑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可謂十人看見九搖頭,閻羅王看見吐舌頭……村里人都叫他“拆天胚”,從小到大沒少挨過爹的板子。記得有一次兄弟糾集幾個小伙伴把毛茛爺叔家的一圈豬給放了。毛茛爺叔以前在生產隊當豬倌,副業就是養豬。毛茛嬸娘從田頭回來看到自家的幾只小豬崽滿院亂竄亂拱,幾只大豬崽鉆出籬笆已不知去向?這可把她急壞了,心想臨出工時還給豬崽喂過食呢,不至于餓得跑出來?這可是她家的命根子呀,一年的開銷全靠這些豬仔。于是四處尋找,來到渠道上見兄弟雙手正拽住一頭大豬的尾巴往渠道里拉,幾個小伙伴則在一邊起哄:
  “小龍,抓耳朵;”
  “小龍,拉后腿;”
  “翻下去,翻下去……”
  毛茛嬸娘見此,急著大喊:“哎——你要死快了,還不放手。”
  其他小伙伴嚇得四處逃散,兄弟卻兩手抓住豬耳朵,雙腿跨在豬背上,無比神氣地趕著豬在渠道里跑,像馬戲團表演,對毛茛嬸娘的叫喊充耳不聞……無奈之下,毛茛嬸娘只好去叫我爹。
  爹有病,在村里是個出了名的癆病鬼,幾乎靠藥罐子維持生命,那是以前去長江口排淤時烙下的;爹的病把一個原本貧窮的家拖到了破碎的邊緣,常年在家休養,此刻他正在編竹籃,那是爹唯一能為家里做的一件事情——竹籃上街賣了可以貼補一些家用。聽到弟弟騎在人家豬背上,心想萬一把人家的豬給騎壞了,那咋賠得起?于是放下活計跟著毛茛嬸娘就走……
  渠道上已圍著好多村人,他們都在觀看兄弟的精彩“表演”,有的跟著一起跑,有的指點兄弟站到豬背上……場面熱鬧,氣氛熱烈。可豬畢竟是豬,沒跑多時,趴在渠道里直喘氣,任兄弟如何拍打屁股,就是賴在那里不動……
  爹落到渠道里,一把拽住兄弟的耳朵將他拖下豬背……兄弟梗著脖子跟在爹身后,一路上哇哇大叫,可爹始終不放手,致使后來只要見爹對他發脾氣,他就下意識地雙手捂住耳朵,作自我保護狀,頑皮勁得到了收斂。可爹為這事也許用勁過頭,也許火急攻心,咳嗽越來越厲害了……

  三
  一天,不知兄弟從哪兒捉來一條蛇,娘見了后讓他扔掉,蛇咬人不得了。兄弟說要給爹治病。娘問兄弟哪兒聽來的,你爹的病可不是一般的病。兄弟提著蛇說河西阿芬爹說的,蛇膽泡酒能治百病。娘說那要看什么病,堅持要兄弟把蛇扔掉。爹聽到兄弟捉蛇是為了給他治病,欣喜萬分,他也聽到過蛇膽能治咳嗽。于是忙著讓娘殺蛇取蛇膽,見蛇就起渾身雞皮疙瘩的娘為了爹,只好硬著頭皮殺起蛇來,給爹泡蛇膽……幾天后,爹吃了蛇膽,面色紅潤,人一下子精神了好多,大夸兄弟孝順,是爹的乖兒子;對兄弟也放松了管教……
  兄弟每天捉蛇很晚,赤練蛇、老托灰、青小蛇,還有水蛇被他一一捉回家,有時還拿在手里玩耍,拉拉長,搓搓圓,水蛇更讓他玩得游刃有余,有時睡覺還帶著。而我每每看到蛇的信子往外一練一練,害怕得無處藏身,可又擔心爹不開心,常常閉著眼睛走過蛇籠子,家里都快成養蛇場了……村上的小伙伴見了兄弟恨不得給他下跪,最怕兄弟拿出蛇來,唯獨阿根不以為然……那天,在祠堂場基上,兄弟見阿根穿著短褲正在老槐樹下捕蟬,隨即從口袋里掏出一條已玩了幾天的赤練蛇,拎起尾巴抖幾下,說時遲,那時快,朝著阿根的小腿甩去,倏地,赤練蛇像繩索一樣盤繞在阿根的小腿上……阿根猝不及防,但見赤練蛇顏色火紅,在陽光下泛出艷麗的光澤,嚇得阿根像觸電似的一個彈跳,然后急忙甩腳……赤練蛇甩下來了,人傻呆了……兄弟卻若無其事撿起赤練蛇,而后裝進口袋,接著神氣活現地走了……
  阿根腿腳發軟,一屁股癱坐在地上褲襠尿濕了一片……
  晚上阿根爹帶著阿根來找爹說理,爹用門板一樣的面孔回應阿根爹, “孩子鬧著玩你還當真了!”
  阿根爹說:“玩也要有個玩法,”然后指著身邊的兒子說:“你看,一下午都沒說話,晚飯也沒吃,嚇出毛病來你要負責的。”
  爹咳嗽幾聲,說:“負什么責,回去睡一覺就沒事了。”爹極力為兄弟辯護,說這些話時,兄弟都在場。后來娘上去勸慰阿根,向他賠禮道歉,并批評了兄弟,這事才算平息。爹卻指責娘多事,說兄弟有自己年輕時的勇猛。爹是個好強的人,當年有幾人都生了這種病,那是氣候不習慣引起的,后來他們都以看病為由回家不去了,爹卻覺得無所謂,堅持在工地上,直到嘴里咳出血來,才被送回家;如果回到家爹能安心養病,這病也差不多好了,偏偏爹不服輸,大冬天與村人打賭去打魚,魚沒打到,人掉河里了,從此再也沒有離開藥罐子……

  四
  爹的病每況愈下,常常通宵咳嗽,蛇膽已經起不到“作用”了,去醫院查看,醫生得知爹服用蛇膽泡酒,問他要不要命了?肺癆是不能喝酒的。原來爹臉色紅潤都是酒精的作用。這回爹傻眼了,回到家把泡好的蛇膽統統打掉,還把兄弟訓斥了一頓,兄弟雙手捂耳一臉無辜,不明白是咋回事。隨后爹要去找阿芬爹算賬,娘連忙勸住他,說:“人家也是好心。”
  “好—好心!那是在—在害——害我。”爹咳得連話都說不出來,娘要他早點休息,自家也有責任,沒好好去問醫生。
  兄弟上學經常逃課,期中考試掛了三盞紅燈籠。老師來找我,要我跟父母說好好管教管教兄弟,這樣下去會誤了他一生的。兄弟大概知道自己又“闖禍了”,主動向我討教,還讓我不要告訴爹娘。晚上,我就幫著他把學過的東西捋一遍,不懂地方再教一遍,可兄弟顯得心不在焉,還打翻了茶缸,鬧得爹難以入睡……
  晚上8點時分,河西阿芬娘心急火燎跑到我家,說小龍把她女兒給嚇昏了。娘聽了莫名其妙,小龍吃了晚飯一直在家,咋會把阿芬給嚇昏了呢?娘讓阿芬娘進屋慢慢說。阿芬娘怒氣沖沖,說我家阿芬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娘就問他到底咋回事?原來,阿芬晚上做作業時,手伸進書包摸出了一條蛇,驚叫一聲后人當場昏了過去。
  “你說這件事不是你家小龍干的還有誰?”阿芬娘橫著眼睛說。
  “你不要瞎講。”爹披著衣服走出去說。
  “我瞎講?我要是瞎講現在就去跳商鞅潭!你要不信叫你家小龍出來。”阿芬娘滿臉氣憤。
  娘回到房間問兄弟有沒有這回事?兄弟沉默不語,娘急了,大聲說:“有沒有這回事?”
  兄弟支支吾吾,娘舉起旁邊的掃帚就要打去,只聽兄弟大聲說:“誰讓她爹騙我。”
  爹在外面聽到兒子是這個原因而把蛇放在阿芬的書包里,他本來就想去找阿芬爹論理,這回就不放過了,還對著阿芬娘說活該。阿芬娘聽著爹這么講,火氣更大了,說那是個偏方,很多人的咳嗽都治好了,又不是她一個人說的,你自己相信能怪別人嗎?
  此時,院門外早聚集了很多村人,他們都在譴責爹,而且都說兄弟的不對,有的說,這個孩子遲早要出事,阿木娘說在一旁說我家兒子的賬還沒跟他算了呢。一切輿論都傾向阿芬娘,阿芬娘一把拽住爹的衣襟,要爹拿錢,場面一下子有些混亂,爹有點招架不住了,娘急忙把阿芬娘勸住,說:“這事是我家小龍干的,我一定負責到底。”
  “你咋負責?你咋負責?”阿芬娘咄咄逼人。
  “泉珍!”不知三林叔啥時候出現在我家院子里,他以前當過村支書,大聲喝住了阿芬娘,“既然大龍娘答應了,你先回去吧,孩子看病要緊,大龍家的困難你不是不知道,現在要錢去哪里去找?”
  阿芬娘松開了爹的衣襟,他清楚我家的境況,說既然三林做中人,你們也賴不掉。說完扒開人群走了……
  阿芬娘走了,我家的苦難開始了……

  五
  阿芬被搶救過來,但患上了精神分裂癥,見了人不是大笑,就是大哭,要不就是蛇、蛇、蛇!滿口的蛇,滿地的蛇,滿世界都是蛇,她的生活再也離不開“蛇”……
  阿芬娘天天來我家要錢,家里開始借債,為爹的病,也為阿芬的病……兄弟的一個“報復” 最終毀掉了兩個家,爹因無錢醫治含恨而去……臨終前把兄弟叫到床前,要兄弟好好做人,多讀一點書,少讓娘擔心;然后一陣咳嗽,接著將我喊到他面前,拉住我的手,斷斷續續說:“大龍,大—大龍,這個家就全靠—靠你……”
  爹去世后,阿芬娘沒再來我家要過錢。
  爹走了,一個完整的家支離破碎,白發爬上娘的兩鬢,帶著我們兄弟倆人過著蝸牛一般的日子……兄弟好像在一夜之間長大了,什么事情都搶著做,割豬草,放鴨子,搬馬桶,家務事情做得格外勤快,讓失去爹的娘感到絲絲慰藉;有一次,他在渠道里抓到一條小貓魚,興奮的赤腳跑在渠道上,說要拿回去燒給娘吃補補身體。村人看后哈哈大笑,說一條小魚還燒給你娘吃。可兄弟真的這樣做了。晚上,娘吃著兄弟燒的小魚,眼窩里閃著晶瑩的淚水……娘邊吃邊說:“小龍,以后可不能再闖禍了,要是娘死了,就沒人管你吃飯穿衣了。”
  兄弟點著頭,說:“娘,你放心吧,小龍最聽娘的話。”
  我一直埋頭讀書,爹的去世給了我沉重的打擊,能否繼續上學都成問題了。娘知道我的心思,說窮人只有靠讀書才有出路,娘再苦再累也要供著你們兄弟倆,能上大學最好。我含著眼淚答應娘,但家里的這副重擔誰來挑?
  天漸漸熱了,中考的腳步越來越近,我每天看書到深夜,我不能讓娘的希望撲空,更不能讓爹在九泉之下不安,不管遇到什么困難都要去克服……那日半夜,我正在解答幾道復雜的幾何題,兄弟輕輕地湊到我跟前,神秘兮兮從胸口的袋里掏出一個紙包,說:
  “哥,今天下午我在車棚后面的楊樹上掏到十個鳥蛋,明天早上煮給你吃,讓你補補身體,但你千萬不能告訴娘,娘知道了肯定要打我。”
  看著那十個帶著兄弟體溫的鳥蛋,再看看兄弟雙賊溜溜的眼睛,我不知說什么好,要讓兄弟老老實實坐在門檻上那是不可能的,他就是這個性格。
  “哥這次答應你,但你要保證下次不去了,車棚那么高,萬一摔下來怎么辦?”我說。
  “嗯,我知道了。”兄弟點了點頭,“哥,那你早點睡,明天早上我煮給你吃。”說完兄弟笑嘻嘻的回床睡覺去了。沒多大工夫,幾道難解的題目終于解答出來了,可生活的難題依然擺在面前,睡下去后,心想如果上了高中,學費怎么辦?如果考上大學,那可要一大筆錢呢,就是砸鍋賣鐵也湊不齊呀!我越想越害怕,夜變得漫長無邊,突然之間覺得腳下的路斷裂了,整個人都掉進了車棚里,猛地醒來,發覺自己是在做夢……

  六
  中考成績出來,我名列學校第三,順利錄取高中。娘的臉上出現了少有的笑容,家里也變得有生機……人家看著我們兄弟倆漸漸長,都替娘高興,說阿秀有福氣,兩個兒子長得有模樣,尤其是小龍,跟他爹長得像一個模板里刻出來。娘聽了心熱,可面對將來娘一籌莫展,家里的債務還沒還清;兒子的學費還沒著落……
  兄弟似乎察覺了娘的心思,“自告奮勇”退學。說哥讀書聰明,應該把機會留給哥哥,自己呢就幫著娘一起干活。面對兄弟的選擇,我無言以對。母親看了看兄弟,說:“小龍,那就委屈你了。”
  兄弟豪爽地說:“媽,沒事,哥才是我們家的希望。”
  那天,我和兄弟趕集回來。這幾天兄弟帶我去商鞅潭里摸河蚌捕魚,最多一天能摸十幾斤,拿到市場上去賣,能掙好多錢。兄弟便在我面前拍著胸脯說:“哥,你開學的學費包在我身上。”兄弟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兩個人高高興興走在回家的路上……自從出事后,兄弟再也不敢去河西了,他怕見到阿芬,對這件事情他非常后悔。所以上街趕集或走親戚,每次回來都從南村兜著走,別看這個繞彎,兄弟因此多走了很多路……今天也許賣了錢興奮,走到岔路口時忘了拐彎,等發現路走錯了已晚了,阿芬突然從自家院子里追出來,一邊追一邊喊:
  “蛇,蛇,蛇——”
  她家人來不及阻攔,阿芬已一把拉住兄弟的衣領,然后在兄弟的肩胛上咬了一口。把兄弟給嚇得半死,使勁甩也甩不掉,直到阿芬爺爺跑出來把阿芬抱回去才算“脫險”。我扶著兄弟,兄弟臉色都變了,拆天拆地的他像一條死狗靠在我胸前,眼睛一個勁的朝上翻,把我也嚇得夠戧……
  晚上,兄弟突然問我,“哥,阿芬的病是不是真的治不好了?”
  “難說,這種病就是治好了還會發,再說治病要花好多錢呢。”我說。
  “那她以后咋嫁人呢?”兄弟一臉困惑。

  七
  隔壁三林叔要去城里打工的事情讓兄弟知道了,兄弟纏著娘無論如何也要去。娘看兄弟態度堅決,就同意了。村里還有幾個人也一起去。那天,我和娘送兄弟到車站,在一行人當中,兄弟個頭最矮,娘顯得有些不舍了。兄弟信心十足,對娘說小龍出去賺錢替娘還債,請娘放心。
  “是呀,男孩子就要出去闖蕩,縮在家里都沒出息。”有人說。
  “阿秀,小龍出去鍛煉鍛煉也好,免得在家老給你惹禍。”三林叔說提著行李上了車。
  “三林支書,那就拜托你了,你就把小龍當成自己的孩子,不聽話盡管打,我不怪你。”娘說。
  “知道了,你和大龍回去吧。”說完三林叔就上了車。娘還是有些依依不舍,兄弟早就興奮得上了車,望著漸漸遠去的車子,娘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好像一顆心讓兄弟掏走了……
  兄弟走后沒幾天,我也上學去了——高中要寄宿學校。臨行前我對娘說以后每個星期我都會回來的,到農忙時我請假回來幫娘一起搶收。娘聽后說那不行,要我安心上學,給娘爭個臉,也好讓地下的爹安詳。
  一家三口就這樣分處三地,我也時常想兄弟,不知他在外面好嗎?有一天接到他一封來信,信中說那邊一切都好,每天早上六點出工,晚上六點收工;吃的是盒飯,每天都有三個菜,可香呢,請娘放心。還問娘好嗎?稻子收了沒有?這個月我領500塊工錢,除了吃還好存300塊呢,要我回去告訴娘,不要擔心家里的債,做上一年什么都有了。最后說娘就交給你了,過年時我會回來的……
  看完兄弟的信,眼淚已經濕了半張信紙……

  八
  轉眼新年到來,兄弟回家了。不到半年工夫,他就賺了1000多塊錢,幫娘還了一小半的債,還給娘買了一件新衣服,娘穿上新衣服逢人就說是小龍買的,大伙都夸小龍懂事了,真是一個孝子……我就讓兄弟說說城里的事,兄弟擺開陣勢說城里沒有黑夜,到了晚上到處都是扎眼的燈光,有的燈光還會跳,叫什么霓虹燈,五顏六色好看死了;城里人還養狗,而且狗吃得比人都好呢。說到這里我有些相信,說兄弟怎么學會了騙人?兄弟有些急了,說誰騙人了,城里人有的是錢,有的一戶人家有好幾輛車呢,不像我們一輛自行車也買不起,養條狗算啥。但我還是不信,人咋會不如狗呢?
  兄弟竟然抽起了香煙,看他抽煙的樣子真像一個大人。他問我抽不抽,我連連甩手。娘見了就說他小小年紀不學好,兄弟便不敢抽了。年初七,兄弟要走了。娘說才回來幾天咋就要走了?要兄弟過了元宵再走。兄弟說不行,走時工頭說了去晚一天不僅上個月的工資泡湯,況且上個月我還加了半個月的班呢,而且還得走人。工頭扣著我們一個月的工錢呢。娘說哪有這樣,連年都不讓過了?兄弟說沒事,明年回來給娘買一臺彩電,有了彩電娘就不寂寞了。娘聽了連連擺手說不要,只要小龍在外平安娘就知足了;兄弟還說后年讓我考到他打工的那個城市讀大學,然后把娘接出來,這樣全家人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他一定要讓娘過上幸福的日子……說時,冬日的陽光正從窗戶里瀉進來,照得娘心里暖洋洋。
  臨走時,兄弟給我一個袋子,要我轉交給阿芬,說里面都是女孩子喜歡的東西。我知道兄弟對阿芬一直充滿內疚。兄弟走了沒多少日子,又寄回來800塊錢。娘摸著兄弟寄回來的錢,激動難耐,情不自禁在鄉人面前說小龍有本事,往后的生活不用愁了……

  九
  暑假即將來臨,如果有可能的話,這個暑假我也想去城里打工,不能老讓兄弟養著。下午,學校非常寂靜,我上的是重點班,競爭非常激勵,有的父母說分數就是鈔票……不知娘什么時候出現在教室門口……我讀了將近11年書,娘從沒來過學校,就是爹病得不行了也要等我放學回家再說,她怕影響我的學業。今天怎么啦?我走出教室,娘迫不及待說城里打來電話,說小龍生病了,要我們派個家屬去看看,你說會不會是小龍……我連忙打斷娘的話,說兄弟不會有事的,別瞎想。
  我和娘趕回家,村主任老黃正在我家候著,神色有些凝重。見了我說:“大龍,要不你再叫一位親戚和你一起去。”
  “那就叫上舅舅一起去。”娘說。
  火車跑了一天二夜,我和舅舅誰都沒有說話,雖說舅舅在鄉辦長跑過供銷,此刻也像個剛出門的小青年,臉露怯色;而我心里七上八下,希望火車快點再快一點……
  下了火車,輾轉來到工地,見到了三林叔,而后在項目經理的陪同下趕到醫院。一路上項目經理要我思想有個準備,隱隱地我感到事情有些不妙,莫非兄弟……我不敢往下想,過了好幾道門,拐入一條陰森的走廊,他們突然停止了腳步,然后背對著我嘀嘀咕咕。急于想看到兄弟的我有些焦慮,望著長長的走廊,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向我襲來……等了好長時間(其實只有一二分鐘而已),項目經理轉過身來,朝我看了看,又將目光移向三林叔,三林叔咽了咽口沫,說:“大龍,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叔也不想隱瞞了,小龍前天從腳手架上摔下來……”
  “小龍咋啦?”我追著問。
  “小龍他摔死了。”三林叔把話說完,我只感到自己的腿在發軟,眼在發黑……不知過了“多久”,舅舅和三林叔扶著我來到停尸房,在一只冰柜里我看到了兄弟。我雙手顫抖地掀起白得耀眼的床單,兄弟雙眼緊閉,臉色刷白,被風干的血跡掛在耳后;頭發上粘著工地上的泥土,被衣服包裹著的身體骨瘦如柴……我倒頭撲在兄弟身上,不停地呼喚兄弟的名字:
  “小龍!小龍!小龍——”
  舅舅抱住我,要我冷靜一點,人死不能復生,自己要保重身體,萬一有個閃失,讓你娘一個人咋辦?隨后,被安排到一個休息室,悲痛如潮水一樣涌來,沒過我的頭頂,讓我一時嘔吐不止……我的兄弟就這樣沒了,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一把抓住項目經理,悲傷與憤怒交織在一起,我問他我兄弟是咋死的?
  舅舅怕出事,急忙過來相勸;三林叔一把扶住我,說:“大龍,是叔對不起你娘倆,沒把小龍保護好,大龍,你要冷靜。”三林叔邊說邊流淚。
  “大龍兄弟,這事也不好怪你三林叔,”項目經理梗咽著,“你兄弟因為連續干了二天一夜,體力不支從腳手架上摔下來摔死的。你兄弟做事認真大家都很佩服,可就是太好強了,雖說是搶工時,但我們都勸他下來休息,他說要完成一層樓面才愿意休息,沒想到出事了……”
  “是的,我也沒想到小龍這孩子跟你爹一樣好強。”

  十
  天一直黑黑的,巨大的悲傷覆蓋我的全身,我的娘正在家里等著自己的兒子回去呢……車子顛簸得很厲害,我抱著兄弟冰冷的骨灰盒,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心中五味雜陳,悲憤不已:兄弟,你為什么不保重自己?你這樣讓我和娘怎么辦?怎么對得起死去的爹?兄弟,你為什么要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你還年輕,往后的路長著呢。兄弟,你怎么這么傻呢?
  車子呀,請你緩緩地開;
  時間呀,請你慢慢地走;
  兄弟呀,請你快快醒來……
  ——娘在等你呀,村人要見你呀,阿芬的病等你去醫治呀!
  兄弟,哥知道你少小貪玩愛鬧,惹了很多麻煩,可你是一個懂事的孩子,為了哥,你放棄上學的機會;為了娘,你早早扛起了生活的重擔;為了還債,你小小年紀就出門打工;你孝敬娘親鄉人皆知,你煮給哥吃的那幾個鳥蛋哥終身難忘;哥還知道你心底的一個秘密,你想賺到足夠的錢帶阿芬去城里治病;可你怎么就走了呢?你不是還要給娘買電視機嗎?你不是還要帶娘進城嗎?現在你讓哥抱著你的骨灰盒去見娘,你叫我如何面對娘呀?!
  兄弟,家就要到了,請你不要害怕,阿芬也在哭泣;阿根也想看你;只是哥心頭的愧疚難以在鄉人面前抬頭呀。兄弟,你為家里做了太多的事情,你才是我的大哥,我是你的兄弟呀。
  哥,車子已經停在村口了。看,有那么多人都來迎接你,你看呀,你睜開眼睛看呀,這是生你養你的地方,這是你永遠的家……

 

  • 上一篇文章: 向“窗口”望去

  • 下一篇文章: 回來吧,伙伴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平远县| 华蓥市| 洞口县| 卓尼县| 莱西市| 柳林县| 沐川县| 兴山县| 桐城市| 金溪县| 凤翔县| 芜湖县| 永吉县| 林州市| 奎屯市| 海林市| 偃师市| 双流县| 柳江县| 同心县| 仙桃市| 长寿区| 油尖旺区| 沁水县| 睢宁县| 峨山| 迭部县| 仙游县| 桃园县| 阿拉善左旗| 平武县| 南平市| 梅河口市| 阿勒泰市| 广河县| 建德市| 五华县| 中方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