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作者:沙 爽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井。說出這一個詞,仿佛同時說出了幽居地下的水陰涼的氣息,還有形容不出色澤的光影浮動在這個詞里。是誰?先是探一下頭,繼而慢慢攪動了這個處在冥想中的詞語和它周遭的大氣,用一條繩索和一只木質或金屬的桶狀容器。當桶的底部觸到了水面,井的面容受驚一樣洇開了層層疑問,而桶的身體情不自禁地傾倒下來,一如親吻或膜拜。桶把積攢多日的饑渴和煙塵之氣吐出來,像一個熱愛水的人,閉上眼,縱容自己深深地沉潛……這樣的情景被我一遍遍記起。木頭箍制的轆轤有了年歲,正隨著桶的上下行走吱吱呀呀,像一支來自古舊時代的伴奏曲。我這樣熟悉它們,好像我無數次身臨其境。
  在我的老家鄭屯,家居的院子里泊進一眼井,它所傳達的意味,不只是豐衣足食那么單純。這是我成人以后才明白的。此時我已置身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從鄭屯蜿蜒流淌的那條不知名的小溪開始,我經歷過的河流越來越寬廣深邃。我想到早年的人群逐水而居,足夠深廣的河流才能擎起足夠多的人。而一個沒有河流可以憑藉的城市仿佛丟失了存在的前提,不只喪失了靈動之感,更被抽走了底氣和依據。一條古老的河流蘊涵著它所有過往年代的光彩和證詞。而一眼井正是一條隱蔽的河流,它使一戶人家有了源遠流長和根深葉茂的意思。
  井。我最喜愛的漢字之一。僅僅是這樣的字形:像一架水車在等待水流。其余時候,井期待,等候,井似乎天生有一副良家女子的表情。幽深,安靜,內心的瀲滟和洶涌不為人知。這樣的一眼井守候在家里,生活樸素的調子上面,很容易就泛出了從容潤澤的比喻。一眼細水長流的井和一個精打細算的女人,構成了一個家庭最安定的部分。雞鴨鵝狗奔跑在上面,黃瓜和韭菜生長在上面。桃樹和梨樹也正蔥蘢起來。這時候,井的四個筆劃像框架支撐起一個家的屋脊和庭院。
  以上是關于井的詩意想法。而實際上,一眼無遮無攔的井,正如同山腰上那一座時隱時現的水庫,在我的童年瘋長了如此濃密的詭譎和驚恐。在祖母的嚴厲警告和村莊里四下飄蕩的可怕傳聞中,我遠避這兩處禁地。我按捺著砰砰作響的心,像抱緊一只不聽話的小貓,它隨時準備掙脫我,躥上水庫邊那條長滿艾蒿的小道,躥過籬笆和井臺。而水庫和井的深處隨時可能伸出一只手來,把它憑空拽下。早在六歲以前我已經被村莊培養起對水最充分的敬畏。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是帝王的哲學。水滋養生命又索要生命,這是村莊的哲學。而比之水庫或者河流,一眼井與村莊結合得如此緊密,它就是村莊的一枚骨刺,卡在村莊的骨頭與骨頭中間。當我在村莊的血管里漫游,一抬眼就與它狹路相逢。我無數次遠遠窺視那些大人汲水的姿態,他們面目平靜,間或還和旁邊的人說笑著。他們心里不害怕嗎?在村莊一茬一茬長出的故事里,一些想不開事的人跳到了井里,大多是些女人,似乎女人天生與井相互熱愛。許多年來我對這些投身于井的人心懷厭憎,他們使井水在我的想象中變成了另一種事物,使一團團陰森的霧氣從井底升起,像一只空蕩蕩的翅膀,涼絲絲地從村子的這頭扇到那頭,讓村莊里的人面色冰涼。
  在聽懂祖父關于井的故事之前,我以為井的下面有一座宮殿,或者是與一個我想象不出的世界相連。而祖父的故事讓我不得不腳踏實地。祖父說的是我家院子里的那口洋井。隔了這么多年,我甚至想不起它的顏色了,好像是一種舊舊的鐵銹紅。祖父說,當初挖這口井的時候,作為家中唯一的兒子,我父親理所當然地下到井里。因為是洋井,井的直徑大約僅一米左右,剛剛容得一個人在底下揮動鍬把。挖出的泥沙裝在筐里被幫忙的人吊上來,就堆在井的四周。同時堆在四周的還有墊井臺的石頭。挖到第二天,開始出水了,再挖一兩米就可以完工。變故是忽然間發生的。一塊大石頭突然松動,祖父攔阻不及,石頭徑向井中墜去。祖父講到這里,目露驚恐,望著我。我沒有驚呼,我當然知道我父親還好好的活著。彼時我父親在井底平靜地挖起一鍬泥,剛剛直起身子,一塊石頭緊貼著他的后腦呼然落在泥水里。祖父長舒一口氣,說,真玄啊,如果偏上幾厘米——幾厘米,這就是一眼井和若干年后我得以抵達人世的空間和縫隙。 (選自《鐘山》,有刪改)
  • 上一篇文章: 失散的石頭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南部县| 吉木萨尔县| 葫芦岛市| 时尚| 南宁市| 益阳市| 九龙城区| 任丘市| 岑溪市| 醴陵市| 全南县| 潮州市| 黄平县| 界首市| 阿拉善右旗| 左云县| 社旗县| 兴海县| 江永县| 乐都县| 武功县| 砀山县| 夏邑县| 察隅县| 葵青区| 改则县| 祁阳县| 宁城县| 抚远县| 大同市| 淮安市| 眉山市| 离岛区| 丰县| 安徽省| 佛山市| 伊通| 习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