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風外婆和水公主
作者:楊歲平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在遼闊的河西走廊上,在一座一座的城堡連結起來的絲綢之路上,在綿延數千里的祁連山雪峰的北麓有一座古老而美麗的城堡,它叫苦峪城。

  苦峪城的上空有藍藍的天和白白的云,白天太陽監管著藍天和白云,晚上太陽累了,月亮就來接班;太陽將秘密武器鄭重地交給月亮——閃著金光的一把亮劍——然后就閃身去了山背后的大海深處。

  苦峪城的空氣歸風外婆管,她有一個漂亮的外孫女叫水公主,水公主專管地面上生活的人們和動物、樹林和花草。

  風外婆很喜歡自己的孫女,總是寵著水公主,凡事都讓著水公主。太陽和月亮本是一對夫妻,對苦峪城的萬物也是百般嬌慣,于是苦峪城周圍的綠洲,總是鳥語花香,瓜果飄香,樹林翠綠,花草茂盛,戶戶和悅,百獸興旺。

  風外婆漸漸地老了,皺紋像沙棗樹皮一樣的粗糙,臉面像烏云一樣的黝黑,手指像紅柳樹枝一樣的纖細,整天瓦著臉,坐在苦峪城向陽的城墻下曬太陽,像紅柳樹枝纖細的手指總在把玩著一枚晶瑩剔透的黃銅色的鑰匙,好像那就是她生命里最最重要的物件一樣。

  她沒有一個朋友,凡是要好的朋友都離她而去,誰也不想看見她那張憂郁而沮喪的眼神,仿佛苦峪城的所有人所有動物所有樹木所有的花花草草都欠她人情似的,她對誰都是那樣的神情。

  水公主也好久沒有來看外婆了,她怕看見外婆那張臉,她怕那張憂郁而沮喪的眼神像瘟疫一樣傳給她。她不喜歡這樣的眼神,她擔心自己一旦有這樣的眼神,苦峪城里那些善良的人們、快樂生活的動物們、郁郁蔥蔥生長的花草樹木們也會憂郁起來,沮喪起來,那是多么糟糕的事。

  水公主愛著他們,他們就是她的孩子,水公主不愿看到孩子們受苦的樣子。

  風外婆曬太陽,眼神憂郁而沮喪,一直持續了好多年,她想水公主,她希望自己想水公主時,水公主就能站在自己的眼前,甜甜盈盈地沖著她憂郁而沮喪的臉笑,并在臉上現出兩個快樂的小酒窩。

  可是水公主很少來,她怕那樣的眼神。

  她怕這病懨懨的眼神會傳染給自己,自己再傳給人們,人們再傳給動物,動物傳給樹木,樹木最后傳給花草。

  水公主其實也想風外婆了。

  她想外婆的時候,就站在沙棗樹巔遠遠地看外婆,看好一陣子,然后就傷感地離開。

  可是風外婆不知道。

  風外婆沖著空氣說:“水公主最近在干什么呢?她可是有些日子沒有來看我來了!她來過嗎?她來了嗎?”

  空氣與空氣互相摩擦,發出咝咝的風聲:“婆婆,她來過了,悄悄地看過你了,然后戀戀不舍地走了,我們看見水公主因你而傷心了,流淚了,婆婆!”

  風外婆聽了空氣們的話,哈哈大笑起來,那張憂郁而沮喪的臉略微有了一絲絲淺淺的微笑:“我就說嘛,畢竟是我的外孫女嘛,當然會來看我來的。只是她為什么不給我說一聲呢?為什么不打聲招呼就走了呢?是她很忙嗎?這孩子!”

  “是的,她很忙,走的時候太匆匆了,空氣都避讓不及,于是起了點微風!”空氣怕婆婆生氣,這樣哄婆婆高興。

  “唉,這孩子!”風外婆聽了空氣們的回答,邊把玩那枚晶瑩剔透的黃銅色鑰匙邊憐憫地說,“苦命的孩子,總有操不完的心!但不管怎么樣,來了給婆婆說句話再走才對啊!”

  水公主其實時時都來,悄悄地來,悄悄地去,不帶走一絲兒風。她生存在人體內,動物體內,樹的管道里,花草的身體里,連空氣有時也能感覺到她濕漉漉的體溫。

  風外婆不知道水公主常來的事,又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這城要完了!要蹋了!要被風沙掩埋了!怎么還這么安靜!水公主還在管事嗎?”

  “水公主是不是不理我了!我多么孤獨啊,我都幾萬歲了,只有活到我這樣的歲數,才知道孤獨是什么味道!水公主,你為什么不來看我呢!”

  “你不理了我了嗎?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我要打開風庫了,讓風的子子孫孫們全出來,只有這枚鑰匙可以打開風庫的大門,那時,隱形的風庫里會涌出那些被囚禁在風庫牢獄的魔風,他們可是一群穿著黃色長袍,黃臉黃眼睛黃頭發黃胡須,連腳和手都是黃顏色的怪獸!”

  “水公主,我的孩子,我要放出那些怪獸了,如果你再不來看的話!真的,我說的是真的!你看你那些孩子是怎樣對你的,他們太貪婪了,總是希望你給予他們很多很多,但到頭來,你怎么努力也不能滿足他們無窮無盡的貪欲的。他們是咎由自取!你已經愛過他們了,但他們不愛你!他們太貪婪了,貪婪是地球上的一切特種最壞的稟性!”

  風外婆揮舞著那枚晶瑩剔透的黃銅色鑰匙,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反射出一縷縷金燦燦的光茫。

  空氣們扭動著身軀,左三圈兒,右三圈兒,然后使勁地向上用力,只一會兒工夫就化成了一縷縷微風,向四處傳遞著風外婆的一個信息:“水公主,我的孩子,我要放出那些怪獸了,如果你再不來看我的話!真的,我說的是真的!”

  水公主其實早就來了,站在苦峪城內的一棵沙棗樹的最高處。

  她突然大聲地給外婆說:“婆婆,我來了,我每天都在看你,我每天至少要看你幾千次,次數多得我都數不清了,只是您不知道我啊!我本來想叫聲您婆婆的,可是我看見你眼神很憂郁很沮喪,同時您還不停地把玩著風庫的鑰匙,我不敢打擾您,我擔心鑰匙掉在地上,所以就沒有告訴您!我來的時候,空氣們也知道的!”

  風外婆說:“我要你時時陪著我!我不想孤獨!你知道我有多么孤獨嗎?現在沒有人和我說話了,太陽不和我說話,月亮不和我說話,你所管理的那些人啊動物啊樹木啊花花草草們也不和我說話,我覺得我是苦峪城里最孤獨的一個人了!我希望你時時來看我,一分鐘,不,一秒鐘都不能離開我!”

  水公主看著風外婆沙棗樹皮般粗糙的皺紋,烏云一般黝黑的臉面,紅柳樹枝一般纖細的手指,她心里很難過。說真的,要不是外婆那副憂郁而沮喪的眼神,要不是為了那些蒼生們,她肯定會時時陪在風外婆的身邊,時時地呼喚外婆,說不定還會親切地叫聲婆婆的:“婆婆,孫女看你來了!婆婆,你看見我了嗎?婆婆,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水公主看見風外婆的手指在顫抖,她擔心風外婆把那把鑰匙掉在地上,如果掉在地上,一切就完了。只要那枚晶瑩剔透的黃銅色鑰匙掉在地面上,就會打開隱形的風庫之門,那么那些被囚禁在風庫牢獄的魔風,一群穿著黃色長袍,黃臉黃眼睛黃頭發黃胡須,連腳和手都是黃顏色的怪獸就會席卷了整個苦峪城,那時候,苦峪城就會湮沒于沙海,徹底毀了,一切都會毀了,人們、動物、樹木、花草們將在劫難逃。

  “婆婆,鑰匙!婆婆,我求求你不要處罰他們!我是愛他們的,您知道的!給他們一次機會吧!他們是凡夫俗子,自然沒有我們這樣高的智慧的!情商也很低的!在我們眼里,他們都是孩子!”

  “鑰匙在這兒,我拿著呢,不用怕!掉不到地上!我知道,你是愛我的,只要有愛,鑰匙就不會掉在地上的!可是,你愛他們,他們怎么對你?你難道忘了嗎?他們不珍惜每一滴水,他們總覺得水是用不完的,浪費也沒什么,他們的貪欲太強了,早就應該得到懲罰了!”風外婆這樣說。

  風外婆手在不停地顫抖,哆哆嗦嗦,那鑰匙就在她紅柳樹樹枝般纖細的手指上,多么危險啊,幾乎就要掉下去!要知道,風庫之門的鑰匙只有風外婆的手才能拿住,到了別人手上,風庫之門照樣會打開的,因為只有風外婆懂得鑰匙的魔咒。

  于是,為了苦峪城那些善良的人們,為了苦峪城周圍那些快樂生活的動物們,為了那些紅柳沙棗槐樹們,為了那些駱駝刺梭梭草風滾草們,水公主無時無刻都陪在了風外婆的身邊,時時刻刻都輕輕喚著風外婆的名字。

  于是,人們因為看不到水公主,田園荒蕪,一家一家,拖兒攜女,悄悄地離開了土地,離開了苦峪城。

  土地開始撂荒,莊稼地里的麥苗開始枯萎;紫花苜蓿也開始枯黃,太陽也無法挽救日漸衰弱的生命。

  水!水!水!

  水去了哪兒?水公主去了哪兒!

  人們互相打聽水公主的下落。

  駱駝們成群結隊地站在苦峪城外圍,凄婉地吟鳴,像是哼著一首古老而憂傷的挽歌。

  黃羊們在雄羊地帶領下,三五成群,發揮了跳躍和奔跑的最大優勢,爭搶著有限的那一點兒水源。

  跳鼠不再在月光下進行月光舞會,靜靜地藏在洞穴里待著,保存體力是活下去的最好方法。

  一貫善于奔跑的兔子,這時候伏在低矮的灌木叢里,正擔憂剛出生的這一窩兔崽子,怎么樣才能躲過缺水的劫難。

  禿鷹不再在蒼穹翱翔,奄奄一息地等待有一只兔子或者跳鼠冒失地躥到嘴邊。

  水!水!水!

  水去了哪兒?水公主去了哪兒!

  動物們互相問水公主在哪兒。

  太陽還是那么的毒辣。

  月亮還是那么的溫柔。

  水公主無分身之術,她知道現在很艱難,人們在等她,駱駝在等她,柳樹在等她,花草也在等她。

  時間在奔跑。

  水公主愛風外婆,也愛著她管理下的子民。她盯著那一枚鑰匙,死死地盯著,她擔心它掉在地上,而自己卻沒辦法控制它。

  風婆婆突然說話了:“公主,公主,你在嗎?我感覺嗓眼里很干燥很干燥,你能給我些水嗎?我渴了!”

  “好的,婆婆!”

  水公主把夠灌溉幾百公頃田地的清澈的水喂進了風婆婆的嘴里,咕噥一下,風婆婆的喉頭只是輕輕地抖動了一下,那么多的水就下去了。

  春天來了,又去了。

  夏天來了,又去了。

  秋天來了,又去了。

  冬天來了,春天又不遠了。

  水公主心急如焚,她的子民都在呼喚著她:“水公主,來救救我們吧!救救我們吧!”

  水公主似乎聽到了眾生的吶喊!

  但她沒有一點兒辦法,因為有比缺水更可怕的事情會發生,她在這兒就是為了阻止最可怕事情的發生,她盯著那把鑰匙,她怕那些黃色的怪獸風魔。

  水公主終于忍不住了,給風外婆說:“婆婆,我親愛的婆婆,我知道您是愛我的,您也愛著我的那些子民們,他們就是我的孩子,算起來,他們就是您的重孫子啊!您一定還記得他們!婆婆,您想起來了嗎?”

  風外婆一聲不吭。

  水公主繼續給風外婆說話:“您可能已經忘記他們了!愛奔跑的兔子,愛跳躍的黃羊,喜歡月光舞會的跳鼠,能馱重物任勞任怨的駱駝,喜歡在藍天翱翔的禿鷹,還有能散發出奇特香味的沙棗花兒,紅花成海的紅柳林……他們,多可愛啊!他們是不懂得珍惜,但他們是善良的!”

  風外婆的喉嚨突然咕咕地響了一聲!風外婆睜開了眼睛,她自己把耷拉在眼睛上松松垮垮的上眼皮揪起來,向眉毛處推推,掛在那兒,說:“孩子,我的孩子,公主,你剛才說什么來著,你剛才說我瘋了?我沒有瘋!你才瘋了!你以為我耳朵聾了,就看不見東西了嗎?我能看見!你瞧,我看見我的寶貝了——鑰匙,黃燦燦的鑰匙,我沒有瞎!我沒有聾了,孩子!你剛才是說我瘋了,對嗎?我不怪你!誰叫你是我的孫女呢!我要教你咒語!”

  水公主一聽咒語,一下子精神抖擻起來,湊到風外婆身邊,這是一張多么憂郁而沮喪的眼神啊,上眼皮竟然耷拉到下眼皮上了,把眼睛全覆蓋在下面了。

  “婆婆,我聽著呢!”

  “什么,你咕咕囔囔的,還在說我瘋了嗎?我沒瘋,我沒有聾了,也沒有瞎,我心里像明鏡似的。你可記好了,咒語只有四句話。”她將嘴巴對在水公主的耳邊,“這是第一句!挺拗口的,你要花三個月才能記住的!”

  一月過去了,水公主還還沒有記住。

  二月過去了,水公主才記住了幾個字。

  三月過去了,水公主終于熟練地背下了咒語的第一句。

  然后,風外婆又教她第二句,這樣等四句都學會時,已經又是年底了。

  那一天,天特別特別的藍天,因為太陽也知道水公主終于學會了把控那枚鑰匙的咒語了,所以它拿出最藍的天空來表達對水公主的祝賀,順帶派了些棉花般的白云來助陣。

  有空氣們的幫忙,所有的子民都來了。人們牽著駱駝趕著羊群,愛奔跑的兔子,愛跳躍的黃羊,喜歡月光舞會的跳鼠,能馱重物任勞任怨的駱駝,喜歡在藍天翱翔的禿鷹……他們都來了,站在苦峪城內向陽的地方,見證這個神圣的時刻。

  樹們靜靜地站著,草們抻長耳朵,貼在地面上聽空氣借微風傳來的消息。

  “孩子,來,把你的嘴巴貼在我的耳朵上,給我背背那四句咒語!”

  水公主倒背如流了,把嘴巴湊到風外婆的耳邊。

  她剛背了一句,準備背第二句,她感覺眼前一道陰影閃過,沒有看清是什么飛過去,只聽見風外婆“哦”了一聲,風外婆手中的那枚黃燦燦的鑰匙便離開了外婆的紅柳樹枝般纖細的手,向地面掉下去!

  水公主伸手要去接,但遲了。

  急念咒語,也遲了,第三句還沒念完,鑰匙已經離地面只有一公分了。

  是禿鷹惹的禍,這禿鷹,從萬里高空俯沖下來,將金鑰匙打落了。

  水公主好多年的心血白費了。

  風外婆的心意也落空了。

  鑰匙落地了,咒語已經失效。

  就在剎那之間,苦峪城外的西邊,一群穿黃色長袍,黃臉黃眼睛黃頭發黃胡須,連腳和手都是黃顏色的怪獸魔風,張牙舞爪,呲牙咧嘴,兇神惡煞地撲過來了,嘴里吹著黃色的妖氣,噗!噗!噗!撲過來了!”

  水公主趕緊拿出自己的一枚晶瑩剔透的玉佩鑰匙,收攏所有的水源,向地的最深處隱藏。

  怪獸風魔淹沒了苦峪城,從此怪獸風魔統治了城堡,水公主退到了地下,但水公主并沒有因此而服輸,在沙子下面,使出全身力氣長出了一根根寄生在白刺根上的鎖陽。

  城堡沒了,鎖陽卻愈來愈旺!那里面據說凝聚著風外婆的眼淚,紅艷艷的清亮的眼淚!風聲在吼,據說那是風外婆對水公主的絮語。

  水公主退居城堡下面,但沒有離開過,于是鎖陽叢生,一個叫鎖陽城的城堡因此而生,上面住著怪獸風魔,城堡下面卻住著水公主和她的風外婆。

  愛奔跑的兔子,愛跳躍的黃羊,喜歡月光舞會的跳鼠,能馱重物任勞任怨的駱駝……他們常常想起水公主,還有風外婆。

  他們講著苦峪城堡,不,后來的鎖陽城堡,鎖陽城堡下水公主和風外婆的故事,一代又一代。

  只有禿鷹,誰也不喜歡,孤獨地蒼穹飛翔,也一代又一代。

  只有怪獸風魔,誰也不喜歡,像個脾氣暴躁的過客。

  有人說,風外婆很后悔當初,現在和水公主一起,保護著鎖陽城堡,他們是真正的苦峪城的主人,怪獸風魔只是個脾氣暴躁的過客,過客而已。

  • 上一篇文章: 少女在花季飄零

  • 下一篇文章: 月下秋千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蓬溪县| 黄山市| 平陆县| 三门峡市| 和龙市| 开鲁县| 兴仁县| 庐江县| 新野县| 临沂市| 安溪县| 临安市| SHOW| 宜州市| 西城区| 如东县| 子洲县| 海安县| 兴业县| 沁水县| 新野县| 同心县| 东源县| 庄河市| 宁城县| 凤山市| 晴隆县| 瑞安市| 平罗县| 铁岭县| 临沂市| 漠河县| 杂多县| 锡林浩特市| 旌德县| 麻阳| 油尖旺区| 当涂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