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白堊紀往事
作者:劉慈欣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劉慈欣|科幻小說

  這是六千五百萬年前白堊紀晚期普通的一天,真的不可能搞清是哪一天了,但確實是普通的一天,這一天的地球,是在平靜中渡過的。
  那時各大陸的形狀和位置與現在大不相同,恐龍主要分布在兩塊大陸上,其一是岡瓦納古陸,它在幾億年前原本是地球上唯一的完整大陸,現在經過分裂,面積已大為減小,但仍有現在的非洲和南美洲合起來那么大;其二是羅拉西亞大陸,是從岡瓦納古陸分裂出去的一塊大陸,后來形成現在的北美洲。
  在這一天,在所有的大陸上,所有的生命都在為生存而奔波,在這蒙昧之中的世界,它們不知道自己從哪里來,也不關心自己到哪里去,當白堊紀的太陽升到正空時,當蘇鐵植物的大葉在地上投下的影子縮到最小時,它們只關心從哪里找到自己今天的午餐。
  一頭霸王龍找到了自己的午餐,它此時正處于岡瓦納古陸的中部地區,在一片高大的蘇鐵林中的一塊陽光明媚的空地上。它的午餐是一條剛剛抓到的肥碩的大蜥蜴,它用兩只大爪把那只拚命扭動的蜥蜴一下撕成兩半,把尾巴那一半扔進大嘴里,津津有味地大嚼起來,這時它對這個世界和自己的生活很滿意。
  就在距霸王龍左腳一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個螞蟻的小鎮,鎮子大部分處于地下,里面生活著一千多只螞蟻。今年的旱季很長,日子越來越難了,它們已經連著兩天挨餓了。
  霸王龍吃完后,后退兩步,滿意地躺在樹蔭里睡午覺了。他的倒臥使小鎮產生了一場強烈的地震,涌到地面的螞蟻們看到霸王龍的身軀像遠方一道高大的山脈,不一會兒地震又發生了,只見那道山脈在大地上來回滾動著,霸王龍把一支巨爪伸進嘴里,在巨牙間使勁摳著,螞蟻們很快明白了恐龍睡不著的原因:牙縫里塞了肉,很難受。
  螞蟻小鎮的鎮長突然間有了一個主意,它攀上一棵小草,向下面的蟻群發出一股氣味語言,氣味所到之處,螞蟻們理解了鎮長的意思,也發出氣味把這信息更廣地傳播開來,蟻群中觸角揮動,出現了一陣興奮的浪潮。隨后,在鎮長的率領下,蟻群向霸王龍行進,在地面上形成了幾道黑色的小溪。
  十分鐘后,螞蟻們便跟著鎮長開始登上恐龍的巨爪。霸王龍看到了前臂上的蟻群,揮起另一支手臂要把它們掃下去。它揮起的巨掌如一片烏云瞬間遮住了正午的太陽,蟻群所在的前臂平原立刻暗了下來。螞蟻們驚恐地仰望著空中的巨掌,急劇揮動著它們的觸須,鎮長則抬起前爪指著恐龍的大嘴,其它的螞蟻也學著鎮長的樣子,一起指著恐龍的嘴。霸王龍楞了幾秒鐘,似乎明白了螞蟻的意思。它想了想,把舉著的那只爪子放了下來,前臂平原上立刻云開日出。霸王龍張開大嘴,將爪子的一根指頭搭到它的巨牙上,形成了一座溝通前臂平原與巨牙的橋梁。螞蟻猶豫著,鎮長首先向指頭走去,蟻群隨后跟上。

一群螞蟻很快走到了手指的盡頭,它們站在那光滑的圓錐形指尖上,充滿敬畏地向恐龍的嘴里看了一眼,它們仿佛面對著一個處于雷雨前的暗夜中的世界,一陣充滿血腥味的潮濕的大風迎面刮來,那無盡的黑暗深處有隆隆的雷聲傳來。當螞蟻們的眼睛適應了黑暗,模糊地看到黑暗中的遠方有一大片更黑的區域,那片區域的邊界還在不斷地變幻著形狀,好半天螞蟻們才明白那是恐龍的嗓子眼兒,隆隆的雷聲就是從那里傳出的,這聲音是從那大黑洞的深處霸王龍龐大的胃發出的。螞蟻們驚恐地收回目光,紛紛從指尖爬上了恐龍的巨牙,然后沿著牙面那白色的光滑峭壁爬下去。在寬大的牙縫中,螞蟻們開始用它們有力的雙顎撕咬卡在那里的粉紅色的蜥蜴肉。這時霸王龍已經把指頭搭到了上排牙上,后來的螞蟻在持續不斷地爬上去,然后進入牙縫中吃肉,這使得上牙的情景仿佛是下牙的鏡像。在恐龍的十幾道牙縫中,有上千只螞蟻在忙碌著。很快,牙縫中的殘肉被剔得干干凈凈。
霸王龍牙齒間的不適感消失了,恐龍還沒有進化到能說聲謝謝的地步,它只是快意地長出一口氣,一時間突然出現的颶風掠過兩排巨牙,把所有的螞蟻都吹了出去。蟻群像一片黑色的灰塵紛紛從空中飄落,由于它們身體極輕,都安然無恙地降落在距霸王龍頭部一米多遠的地方。飽餐一頓的螞蟻們心滿意足地向小鎮的入口走去,而消除了齒間不適的霸王龍,又打了一個滾回到涼爽的樹蔭里,舒適地睡去。
  地球在靜靜地轉動著,太陽無聲地滑向西方,蘇鐵植物的影子在悄悄拉長,林間有蝴蝶和小飛蟲在靜靜地飛著,在遠方,遠古大洋上的浪花拍打著岡瓦納古陸的海岸......
沒有人知道,在這寧靜的一刻,地球的歷史已被扭向另一個方向。

   一、信息時代
   
  時光飛逝,五萬年過去了。
  恐龍和螞蟻的相互依存關系一直延續下來,兩個物種一同創造了白堊紀文明,跨越了石器時代、青銅時代、鐵器時代、蒸汽機時代、電氣時代、原子時代,現在進入了信息時代。
  恐龍在各大陸上建起了巨大的城市,這些城市中有上萬米高的大樓,站在它們的樓頂向下看,就像坐在我們的高空飛機上鳥瞰一樣,可以看到云層幾乎貼著大地。這些巨樓站立在云海之上,下面的云很密時,總是處于萬里晴空之中的頂層的恐龍就會打電話問底層的門衛,下面是不是在下雨,以決定它們下班回家時要不要帶傘。它們的傘也很大,像我們馬戲團的頂棚。它們的汽車每一輛都有我們的一幢樓房那么大,行駛時地面在顫動。恐龍的飛機像我們的巨輪那么大,飛行時如驚雷滾過長空,并在地面上投下大大的影子。恐龍還進入了太空進行探險,在地球同步軌道上運行著它們大量的衛星和飛船,這些航天器同樣是龐然大物,在地面上就能看出其形狀。恐龍的世界是由龐大而復雜的計算機網絡連在一起的,它們的計算機鍵盤上的每一個鍵都有我們的電腦屏幕那么大,而它們的電腦屏幕像我們的一面墻那么寬。
  與此同時,螞蟻世界也進入了先進的信息時代。螞蟻世界的能源動力與恐龍世界完全不同,它們不使用石油和煤炭,而是采集風力和太陽能。在螞蟻城市中能看到大量的風力發電機,外形和大小與我們的孩子玩的紙風車相仿;城市的建筑表面都是一種光亮的黑色材料,那是太陽能電池。螞蟻世界的另一個重要技術是用生物工程制造的動力肌肉,這種動力肌肉的外形像一根根粗電纜,注入營養液后就能夠進行各種頻率的伸縮以產生動力,螞蟻的汽車和飛機都是由這種動力肌肉做為發動機的。螞蟻也有計算機,它們都是米粒大小的圓粒,與恐龍的計算機不同,沒有任何集成電路,所有的計算都是由復雜的有機化學反應完成。螞蟻計算機沒有顯示屏,它用化學氣味輸出信息,這些極其復雜精細的氣味只有螞蟻能夠分辯,螞蟻的感覺可以把這些氣味翻譯成數據、語言和圖像。這些粒狀化學計算機同樣聯成了龐大的網絡,只是它們之間的聯網不是通過光纖和電波,而是通過化學氣味,計算機之間用氣味語言來交換信息。螞蟻社會的結構與我們今天的見到蟻群大不相同,反倒更像我們人類。由于采用生物工程生產胚胎,蟻后在生殖繁衍后代中的作用已微不足道,所以她們在螞蟻社會中沒有今天這樣的地位和重要性。
  螞蟻和恐龍兩個世界間形成了一種相互依存的關系,四肢笨拙的恐龍依賴螞蟻的精細操作技能,在恐龍世界的所有工廠中,都有大量的螞蟻在工作,它們主要從事恐龍工人無法勝任的微小零件的制造、精密設備和儀器的操作、維護和維修等。螞蟻在恐龍社會發揮重要作用的另一個重要領域是醫學,恐龍的所有手術仍然由螞蟻醫師們進入它們那巨大的內臟來實施,螞蟻擁有了許多精密的醫療設備,包括微小的激光手術刀、能夠在恐龍血管中行駛并清淤的微型潛艇等。
  岡瓦納大陸上的螞蟻帝國最后統一了各個大陸上的未開化的螞蟻部落,建立了名叫螞蟻聯邦的覆蓋整個地球的螞蟻世界。
  與螞蟻世界相反,原本統一的恐龍帝國卻發生了分裂,羅拉西亞大陸獨立,建立了另一個龐大的恐龍國家——羅拉西亞共和國。后來經過上千年的擴張,岡瓦納帝國占據了原生印度、原生南極和原生澳大利亞,而羅拉西亞共和國則把自己的版圖擴張至原生亞洲和原生歐洲兩個大陸。岡瓦納帝國主要由霸王龍組成,而羅拉西亞共和國主要龍種是暴龍,雙方在領土擴張的漫長歷史中不斷爆發戰爭。但在最近的兩百年,隨著核時代的到來,戰爭卻停止了。這完全是核威攝的結果,兩個大國都存貯了大量的熱核武器,戰爭一旦爆發,這些核彈會使地球變成一個沒有生命的放射性熔爐。正是對共同毀滅的恐懼,使白堊紀地球維持了這針尖上的可怕和平。
   隨著時間的流逝,恐龍社會在地球上急劇膨脹,它們的人口迅速增加,各個大陸變得擁擠起來,環境污染和核戰爭兩大威脅變得日益嚴重。螞蟻和恐龍兩個世界間的裂痕再次出現,白堊紀文明龐罩在一層不祥的陰云之中。
  在剛剛閉幕的本年度龍蟻峰會上,螞蟻世界要求恐龍世界采取斷然措施,銷毀所有核武器,保護環境和限制人口增長,在要求被拒絕后,白堊紀世界中的所有螞蟻全體罷工。
   
  二、螞蟻罷工
   
  岡瓦納帝國首都,在高聳入云的皇宮中的一間寬闊的藍色大廳中,達達斯皇帝躺在一張大沙發上,用大爪捂著左眼,不時痛苦地呻吟一聲。圍著它站著幾頭恐龍,它們是:國務大臣巴巴特、國防大臣洛洛加元帥、科學大臣尼尼坎博士,醫療大臣維維克醫生。
  維維克醫生欠身看著皇帝說:“殿下,您的左眼已經發炎了,急需手術,但現在找不到動眼科手術的螞蟻醫生,只能用抗生素藥物維持,這樣下去,您的這只眼睛有失明的危險。”
  “見鬼!”皇帝咬牙切齒地說,接著問醫生:“全國的醫院都沒有螞蟻醫生了嗎?”
  維維克點點頭:“是的殿下,大量需要手術的病人得不到治療,已經引起了一定的社會恐慌。”
  “大概更大的恐慌不是來自于此吧。”皇帝說著,轉向國務大臣。
  巴巴特欠一下身說:“當然,殿下。現在,全國有三分之二的工廠已經停工,有幾個城市還停電,羅拉西亞共和國的情況也比我們好不到哪里去。”
  “那些恐龍能夠操縱的機器和生產線也停下來了嗎?”
  “是的殿下,在制造業,比如汽車制造之類,如果精細的小部件造不出來,那些恐龍能夠生產的大部件也無法裝配成能夠使用的成品,所以也都停止生產了。在另外一些工業部門,如化工和發電,螞蟻罷工剛開始還影響不大,但后來隨著設備故障的增加,維修又跟不上,癱瘓的工廠越來越多。”
  皇帝暴跳如雷:“混旦!龍蟻峰會剛結束,我們就命令你們在全國范圍內對恐龍產業工人進行緊急培訓,以使它們能夠逐步勝任原來由螞蟻從事的精細操作。”
  “殿下,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對于偉大的岡瓦納帝國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帝國漫長的歷史上,岡瓦納恐龍經歷過比這大的多的危機,有多少次敵眾我寡的血戰,多少次撲滅覆蓋整個大陸的森林大火,多少次在大陸板塊運動后巖漿橫流的大地上生存下來......”
  “但,殿下,這次不同......”
  “有什么不同的?!只要勤學苦練,恐龍也能擁有一雙靈巧的手!我們的世界不會因此而屈服于那些小蟲子的要挾!”
  “我將讓您看到,這是一件多么困難的事......”國務大臣說著,張開它的大爪,把兩根紅色的電線放到沙發上,“殿下,您能試著做一個維修機器設備最基本的操作:把這兩根導線接起來嗎?”
  達達斯皇帝大爪的每根指頭都有半米長,比茶杯還粗,那兩根直徑三毫米的電線,在它看來比我們眼中的頭發絲還細,它費了很大勁,蹲在那里把兩眼緊湊在沙發上,試圖把那兩根電線捏起來,爪子粗大的錐形指甲像幾顆小炮彈般光滑,夾起的電線最終都滑落下去,剝開電線的膠皮進行連接更是談不上了。皇帝嘆了口氣,不耐煩地一揮爪子把電線掃到地上。
  “就算是您最終練就了這接線的細功夫,還是無法進行維修工作,我們這粗大的手指不可能伸進那些只有螞蟻才能鉆進去的精密機器中。”
  “唉——”科學大臣尼尼坎長嘆一聲,感慨地說:“早在八百年前,先皇就看到了恐龍世界對螞蟻細微操作技能的依賴所產生的危險,并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研究新的技術和設備以擺脫這種依賴,但恕我冒昧,在包括殿下在位的這兩個世紀,這種努力幾乎停止了,我們舒適地躺在螞蟻服務的溫床上,忘記了居安思危。”
  “我沒有躺在誰的溫床上!”皇帝舉起兩只大爪憤怒地說,“事實上,先皇看到的那種危險也無數次在我的惡夢中出現,”它用一根粗指頭抵著尼尼坎的前胸,“但你要知道,先皇擺脫對螞蟻技能依賴的努力是因為失敗而停止的,在羅拉西亞共和國也一樣!”
  “是這樣,殿下!”國務大臣點點頭,指指地上的電線對尼尼坎說:“博士,您不可能不知道,要想讓恐龍順利地完成接線操作,這兩根電線必須有十至十五厘米粗!即使具有這樣大的形體,我們也不可能想像一部內部盤著像小樹那么粗的電線的移動電話,或者同樣的一臺電腦。與此類似,要想由恐龍操作和維護,有一半的機器設備必須造得比現在大百倍甚至幾百倍,這樣,資源和能源的消耗也相應地是現在的幾百倍,這是恐龍世界的經濟根本無法承受的!”
  科學大臣點點頭承認了上面的說法:“是的,更要命的是,有些設備的部件是不可能大型化的,比如光學和電磁波通訊設備,包括光波在內的電磁波的波長,決定了調制和處理它們的部件一定是微小的。沒有微小部件,怎么可能想像會有計算機和網絡?在分子生物學和基因工程的研究和生產方面也是類似的。”
  醫療大臣說:“我們的醫療也離不開螞蟻,沒有他們,恐龍的外科手術無法想像。”
  科學大臣總結道:“龍蟻聯盟是大自然在進化中的一項選擇,它的意義是十分深遠的,沒有這種聯盟,地球上的文明根本不可能出現,我們絕不能容忍螞蟻破壞這個聯盟。”
  “可現在我們怎么辦呢?”皇帝攤開雙爪看看大家問。
  一直沉默的國防大臣洛洛加元帥說話了:“殿下,螞蟻聯邦固然有它們的優勢,但我們也有自己的力量,螞蟻世界的城市比我們娃娃的積木玩具還小,我們撒泡尿就能把它沖跨!帝國應該使用這種力量。”
  皇帝點點頭,對元帥說:“好吧,你命令總參謀部制定一個行動方案,毀滅幾座螞蟻城市,給他們一個警告!”
  “元帥,”國務大臣拉住正要離去的洛洛加說,“關鍵是要與羅拉西亞協調好。”
  “對!”皇帝點點頭,“要與它們同時行動,以防讓多多米做好人,把螞蟻聯邦拉到羅拉西亞那邊去。”
   
  三、最后的戰爭
   
  “在我們的那三座城市被摧毀后,為避免更大的損失,螞蟻聯邦已經暫時結束罷工,恢復在恐龍世界的工作。現在的事實已經很清楚:要么螞蟻消滅恐龍;要么整個地球文明一起毀滅!” 螞蟻聯邦最高執政官卡奇卡在議會講壇上對議員們說。
  “我同意最高執政官的看法。”螞蟻參議員比盧比在自己的座位上揮動著觸角說,“照現在的趨勢發展下去,地球生物圈只有兩個命運:或者被恐龍大工業產生的污染完全毒化,或者在岡瓦納和羅拉西亞兩個恐龍大國間的核戰爭中被完全毀滅!”
  它們的話在螞蟻議員們中引起了強烈反響:“對,是做最后抉擇的時候了!”“消滅恐龍,拯球文明!”“行動吧!行動吧!!”......
  “請大家冷靜一下!”螞蟻聯邦的首席科學家喬耶博士揮動觸角平息了喧嘩,“要知道,螞蟻和恐龍的共生關系已經延續了兩千多年,龍蟻聯盟是地球文明的基礎,當然也是螞蟻文明的基礎,如果這個聯盟突然消失,并且其中的一方恐龍文明被消滅,螞蟻文明真的能夠獨自存在下去嗎?大家都知道,在龍蟻聯盟中,恐龍從螞蟻這里得到的東西一直是很明確很具體的,而螞蟻從恐龍那里得到的,除了基本的生活物資外,還有一些無形的東西,這就是它們的思想和科技知識,對于螞蟻文明來說,后者顯然是更重要的,螞蟻也許能夠成為出色的工程師,但永遠也成不了科學家!因為螞蟻大腦的生理結構決定了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擁有恐龍的兩樣東西:好奇心和想像力。”
  比盧比參議員不以為然地搖搖頭:“好奇心和想像力?咄咄,博士,您以為這是兩樣好東西嗎?正是這兩樣東西,使恐龍成為一種神經兮兮的動物,使它們的情緒變幻不定,喜怒無常,整天在胡思亂想的白日夢中浪費時光。”
  “但,參議員,正是這種變幻不定和胡思亂想,才使靈感和創造成為可能,才使以探索宇宙最深層規律的理論研究成為可能,而后者是技術進步的基礎,”
  “好了好了——”卡奇卡不耐煩地打斷喬耶博士的話,“現在不是進行這種無聊的學術討論的時候,博士,螞蟻世界現在面臨的問題只有一個:是消滅恐龍,還是與它們一起毀滅?”
  喬耶無言以對。
  卡奇卡轉向若列,點頭示意。
  若列元帥走上講壇:“我想讓大家看一樣小東西,這也是我們不依賴恐龍老師而進行的技術發明中的微不足道的一項。”
  在元帥的示意下,有兩只螞蟻拿上來兩小條薄薄的白色片狀物,像兩片小紙屑,若列介紹說:“這是螞蟻最傳統的武器——雷粒的一種最新型號,這種片狀的雷粒,是聯邦的軍事工程師們專為這場終極戰爭研制的。”它揮了一下觸須,又有四只螞蟻抬上來兩小段導線,就是在恐龍的機器中最常見的那種,一段是紅色的,另一段為綠色。它們把這兩段導線放到一個支架上,然后把那兩片白色的小條分別纏到兩段導線的中部,小條緊緊地貼在導線上,像在上面纏了兩圈白膠布。但接下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兩圈小白條突然開始變色,分別變成與它們所纏的導線一樣的顏色,一條變紅一條變綠,很快,它們就與所纏的導線溶為一體,根本無法分辯出來。卡奇卡說:“這就是聯邦的最新武器:變色雷粒。它們一旦安裝到位,恐龍是絕對無法發現的!”約兩分鐘后雷粒爆炸,啪啪兩聲脆響后,兩段導線都被齊齊切斷。
  “屆時,聯邦將出動由一億只螞蟻組成的大軍,它們中的一部分是目前正在恐龍世界工作的螞蟻,另一部分則正在潛入恐龍世界。這支大軍將在恐龍的機器內部的導線上,安裝兩億片變色雷粒!我們把這個行動稱為斷線行動。”
  “哇,真是一個寵偉的計劃!”比盧比參議員贊嘆道,引發了議員們一陣由衷的附和聲。
  “同時進行的另一個行動也同樣宏偉!聯邦將出動另一支由兩千萬螞蟻組成的大軍,潛入五百萬恐龍的頭顱,在它們的大腦主血管上安裝雷粒。這五百萬頭恐龍是地球上幾十億恐龍中的精英部分,它們包括國家領導層、科學家、關鍵崗位上的技術人員和操作人員等,這些恐龍一旦被消滅,整個恐龍世界就像失去了大腦,所以我們把這個行動稱為斷腦行動。”
   “計劃的最精彩之處是對恐龍世界打擊的同時性!”卡奇卡接著說,“安放在恐龍世界機器中的那兩億顆雷粒,和布設在恐龍大腦中的五百萬顆雷粒,將在同一時刻爆炸!這一時刻的誤差不會超過一秒鐘!這使得恐龍世界的任何一部分都不可能得到其它部分的救援和替代,整個恐龍社會將像大洋中部一艘被抽掉了船底的大船,飛快地沉下去!那時,我們就是真正的地球統治者了。”
  “尊敬的卡奇卡執政官,能否告訴我們那一偉大時刻的具體時間?”比盧比問,拚命抑制著自己的興奮。
  “所有雷粒的引爆時間,將設定在一個月后的午夜。”
  螞蟻們發出了一陣歡呼。
  喬耶博士拚命地揮動觸須,想讓眾螞蟻安靜下來,但歡呼聲經久不息,他大喝了一聲,才使大家安靜下來把目光轉向它。
  “夠了!你們都瘋了?!”喬耶大喊道,“恐龍世界是一個極其復雜的超巨型系統,這個系統如果在一瞬間全面崩潰,會產生我們難以預測的后果。”
  “博士,除了恐龍世界的毀滅和螞蟻聯邦在地球上的最后勝利,您能告訴大家還會有什么別的后果嗎?”卡奇卡問。
  “我說過,難以預測!”
  “又來了,喬耶書呆子,您那一套我們都厭煩了。”比盧比說,其它的議員對首席科學家掃了大家的興也紛紛表示不滿。
  若列走過來用前爪拍拍喬耶,元帥是一只冷靜的螞蟻,也是剛才少數沒有同大家一起歡呼的螞蟻之一,“博士,我理解您的憂慮,其實這種擔心我們也有過,我想恐龍的核武器失控算是最可能的一個吧。但不用擔心,雖然兩個恐龍大國的核武器系統都全部由恐龍控制,日常少量由螞蟻進行的維護工作也在恐龍的嚴密監視之下,但對于螞蟻特種部隊來說,進入其內部也不是一件難事。我們在核武器系統中安放的雷粒數量將比別的系統多一倍,當那一時刻過后,核武器系統會同其它系統一樣全面癱瘓,不會造成很大的災難。”
  喬耶嘆了口氣:“元帥,事情要復雜得多,問題的關鍵在于,我們真的了解恐龍世界嗎?”
  這個問題讓所有的螞蟻都愣了一下,卡奇卡看著喬耶說:“博士,螞蟻遍及恐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而且上萬年來一直如此!您怎么能提出一個如此愚蠢的問題?!”
  喬耶緩緩地搖搖觸須:“螞蟻和恐龍畢竟是兩個差異巨大的物種,生活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直覺告訴我,恐龍世界肯定存在著某些螞蟻完全不知曉的巨大秘密。”
  “如果您提不出什么具體的來,那就等于沒說。”比盧比不以為然地說。
  喬耶說:“為此,我請求建立一個信息收集系統,具體的計劃是:當你們每向恐龍的大腦中布設一顆雷粒,同時也向它的耳蝸中安裝一個qie ting qi(用拼音代替了,防止被監測),我將領導一個部門監聽和分析這些qie ting qi(用拼音代替了,防止被監測)發回的信息,以期能盡快發現一些我們以前不知道的東西。”
   
  四、雷粒
   
  通訊大廈是巨石城信息網絡的中心,擔負著首都同全國的信息處理和交換義務。在岡瓦納帝國共有上百個這樣的網絡中心,構成了帝國龐大信息網絡的主干。
  一支螞蟻小分隊已經進入了信息網絡中心的一臺服務器內部,它們由上百支螞蟻組成,在五個小時前沿著一根供水管潛入通信大廈,然后又從地板上一道極小的縫隙進入了服務器機房,最后由通風孔進入這臺報務器內部。在恐龍巨大的建筑和機器中,螞蟻是通行無阻的。聽到有恐龍走來,螞蟻們趕緊躲到比他們的城市中的足球場還大的主板下面,它們聽到機柜的門打開來,透過主板上的小孔,看到一面放大鏡遮住了整個天空,放大鏡中扭曲地映出了恐龍工程師的一只巨大的眼睛。這時螞蟻們膽戰心驚,但最后恐龍并沒有發現它們。恐龍工程師沒有發現螞蟻剛剛布設的幾十顆雷粒,那些小小的薄片已與貼于其上的導線顏色渾然一體,根本不可能分辯出來。在十幾根不同顏色和粗細的導線上都貼上了薄片雷粒。還有幾張薄片雷粒貼在電路板上,這些雷粒具有更高級的變色功能,它能在不同的位置變出不同的顏色,與下面的電路板精確對應,天衣無縫,比貼在導線上的雷粒更難發現。這種雷粒并不會爆炸,當到達設定的時間后,它會流出幾滴強酸,將電路板上的蝕刻電路溶斷。
  機柜的門關上后,服務器中的世界立刻進入夜晚,只有一個電源指示燈像一顆綠色的月亮掛在空中,冷卻扇的嗡嗡聲和硬盤噠噠的輕響反而加劇了這個世界的寧靜。
  不久,在信息網絡中心的每臺服務器中,都有一支螞蟻小部隊完成了雷粒的布設。
  在廣闊的外部世界,在各個大陸上,有上億只螞蟻正在恐龍世界的無數大機器中干著同樣的事。
  這天夜里,岡瓦納恐龍帝國皇帝達達斯做了一個惡夢,它夢見黑壓壓的一大片螞蟻從鼻孔爬進了自己的身體,然后又從嘴里成長長的一列爬出來,出來的每只螞蟻嘴里都銜著一塊東西,那是自己被咬碎的內臟。螞蟻們扔下碎塊后又從鼻孔鉆進去,形成了一個不停循環的大圈......
  達達斯皇帝的夢并非完全沒有根據,此時,真的有兩只螞蟻正在鉆進它的鼻孔,這兩只兵蟻在白天就潛入了它的臥室,藏在枕頭下等待機會。在鼻孔呼吸大風的呼嘯聲中,它們很有經驗地在縱橫交錯的鼻毛叢林間懸浮著行走,以免觸發恐龍的噴涕。它們很快通過了鼻腔,沿著以前在無數次手術中早已熟悉的道路來到了眼球后面。螞蟻們順著半透明的視覺神經前行,向著大腦進發。有時,薄薄的隔膜擋住了通路,它們就在上面咬出洞穿過它,那洞極小,恐龍感覺不到。三個螞蟻終于到達了大腦,大腦靜靜地懸浮于腦液中,像一個神秘的獨立生命體。螞蟻們仔細尋找著,很快找到了那根粗大的腦血管,它是供應大腦血液的主要通道。一只螞蟻打開了微小的頭燈,很快找到了大腦的主血管,另一只螞蟻把一顆黃色的雷粒貼在血管透明的外壁上。然后它們從大腦部分撤出,在潮濕黑暗的頭顱中沿著另一條曲折的道路向斜下方爬行,很快到達耳部,來到耳膜前,有一絲亮光從半透明的耳膜透進來,經過耳蝸放大的外界微小的聲音在耳膜上轟轟作響。兩只螞蟻開始在耳膜下安裝qie ting qi(用拼音代替了,防止被監測)。
  達達斯皇帝的惡夢還在繼續,夢中自己的內臟已被完全掏空,有更多的螞蟻鉆了進去,要用自己的身體當蟻穴......當它一身冷汗地醒過來時,那兩只螞蟻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無聲地從鼻孔中爬出來,爬下床,從地板上撤出了臥室。
  達達斯皇帝沉重地翻了個身,再次進入了仍然被惡夢困擾的睡眠。
   
  五、海神和明月
   
  在螞蟻聯邦統帥部,執政官卡奇卡和聯邦軍隊總司令若列元帥正在指揮著毀滅恐龍世界的巨大行動。有兩個大屏幕分別顯示著斷線行動和斷腦行動的進展情況。
  “看起來一切順利。”若列對卡奇卡說。
  這時,聯邦首席科學家喬耶走了進來。卡奇卡對它打招呼說:
  “啊,喬耶博士,有一個星期沒看見您了!一直在忙著分析竊聽到的信息嗎?看您那嚴肅的樣子,好像真有什么驚人的秘密要告訴我們了?”
  喬耶點點觸須:“是的,我必須立刻和你們兩位談談。”
  “我們很忙,請您簡短一些。”
  “我想讓二位聽一段錄音,是在昨天召開的岡瓦納帝國和羅拉西亞共和國首腦會議上,我們竊聽到的達達斯和多多米的對話。”
  卡奇卡不耐煩地說:“這次會議有什么秘密可言?我們都知道兩國在裁減核武器問題上又談崩了,岡瓦納和羅拉西亞之間的戰爭一觸即發,這更證明了我們行動的正確,必須在恐龍世界的核大戰爆發之前消滅它們。”
  喬耶說:“您說的是新聞公告,而我要你們聽的是它們秘密進行的會談的細節,這中間,透露出一件我們以前不知道的事。”
  錄音開始播放。
  ......
  多多米:“達達斯殿下,您真的認為螞蟻會那么容易屈服嗎?幾乎可以肯定,它們回到恐龍世界復工只是緩兵之計,螞蟻聯邦一定在策劃著針對恐龍世界的重大陰謀。”
  達達斯:“多多米總統,您以為我愚蠢到連這么明顯的事實都看不出來嗎?但與羅拉西亞的‘明月’進入負計時的事相比,螞蟻的威脅,甚至你們的核威脅,都變得微不足道了。”
  多多米:“是的是的,比起螞蟻威脅和核戰爭的危險,‘明月’和‘海神’當然是地球文明更大的危險,那我們就先談這個問題吧:在‘明月’的事情上指責我們是不恰當的,是‘海神’首先進入了負計時!”
  ......
  “停停停,”卡奇卡揮揮觸角說,“博士,我聽不明白它們在說什么。”
  喬耶暫停了錄音機后說:“這段對話中有兩個重要信息:它們提到的‘明月’和‘海神’是什么?負計時又是什么?”
  “博士,恐龍高層領導者的談話中常常出現各種古怪的代號,您干嘛要在這上面疑神疑鬼?”
  “從它們的談話中可以聽出,這是很危險的兩樣東西,能夠對整個地球世界構成威脅。”
  “從邏輯上說這是不可能的。博士,能夠對整個地球構成威脅的東西一定是一個很大的設施,這樣的設施如果存在,螞蟻聯邦不可能不知道。”
  “執政官,我同意您的看法:地球上不可能有大的設施能瞞過螞蟻而存在,但簡單的規模較小的設施卻有可能,它不需要螞蟻的維護就能正常運行,比如一顆單獨的洲際導彈,就可以在沒有螞蟻參與的情況下長期待命并隨時可以發射。也許,‘明月’和‘海神’就是類似這樣的東西。”
  “要是這樣就不必擔心了,這種小設施是不可能對整個地球構成威脅的,我剛說過,即使能量最高的熱核炸彈,要想毀滅地球也需要上萬枚。”
  喬耶有幾秒鐘沒有說話,然后它把頭湊近卡奇卡,它們觸須交錯,眼睛幾乎撞在一起:“這就是問題的關鍵了,執政官,核彈真的是目前地球上能量最高的武器嗎?”
  “博士,這是常識啊!”
  喬耶縮回頭來,點點觸須:“不錯,是常識,這就是螞蟻思維致命的缺陷,我們的思想只局限于常識,而恐龍則在時時盯著未知的新領域。”
  “那都是些與現實無關純科學領域。”
  “那我就提醒你們一件與現實有關的事:還記得三年前夜空中突然出現的那個新太陽嗎?”
  卡奇卡和若列當然記得,那件亙古未有的事給它們的印象太深了。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夜,南半球的正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新太陽,世界在瞬間變成白晝。那太陽的光芒十分強烈,直視它會導致暫時的失明。那個太陽大約亮了二十秒鐘就熄滅了,它輻射的熱量使得那個嚴冬之夜變得像夏天般悶熱,突然融化的積雪產生的洪水淹沒了好幾座城市。這件事當時令螞蟻們很震驚,它們去問恐龍是怎么回事,但恐龍科學家們也沒有給出任何解釋,缺乏好奇心的螞蟻很快就把這件事忘了。
  “當時,螞蟻所進行的觀測所得到的帷一能確定的結果是:那個新太陽出現在太陽系內,距地球約一個天文單位。”
  卡奇卡仍不以為然:“博士,您所提到的事情仍然與現實無關,就算那種能量真的存在,您也無法證明恐龍已經把它弄到地球上來了,事實上這種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我以前也是這么想的,但......請你們接著聽下面的錄音吧。”喬耶說著,又啟動了錄音機。
  ......
  達達斯:“我們這場游戲太危險了,危險得超出了可以忍受的上限,羅拉西亞應該立刻停止‘明月’的負計時,或至少將其改為正計時,如果這樣,岡瓦納也會跟著做的。”
  多多米:“應該是岡瓦納首先停止‘海神’的負計時,如果這樣,羅拉西亞也會跟著做的。”
  達達斯:“是羅拉西亞首先啟動‘明月’的負計時的!”
  多多米:“可是,殿下,在更早一些的時候,也就是三年前的十二月四日,如果岡瓦納的飛船沒有在太空中做那件事,‘明月’和‘海神’根本就不會存在!那個魔鬼早已沿著慧星軌道飛出太陽系,與地球無關了!”
  達達斯:“那是為了科學研究的需要......”
  多多米:“夠了!到現在您還在重復這種無恥的謊言!是岡瓦納帝國把地球文明推到了懸崖邊緣,你們這些罪犯沒有資格對羅拉西亞提出任何要求!”
  達達斯:“看來羅拉西亞共和國是不打算首先作出讓步了?”
  多多米:“岡瓦納帝國打算嗎?”
  達達斯:“那好吧,看來我們都不在乎地球的毀滅。”
  多多米:“如果你們不在乎,我們也不在乎。”
  達達斯:“呵呵呵,好的好的,恐龍本來就是對什么都不在乎的種族。”
  ......
  喬耶停止了播放,問卡奇卡和若列:“我想,二位已經注意到了對話中提到的那個日期。”
  “三年前的十二月四日?”若列回憶著,“就是那個新太陽出現的日子。”
  “是的,把所有這一切聯系起來,不知你們有什么感覺,但我感到毛骨悚然。”
  卡奇卡說:“我們不反對您盡力搞清這件事。”
  喬耶嘆了口氣:“談何容易!搞清這個秘密的最好辦法,是到恐龍的軍事網絡中查詢,但螞蟻的計算機與恐龍的在結構上完全不同,所以我們雖然能夠隨意進入恐龍計算機的硬件部分,卻至今不能從軟件上入侵,否則,怎么會用竊聽這樣的笨辦法來搜集情報呢?而用這種方式,在短時間內揭開這個秘密是不可能的。”
  “好吧,博士,我會提供您從事這個調查所需要的力量,但這件事不能影響我們正在進行的對恐龍的全面戰爭,現在帷一令我毛骨悚然的事就是讓恐龍帝國繼續存在下去。我覺得您一直生活在幻覺中,這對聯邦正在從事的偉大事業是不利的。”
  喬耶沒再說什么,轉身走了,第二天他就失蹤了。
   
  六、恐龍世界的毀滅
   
  兩只兵蟻悄悄地從岡瓦納帝國皇宮大門的底縫中爬出,它們是負責在皇宮的計算機系統和恐龍的頭顱中布設雷粒的三千只螞蟻中最后撤出的兩只。爬出門縫后,它們開始爬下那高大的臺階,就在第一級臺階筆直的懸崖上,它們看到了一個向上爬的螞蟻的身影。
  “咦,那不是喬耶博士嗎?!”一只兵蟻吃驚地對另一只說。
  “聯邦首席科學家?不錯,是他!”
  “他怎么會到這里來?我怎么看他怪怪的?”一只兵蟻看著喬耶爬進門縫中后說。
  “事情有些不對,你的對講機呢?快向長官報告!”
  達達斯皇帝正在主持一個由帝國主要大臣參加的會議,一個秘書走進來通報:螞蟻聯邦首席科學家喬耶博士緊急求見皇帝。
  “讓它等一等,開完會再說。”達達斯一揮爪說。
  秘書出去不長時間又回來了:“它說有極其重要的事情,堅持要立即見您,并且要求國務大臣、科學大臣和帝國軍隊總司令也在場。”
  “混旦,這個小蟲蟲怎么這么沒禮貌?!讓它等著,要不就滾!”
  “可它......”秘書看了看在座的大臣們,伏到皇帝耳邊低聲說:“它說自己已從螞蟻聯邦叛逃。”
  國務大臣插話說:“喬耶是螞蟻聯邦領導層的重要成員,它的思維方式似乎也與其它螞蟻不太一樣,它這樣來,可能真有什么緊急重要的事。”
  “那好,就讓它到這里來吧。”達達斯指指會議桌寬大的桌面說。
  “我為拯救地球而來。”喬耶站在會議桌光滑的平原上,對周圍高山似的恐龍說,翻譯器把它的氣味語言譯成恐龍語,由一個看不見的擴音器播放出來。
  “哼,好大的口氣,地球現在很好嘛。”達達斯冷笑了一聲說。
  “您很快就不這么認為了。我首先要各位回答一個問題:‘明月’和‘海神’是什么?”
  恐龍們頓時警覺起來,互相交換著目光,喬耶周圍的高山一時陷入沉默中,過了好一會兒,達達斯才反問:“我們憑什么要告訴你呢?”
  “殿下,如果它們真是我預料的那種東西,我也會向你們透露一個關系到恐龍世界生死存亡的超級秘密,你們會認為這種交換是值得的。”
  “如果它們不是你預料的那種東西呢?”達達斯陰沉地問。
  “那我就不會告訴你們那個超級秘密,你們也可以殺死我或者永遠不讓我離開這里,以保住你們的秘密。不管怎樣,大家都沒有什么損失。”
  達達斯沉默了幾秒鐘,對坐在會議桌左邊的帝國科學大臣點點頭:“告訴它。”
  在螞蟻聯邦統帥部,若列元帥放下電話,神色嚴峻地對卡奇卡執政官說:“已經發現了喬耶的行蹤,看來我們的預測是對的,這家伙判逃了。”
  “雷粒的布設行動進行的怎么樣了?”
  “斷線行動已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二,斷腦行動也完成了百分之九十。”
  卡奇卡轉向顯示著世界地圖的大屏幕,看著閃爍著五光十色的各個大陸,沉默了幾秒鐘后說:“讓地球的歷史翻開新的一頁吧,十分鐘后引爆!”
  聽完了幾位恐龍大臣的敘述,震驚使喬耶頭昏目眩,一時站立不穩,更說不出話來。
  “怎么樣,博士?您是否可以按照剛才的承諾,告訴我們您的那個秘密?”達達斯問。
  喬耶如夢初醒:“這太......太可怕了!!你們簡直是魔鬼!不過,螞蟻也是魔鬼......快,立刻給螞蟻聯邦最高執政官去電話!”
  “您還沒有回答......”
  “殿下,沒有時間公布什么秘密了!它們已經知道我到這里來,隨時都會提前行動,恐龍世界的毀滅已是千均一發,整個地球的毀滅將緊跟其后!相信我吧,快打電話!快!!”
  “好吧。”恐龍皇帝拿起會議桌上的電話,喬耶心急如焚地看著它的粗指頭一個一個地按動著電話機上那碩大的按鍵,隨后從達達斯爪中的話筒中隱約聽到了接通的信號聲,幾秒鐘后信號聲停止,它知道卡奇卡已在另一端拿起了那小如米粒的電話,話筒中很快傳來了它的聲音:
  “喂,誰呀?”
  達達斯對著話筒說:“是卡奇卡執政官嗎?我是達達斯,現在......”
  正在這時,喬耶聽到周圍響起了一陣細微的卡噠聲,像是許多鐘表的秒針同時走動了一下,它知道,這是從恐龍們的頭顱中傳出的雷粒的爆炸聲,所有的恐龍同時僵住了,這一刻的現實像被定格,達達斯爪中的話筒重重地摔在距喬耶不遠處的桌面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然后,所有的恐龍都轟然倒下,桌面平原晃動了幾下,那些恐龍高山消失后,地平線處顯得空曠了。喬耶爬上電話的耳機,里面仍在傳出卡奇卡的聲音:
  “喂,我是卡奇卡,您有什么事嗎?喂......”
  耳機的音膜在這聲音中振動著,使站在上面的喬耶渾身發麻,它大喊:“執政官!我是喬耶!!”與剛才不同,它發出的氣味語言沒有被轉化成聲音,因而也無法被線路另一端的卡奇卡聽到,皇宮的翻譯系統已經被雷粒破壞了。喬耶沒有再說話,它知道說什么都晚了。
  接著,大廳內所有的燈都滅了,這時已是傍晚,這里的一切陷入昏暗之中。喬耶向著最近的一個窗子爬去,遠處城市交通的喧嘩聲消失了,一切都陷入一片死寂之中,很像剛才恐龍倒下前的僵滯狀態。當喬耶越過會議桌的邊緣向下爬時,外面開始有種種不和諧的聲音傳進來,先是遠遠的恐龍的跑動聲和驚叫聲,喬耶知道這聲音來自皇宮外面,因為皇宮內肯定已經沒有活著的恐龍了,它們都死于自己頭顱中的雷粒;然后,遠處的城市有警報聲,斷斷續續地持續了不長時間就消失了;當喬耶在地板上向著窗子爬過一半路程時,遠處開始傳來隱約的爆炸聲。它終于爬上了窗子,向外看去,巨石城盡收眼底,傍晚的城市龐罩在一片黑暗中,可以看到幾根細長的煙柱升上還沒完全黑下來的天空,后來更多的煙柱出現了,在某些煙柱的根部出現了火光,城市的輪廓在火光中時隱時現。起火點越來越多,火光透過窗子,在喬耶身后高高的天花板上映出跳動的暗紅色光影。
   
  七、終極威攝
   
  “我們成功了!!”若列元帥看著大屏幕上紅光閃爍的世界地圖興奮地喊道,“恐龍世界已徹底癱瘓,它們的信息系統已經完全中斷,所有的城市都已斷電,被雷粒所破壞的車輛已堵死了所有的道路,火災正在到處出現和蔓延。斷腦行動已經消滅了四百多萬恐龍世界的重要領導成員,岡瓦納帝國和羅拉西亞共和國的首腦機構已不存在,這兩個恐龍大國已陷入沒有大腦的休克狀態,整個社會一片混亂。”
  “這還只是開始,”卡奇卡說,“所有的恐龍城市已經斷水,存糧也將很快被這些食量很大的居民吃光,那時候真正致命的時刻才到來,大批恐龍將棄城而出,在沒有交通工具和道路堵塞的情況下,它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真正疏散開來,它們的食量太大了,至少有一半的恐龍將在找到足夠的食物之前餓死。其實,在恐龍棄城之際,它們的技術社會就已經徹底崩潰,恐龍世界已退回到低技術的農業時代了。”
  “兩個大國的核武器系統怎么樣了?”有螞蟻問。
  若列回答:“正如我們預料的那樣,恐龍的所有核武器,包括洲際導彈和戰略轟炸機,都在我們大量雷粒的破壞下成了一堆廢鐵,沒有發生任何意外的核事故或核污染。”
  “好極了,這真是一個偉大的時刻,我們只需等待恐龍世界自行滅亡就可以了!”卡奇卡興高采烈地說。
  正在這時,有螞蟻報告,說喬耶博士回來了,急著要見卡奇卡和若列。當疲憊不堪的首席科學家走進指揮中心時,卡奇卡憤怒地斥責道:
  “博士,你在最關鍵的時刻背叛了螞蟻聯邦的偉大事業,你將受到嚴厲的審判!”
  “當你們聽完我已得知的一切時,就明白到底誰該受到審判了。”喬耶冷冷地說。
  “你到岡瓦納皇帝那里去干什么了?”若列問。
  “我從它那里知道了‘明月’和‘海神’到底是什么。”
  博士的這句話使螞蟻們亢奮的情緒頓時冷了下來,它們專注地把目光集中在喬耶身上。
  喬耶看看四周問:“首先,這里有沒有誰知道反物質是什么?”
  螞蟻們沉默了一會兒,卡奇卡說:“我知道一些:反物質是恐龍物理學家們猜想中的一種物質,它的原子中的粒子電荷與我們世界中的物質相反。反物質一旦與我們世界的正物質相接觸,雙方的質量就全部轉化為能量。”
  喬耶點點觸須說,“現在大家知道有比核武器更厲害的東西了,在同樣的質量下,正反物質湮滅產生的能量要比核彈大幾千倍!”
  “但這和那神秘的‘明月’‘海神’有什么關系?”
  “請聽我接著說:還記得三年前那個南半球的夜間突然出現的新太陽嗎?這次閃光是從一個沿慧星軌道進入太陽系的小天體上發出的,那個天體直徑還不到三十公里,只是漂浮在太空中的一個小石塊。但它是由反物質構成的!在它經過小行星帶時,與一塊隕石相撞,隕石與反物質發生湮滅爆發出巨大的能量,產生了那次閃光。當時,羅拉西亞和岡瓦納都發射了探測器,也都得到了同樣的結果。這次湮滅產生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反物質碎片,這些碎片都飛散到太空之中。恐龍天文學家很快定位了幾塊碎片,這并不是很困難,因為在小行星帶以內,太陽風中的正粒子會與反物質產生湮滅,使那些碎片表面發出一種特殊的光。那時正值羅拉西亞和岡瓦軍備競賽的高峰期,于是,兩個恐龍大國同時產生了一個極其瘋狂的想法:采集一些反物質碎片帶回地球,做為一種威力遠在核彈之上的超級武器威攝對方......”
  “等等等等,”卡奇卡打斷了喬耶的話,“這里有一個明顯的邏輯錯誤:既然反物質與正物質接觸后會發生湮滅,那它們用什么容器來存貯它并把它帶回地球呢?”
  喬耶接著說:“恐龍天文學發現,那個反物質天體的相當大一部分是反物質鐵,它們在太空中定位的碎片也都是反物質鐵。反物質鐵與我們世界的鐵一樣,能受到磁場的作用,這就為解決存貯問題提供了可能,這使得恐龍有可能制造一種容器,容器的內部為真空,并產生一個強大的約束磁場,把要存貯的反物質牢牢約束在容器的正中,避免它與容器的內壁相接觸,這樣就可以對反物質進行存貯,并能夠將它運送或投放到任何地方。當然,這種想法最初只是一種理論上的可能,要想用這種容器將反物質帶回地球,則是一個極其瘋狂和危險的舉動,但瘋狂是恐龍的本性,稱霸世界的欲望戰勝了一切,它們真的那么做了!
  “是岡瓦納帝國首先走出了這通向地獄的第一步。它們設計并制造了磁約束容器,它是一個空心球,在采集反物質碎片時,這個空心球分成兩個半球,分別固定在飛船在兩支機械臂上,飛船緩慢地接近反物質碎片,機械臂舉著兩個半球極其小心地向碎片合攏,最后將碎片扣在空心球中,在兩個半球合攏的同時,球內由超導體產生的約束磁場開始工作,將碎片約束在球體正中,然后,飛船就將這個球體帶回了地球。
  “岡瓦納飛船載著球體容器進入地球大氣層,那塊碎片重達四十五噸,如果在大氣層內湮滅,將使九十噸的正反物質在大氣層內轉化為純能,這巨大的能量將毀滅地球上的一切生命。羅拉西亞恐龍當然不想與岡瓦納帝國玉石俱焚同歸與盡,所以它們眼巴巴地看著那艘飛船降落在海面上。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使瘋狂達到了顛峰:岡瓦納飛船降落后,在海上將那個球體容器轉載到一艘大貨輪上,這艘船叫海神號,以后恐龍也就將它所運載的反物質碎片稱為‘海神’了。這艘大船不是駛回岡瓦納,而是駛向羅拉西亞大陸,最后停泊在羅拉西亞最大的港口上!在整個航程中,羅拉西亞不敢對這艘毀滅之船進行任何攔截,只能聽之任之,那艘船進入港口如入無人之境。海神號停泊后,船上的恐龍乘直升機返回岡瓦納,把船遺棄在港口。羅拉西亞恐龍對海神號敬若神明,不敢對它有任何輕舉妄動,因為它們知道,岡瓦納帝國可以遙控球體容器,隨時關閉容器內的約束磁場,使那塊反物質與容器接觸而發生湮滅。如果這事發生,整個世界的毀滅在所難免,但最先毀滅的是羅拉西亞大陸,大陸上的一切將在海岸出現的一輪死亡太陽的烈焰中瞬間化為灰燼。那真是羅拉西亞共和國最黑暗的日子,而岡瓦納帝國手握地球的生命之弦,變得無比猖狂,不斷地向羅拉西亞提出領土要求,并命令其解除核武裝。”
  但這種一邊倒的局面并沒有持續多久,岡瓦納的海神行動僅一個月后,羅拉西亞采取了同樣的行動,用同樣的技術從太空中將第二塊反物質碎片帶回地球,并做了與岡瓦納帝國同樣的事:將其裝載到一艘叫明月號的貨輪上,運到了岡瓦納大陸最大的港口。”
  于是,恐龍世界再次形成了平衡,這是終極威攝下的平衡,地球已被推到了毀滅的邊緣上。”
  為了避免世界性的恐慌,海神行動和明月行動都是在絕密狀態下進行的,即使在恐龍世界,也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它的底細。這兩個行動都使用了不惜成本的高可靠性設備,同時使可替換的模塊結構,同時系統的規模不大,所以完全不需要螞蟻的維護,螞蟻聯邦也就至今對此一無所知。”
  喬耶的敘述使統帥部所有的螞蟻都極為震驚,它們從勝利的巔峰一下子跌入了恐懼的深淵,卡奇卡說:“這不只是瘋狂,是變態!這樣以整個世界共同毀滅為基礎的終極威攝,已完全失去了任何政治意義和軍事意義,只是徹底的變態!”
  “博士,這就是您所推崇的恐龍的好奇心、想象力和創造力產生的結果。”若列元帥譏諷地說。
  “別扯遠了,還是回到世界面臨的極度危險中來吧。”喬耶說:“我要談到兩個恐龍大國元首曾提到的‘負計時’了。為了避免在對方這種先發制人的打擊下無還手之力,兩個恐龍大國幾乎同時對‘海神’和‘明月’采取了一種新的待命方式,這就是所謂‘負計時’。這以后,本土遙控站不再用于對反物質容器發出引爆信號,相反,它發出的是解除引爆的信號;而球形容器則每時每刻都處于引爆倒計時狀態,只有在收到本土遙控站的解除信號后,它才中斷本次倒計時,重新復位,從零開始新的一輪倒計時,并等待著下一次的解除信號。每次的解除信號由岡瓦納皇帝和羅拉西亞總統親自發出。這樣,當某一方遭受對方先發制人的打擊而陷入癱瘓后,解除信號就無法發出,球形容器就會完成倒計時引爆反物質。這種待命方式使先發制人的打擊等于自殺,使得敵人的存在成為自己存在的必要條件,同時,也使地球面臨的危險上升了一個等級,‘負計時’是這場終極威攝中最為瘋狂,或用執政官的話說,最為變態的部分。”
  統帥部再次陷入死寂之中。卡奇卡首先打破沉寂,它的氣味語聲有些顫抖:
  “這就是說,‘海神’和‘明月’現在都在等待著下一個解除信號?”
  喬耶點點觸須:“也許是兩個永遠不會發出的信號。”
  “您是說,岡瓦納和羅拉西亞的遙控站已經被我們的雷粒破壞了?!”若列問。
  “是的。達達斯告訴了岡瓦納遙控站的位置,也告之我他們偵察到的羅拉西亞遙控站的位置,我回來后在斷線行動的數據庫中查詢,發現這是兩個很小的信號發射站,由于其用途不明,我們只在其中的通訊設備里布設了很少的雷粒,岡瓦納遙控站中布設了三十五顆,羅拉西亞遙控站中布設了二十六顆,總共切斷六十一根導線。雖數量不多,但足以使這兩個遙控站的信號發射設備完全失效。”
  “每次倒計時有多長時間?”
  “三天時間,六十六十小時,羅拉西亞和岡瓦納的倒計時幾乎是同時開始的,一般解除信號是在倒計時開始后的二十二小時發出的,這次倒計時已過去二十小時,我們還有兩天的時間。”
  若列說,“如果我們知道解除信號的具體內容,就能夠自己建立一個發射臺,不停地中斷‘海神’和‘明月’的倒計時了。”
  “問題是我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恐龍沒有告訴我信號的內容,只是說那個信號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長密碼,每次都在變化,其算法只存貯在遙控站的計算機中,我想現在已沒有恐龍知道了。”
  “這就是說,只有這兩個遙控站能夠發出解除信號了。”
  “我想是這樣。”
  卡奇卡迅速思考了一下說:“我們能夠做的,就是盡快修復它們了。”
   
  八、遙控站戰役
   
  岡瓦納帝國發射解除信號的遙控站位于巨石城遠郊的一片荒漠之中。這是一幢頂端有復雜天線的不大的建筑,看上去像個氣象站似的毫不起眼。遙控站的守衛很松懈,只有一個排的恐龍在把守,而這些守衛者主要是為了防止偶爾路過的本國恐龍無意中的闖入,并不擔心敵國的間諜和破壞分子。因為,比起岡瓦納來,羅拉西亞更愿意保證這個地方的安全。
  除去守衛者外,負責遙控站日常工作的只有五個恐龍,包括一名工程師、三名操作員和一名維修技師。它們同守衛者一樣,對這個站的用途全然不知。
  遙控站的控制室里有一個大屏幕,上面顯示著一個倒計時,從六十六小時開始遞減。但這個倒計時從未減到四十四小時以下,每到這個時間(通常是早晨),另一個空著的屏幕上就出現了帝國皇帝達達斯的影像,皇帝每次只說一句簡短的話:
  “我命令,發信號。”
  這時,值班操作員就會立正回答:“是!殿下!”然后移動操作臺上的鼠標,點擊一下電腦屏幕上的“發射”圖標,大屏幕上就會顯示出如下信息:
  解除信號已發出——收到本次解除成功的回復信號——倒計時重置
  然后,屏幕上重新顯示出“66:00”的數字,并開始遞減。
  在另一個屏幕上,皇帝很專注地看著這一切的進行,直到重置的倒計時開始,它才像松了一口氣似地離開了。從皇帝關注信號發出的眼神可以看出,這個信號極其重要,但這些普通恐龍操作員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到,這個信號每天都推遲了一次地球的死刑。
  這一天,兩年如一日的平靜生活中斷了,信號發射機出了故障。遙控站配備的是高可靠性設備,且有冗余備份,像這樣包括備份系統在內的整個設備都因故障停機,肯定不是自然或偶然因素所至。工程師和技師立刻查找故障,很快發現有幾根導線斷了,而那些導線只有螞蟻才能接上。于是它們立刻向上級打電話,請求派螞蟻維修工來,這才發現電話已不通了。它們繼續查找故障,發現了更多的斷線,而這時,距皇帝命令發信號的時間已經很近了,恐龍們只好自己動手接線,但那些細線它們的粗爪很難接上,五頭恐龍心急如焚。雖然電話不通,但它們相信通訊很快就會恢復,在倒計時減到四十四小時時,皇帝一定會出現在那個屏幕上。兩年來,在恐龍們的意識中,皇帝的出現如同太陽升起一般成了鐵打不動的規律。但今天,太陽雖升起了,皇帝卻沒有出現,倒計時的時鐘數碼第一次減到了四十四以下,還在以同樣恒定的速度繼續減少著。
  后來恐龍們知道,不可能再指望螞蟻了,因為發射機就是它們破壞的。從巨石城逃出來的恐龍開始經過這里,從那些驚魂未定的恐龍那里,遙控站的恐龍們知道了首都的情況,知道了螞蟻已經用雷粒破壞了恐龍帝國所有的機器,恐龍世界已經陷入癱瘓。
  但在遙控站工作的都是盡心盡責的恐龍,它們繼續試圖接上已斷的導線。但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機器中大部分斷線所在的地方,恐龍粗大的爪子根本伸不進去,那幾根露在外面的斷線的線頭在它們那粗笨的手指間跳來跳去,就是湊不到一起。
  “唉,這些該死的螞蟻!”恐龍技師揉揉發酸的雙眼,罵了一聲。
  這時,工程師瞪大了雙眼,它真的看到了螞蟻!那是由百只左右的螞蟻組成的小隊伍,正在操作臺白色的臺面上急速行進,領隊的螞蟻對著恐龍高喊:
  “喂,我們是來幫你們修機器的!我們是來幫你們接線的!!我們是來......”
  恐龍這時沒有打開氣味語言翻譯器,因而也聽不到螞蟻的話,其實就是聽到了它們也不會相信,對螞蟻的仇恨此時占據了它們的整個心靈。恐龍們用它們的爪子在控制臺上螞蟻所在的位置拍著拈著,嘴里咬牙切齒地嘟囔著:“讓你們放雷粒!讓你們破壞機器......”白色的臺面上很快出現了一片小小的污跡,這些螞蟻都被拈碎了。
   
  “報告執政官,遙控站內的恐龍攻擊螞蟻維修隊,把它們消滅在控制臺上了!”在距遙控站五十米遠的一棵小草下,從遙控站中僥幸逃回來的一只螞蟻對卡奇卡說。螞蟻聯邦統帥部的大部分成員都在這里。
  “執政官,我們必須設法與遙控站的恐龍交流,說明我們的來意!”喬耶說。
  “怎么交流?它們不聽我們說話,根本就不打開翻譯器!”
  “能不能打電話試試?”有螞蟻建議。
  “早試過了,恐龍的整個通訊系統已被破壞,與螞蟻聯邦的電話網完全斷開,電話根本打不通!”
  若列說:“大家應該知道螞蟻的一項古老的技藝,在蒸汽機時代之前的漫長歲月,先祖用隊列排出字來與恐龍交流。”
  “目前在這里已集結了多少部隊?”
  “十個陸軍師,大約十五萬螞蟻。”
  “這能排出多少個字來呢?”
  “這要看字的大小了,為了讓恐龍在一定的距離上也能看清,最多也就是十幾個字吧。”
  “好吧,”卡奇卡想了一下,“就排出以下的字句:我們來幫你們修機器,這臺機器能拯救世界。”
  “螞蟻又來了!這次好多耶!”
  在遙控站的門前,恐龍士兵們看到有一個螞蟻方陣正在向這里逼近,方陣約有三四米見方,隨著地面的凸凹起伏,像一面在地上飄動的黑色旗幟。
  “它們要進攻我們嗎?”
  “不像,這隊形好奇怪。”
  螞蟻方陣漸漸近了,一頭眼尖的恐龍驚叫起來:“哇,那里面有字耶!!”
  另一頭恐龍一字一頓地念著:“我、們、來、幫、你、們、修、機、器,這、臺、機、器、能、拯、救、世、界。”
  “聽說在古代螞蟻就是這樣與我們的先祖交談的,現在親眼看見了!”有頭恐龍贊嘆說。
  “扯旦!”少尉一擺觸須說,“不要中它們的詭計,去,把熱水器中所有的熱水都倒到盆里端來。”
  恐龍士兵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它們的話太奇怪了,這臺機器怎么能拯救世界?”“誰的世界?我們的還是它們的?”“這臺機器發出的信號想必是很重要的。”“是啊,要不為什么每天都由皇帝親自下命令發出呢?”
  “白癡!”中尉訓斥道,“到現在你們還相信螞蟻?就因為我們對它們的輕信,它們已經摧毀了帝國!這是地球上最卑鄙最陰險的蟲蟲,我們決不再上它們的當了!快,去倒熱水!”
  很快,恐龍士兵們搬出了五大盆熱水,五個士兵每人端一盆,一字排開向螞蟻方陣走去,同時把熱水潑向方陣。滾燙的水花在彌漫的蒸汽中飛濺,地上的那行黑色字跡被沖散了,字陣的螞蟻被燙死大半。
   
  “與恐龍交流已不可能,現在帷一的選擇,就是強攻遙控站,將其占領后修好機器,我們自己發出解除信號。”卡奇卡看著遠處騰起的蒸汽說。
  “螞蟻強攻恐龍的建筑?!”若列像不認識似地看著卡奇卡,“這在軍事上簡直是發瘋!”
  “沒辦法,這本來就是一個瘋狂的世界。這個建筑規模不大,且處于孤立狀態,短時間內得不到增援,我們集結可能集結的最大力量,是有可能攻下它的!”
  “看遠處那是些什么?好像是螞蟻的超級行走車!”
  聽到哨兵的喊聲,少尉舉起望遠鏡,看到遠方的荒原上果然有一長排黑色的東西在移動,再細看,那確實是哨兵所說的東西。螞蟻的交通工具一般都很小,但出于軍事方面的特殊需要,它們也造出了一些與它們的身體相比極其巨大的車輛,這就是超級行走車。每輛這樣的車約有我們的三輪車大小,這在螞蟻的眼中無疑是龐然大物,與我們眼中的萬噸巨輪一樣。超級行走車沒有輪子,而是仿照螞蟻用六條機械腿行走,所以能夠快速穿越復雜的地形。每輛超級行走車可以搭載幾十萬只螞蟻。
  “開槍,打那些車!”少尉命令。恐龍士兵用它們僅有的一挺輕機槍向遠處的行走車射擊,一排子彈在沙地上激起道道塵柱,走在最前面的那輛車的一條前腿被打斷了,一下子翻倒在地,剩下的五條機械腿仍在不停地揮動著。從打開側蓋的車箱里滾出許多黑色的圓球,每一個有我們的足球那么大,那是一團團的螞蟻!這些黑球滾到地面后很快散開來,就像在水中溶化的咖啡塊一樣。又有兩輛行走車被擊中停了下來,穿透車箱的子彈并不能殺死多少螞蟻,黑色的蟻團紛紛從車箱中滾落到地面。
  “唉,要是有門炮就好了!”一名恐龍士兵說。
  “是啊,有手榴彈也行啊。”
  “火焰噴射器最管用!”
  “好了,不要廢話了,你們數數有多少輛行走車!”少尉放下望遠鏡,指著前方說。
  “天啊,足有二三百輛啊!”
  “我看螞蟻聯邦在岡瓦納大陸的超級行走車都開到這里了。”
  “這就是說,這里集結了上億只螞蟻!”少尉說,“可以肯定,螞蟻要強攻遙控站了!”
  “少尉,我們沖過去,搗毀那些蟲蟲車!”
  “不行,我們的機槍和步槍對它們沒有多少殺傷力。”
  “我們還有發電用的汽油,沖過去燒它們!”
  少尉冷靜地搖搖頭:“那也只能燒掉一部分。我們的首要任務是保衛遙控站,下面,聽我的安排......”
  “執政官,元帥,前方空軍觀察機報告,恐龍們正在挖壕溝,以遙控站為圓心挖了兩圈壕溝。它們正在引來附近一條小河的水灌滿外圈壕溝,還搬出了幾個大油桶,向內圈的壕溝中倒汽油!”
  “立刻發起進攻!”
  蟻群開始向遙控站移動,黑壓壓一片,仿佛是空中的云層在大地上投下的陰影。這景象讓遙控站中的恐龍們膽戰心驚。
  蟻群的前鋒到達已經注滿水的第一道壕溝邊,最前邊的螞蟻沒有停留,直接爬進了水中,后面的螞蟻踏著它們的身體爬進稍靠前些的水中,很快,水面上形成了一層厚厚的黑色浮膜,這浮膜在迅速向水壕的內側擴展。恐龍士兵們都戴上了密封頭盔以防螞蟻鉆進體內,它們在水壕的內側用鐵鍬向蟻群撒土,還大盆大盆地潑熱水,但這些作用都不大,那層黑色浮膜很快覆蓋了整個水面,蟻群踏著浮膜如黑色的洪水般涌了過來,恐龍們只得撤到第二道壕溝之內,并點燃了壕溝中的汽油。一圈熊熊烈火將遙控站圍了起來。
  蟻群到達火溝后,在溝邊堆疊起來,形成了一道蟻壩。蟻壩不斷增高,最后高達兩米多,在火溝外面形成一堵黑色的墻。接著,蟻壩整體開始向火溝移動,它的表面在火光中蠕動著,仿佛是一條黑色的巨蟒。在烈火的烘烤中,蟻壩的表面冒出了青煙,空氣中充滿了剌鼻的焦味,蟻壩表面被烤焦的螞蟻不停地滾落下去,掉進火溝燒著了,在火溝的外緣形成了一圈奇異的綠火,蟻壩的表面則不斷地被一層新螞蟻代替,整個蟻壩仍堅定地站立在火溝邊上。這時,大批螞蟻從蟻壩的另一側登上頂端,聚成了一個個黑色的大蟻球,其大小與一小時前從超級行走車上滾下的那些相當,每個蟻球包含了一個師的螞蟻兵力。這些黑色的球體從蟻壩的頂端滾下去,有一些被大火吞沒了,但大部分借著沖力滾過了火溝,到達溝的另一側。在穿越烈火的過程中,這些蟻球的外層都被燒焦了,但那無數只螞蟻仍互相緊抓著不放,在蟻球外面形成了一層焦殼,保護了內層的螞蟻。滾上火溝對岸的蟻球很快達到了上千個,它們外部的焦殼很快裂開,球體溶散成蟻群,黑壓壓地擁上遙控站的臺階。
  守衛遙控站的恐龍士兵們的精神完成崩潰了,它們不顧少尉的阻攔,奪門而出,繞到建筑物后面,沿著正在包圍遙控站的蟻群尚未填充的一條通道狂奔而去。
  蟻群涌入了遙控站的底層,然后涌上樓梯,進入控制室。同時,蟻群也爬上了建筑的外墻,由窗戶進入,一時間這幢建筑的下半截變成了黑色的。
  控制室中還有六頭恐龍,它們是少尉、工程師、維修技師和三名操作員。它們驚恐地看著螞蟻從門、窗和所有的縫隙進入這個房間,仿佛整幢建筑被浸在螞蟻之海中,黑色的海水正在從各處滲進來。它們看看窗外,發現這螞蟻之海真的存在,目力所及之處,大地都被黑色的蟻群所覆蓋,遙控站只是這螞蟻海洋中的一個孤島。
  蟻群很快淹沒了控制室的大部分地板,在控制臺前留下了一個空圈,六頭恐龍就站在空圈中。工程師趕緊取出翻譯器,打開開關時立刻聽到了一個聲音:
  “我是螞蟻聯邦的最高執政官,已沒有時間向您詳細說明一切,您只需要知道,如果遙控站不能在十分鐘之內發出信號,地球將被毀滅。”
  工程師向四周看看,黑壓壓的全是螞蟻,按照翻譯器上的方向指示,它看到控制臺上有三只螞蟻,剛才的話就是其中的一只說出的。它對那三只螞蟻搖搖頭:
  “發射機壞了。”
  “我們的技工已經接好了所有的斷線,修好了機器,請立即啟動機器發信號!”
  工程師再次搖頭:“沒電了。”
  “你們不是有備用發電機嗎?”
  “是的,自從外部電力中斷后,我們一直用汽油發電機供電,但現在沒有油了,汽油都倒進外面的壕溝中點燒光了。。。。。。世界真的會在十分鐘后毀滅嗎?”
  翻譯器中傳出了卡奇卡的回答:“如果發不出信號,是的!”
  卡奇卡看看窗外,發現外面的火已經滅了,這證實了少尉的話,壕溝中也沒有剩油了。他轉身問若列:
  “倒計時還剩多長時間?”
  若列一直在看著表,他回答說:“還剩五分鐘三十秒,執政官。”
  喬耶說:“剛剛接到電話,羅拉西亞那邊已經失敗了,守衛遙控站的恐龍在螞蟻軍隊的進攻中炸毀了遙控站,對‘明月’的解除信號已不可能發出,五分鐘后它將引爆。”
  若列平靜地說:“‘海神’也一樣,執政官,一切都完了。”
  恐龍們并沒有聽明白這三位螞蟻聯邦的最高領導者在說什么,工程師說:“我們可以到附近去找汽油,距這里五公里有一個村莊,快的話,二十分鐘就能回來。”
  卡奇卡無力地揮了揮觸須:“去吧,你們都去吧,想去哪就去哪兒。”
  六頭恐龍魚貫而出,工程師在門口停下腳步,問了剛才少尉問的同一個問題:“幾分鐘后地球真的會毀滅嗎?”
  螞蟻聯邦的最高執政官對它做出了一個類似微笑的表情:“工程師,什么東西都有毀滅的一天。”
  “呵,我第一次聽螞蟻說出這么有哲學意味的話。”工程師說,轉身走去。
  卡奇卡再次走到控制臺的邊緣,對地板上黑壓壓一片的螞蟻軍隊說:“迅速向全軍將士傳我的話:遙控站附近的部隊立刻到這幢建筑的地下室隱蔽,遠處的部隊就地尋找縫隙和孔洞藏身,螞蟻聯邦政府最后告訴全體公民的話是:世界未日到了,大家各自保重吧。”
  “執政官,元帥,我們一起去地下室吧!”卡奇卡說。
  “不,您快去吧,博士。我們已犯了文明史上最大的錯誤,沒有資格再活下去了。”
  “是的,博士,”若列說,“雖然不太可能,還是希望您能把文明的火種保存下去。”
  喬耶同卡奇卡和若列分別碰了碰觸須,這是螞蟻世界的最高禮儀,然后它轉身混入了控制室中正在快速離去的蟻群。
  螞蟻軍隊離開后,控制室內一片寧靜,卡奇卡向窗子爬去,若列跟著它。兩只螞蟻爬到窗前時,正好看到了一幅奇景:此時是夜色將盡的凌晨,天空中有一輪殘月。突然,月牙的方向在瞬間轉動了一個角度,同時亮度急劇增強,直到那銀光變得電弧般剌目,把大地上的一切,包括正在疏散的蟻群,都照得毫發畢現。
  “怎么回事?太陽的亮度增強了嗎?”若列好奇地問。
  “不,元帥,是又出現了一個新太陽,月球在反射著它的光芒,那個太陽在羅拉西亞出現,正在把那個大陸燒焦。”
  “岡瓦納的太陽也該出現了。”
  “這不是嗎,來了。”
  更強在光芒從西方射來,很快淹沒了一切。在被高溫汽化之前,兩只螞蟻看到有一輪雪亮的太陽從西方的地平線上迅速升起,那太陽的體積急劇膨脹,最后占劇了半個天空,大地上的一切在瞬間燃燒起來。反物質湮滅的海岸距這里有上千公里,沖擊波要幾十分鐘后才能到達,但在這之前,一切都早已在烈火中結束了。
  這是白堊紀的最后一天。
   
  九、漫漫長夜
   
  寒冬已持續了三千年。
  在一個稍微暖和一些的正午,岡瓦納大陸中部,兩只螞蟻從深深的蟻穴中爬到地面。在沒有生氣的灰蒙蒙的天空中,太陽只是一團模糊的光暈,大地覆蓋在厚厚的冰雪下,偶爾有一塊巖石從雪中露出,黑乎乎的格外醒目,極目望去,遠方的山脈也是白色的。
  螞蟻A轉過身來,打量著一個巨大的骨架,這種大骨架在大地上到處都有,由于也是白色的,同雪混在一起,從遠處不易看到。但從這個角度看,在天空的背景上顯得格外醒目。
  “聽說這種動物叫恐龍。”螞蟻A說。
  螞蟻B轉過身來,也凝視著天空中的骨架:“昨天夜里你聽它們講那個關于神奇時代傳說了嗎?”
  “聽了,它們說在幾千年前,螞蟻有過輝煌的時代。”
  “是啊,它們說,那時的螞蟻不是住在地下的洞穴中,而是生活在地面的大城市里,它們也不是由蟻后來生育,那真是一個神奇的時代。”
  “那個傳說里面說,那個神奇時代是螞蟻和恐龍一起創造的,恐龍沒有靈巧的手,螞蟻就為它們干細活兒;螞蟻沒有靈活的思想,恐龍就想出了神奇的技術。”
  “那個神奇的時代啊,螞蟻和恐龍造出了許多大機器,建造了許多大城市,擁有了神一般的力量!”
  “你聽懂了傳說中關于那個世界毀滅的部分了嗎?”
  “聽不太懂,好像很復雜的:恐龍世界里爆發了戰爭,螞蟻和恐龍之間也爆發了戰爭......再到后來,地球上出現了兩個太陽。”
  螞蟻A在寒風中打著抖:“唉,現在要是有個新太陽有多好啊!”
  “你不懂的!那兩個太陽很可怕,把陸地上的一切都燒毀了!”
  “那現在為什么這么冷呢?”
  “這很復雜,好像是這么回事:那兩個新太陽出現以后的一段時間內,世界上確實很熱,據說太陽附近的大地都融成巖漿了!但后來,新太陽爆炸時激起的塵埃在空中遮住了舊太陽的陽光,世界就變冷了,變得比那兩個太陽出現前還冷的多,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恐龍那么大個兒,在那可怕的時代自然都死光了,但有一部分螞蟻鉆到地下,活了下來。”
  “聽說就在不久前螞蟻還識字的,現在,我們都不認識字了,那些古代留下來的書誰也讀不了了。”
  “我們在退化,照這樣下去,螞蟻很快就會退化成什么都不知道,只會筑穴覓食的小蟲子了。”
  “那有什么不好?在這艱難時代,懂的少些就舒服些。”
  “那倒也是。”
  ......
  “會不會有那么一天,世界又溫暖起來,別的什么動物又建立起一個神奇時代?”
  “有可能,我覺得那種動物應該既有足夠大的大腦,又有靈巧的雙手。”
  “是的,但不能像恐龍這么大,它們吃的太多,生活會很難。”
  “也不能像我們這么小,腦子不夠大。”
  “唉,這種神奇的動物怎么會出現呢?”
  “我想會的,時間是無窮無盡的,什么都會出現,我告訴你吧,什么都會出現的。”
  • 上一篇文章: 圓圓的肥皂泡

  • 下一篇文章: 我們向何處去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芦山县| 嘉祥县| 霍州市| 麟游县| 平和县| 青岛市| 齐齐哈尔市| 盐津县| 政和县| 抚顺县| 万安县| 嘉义县| 韶山市| 类乌齐县| 台安县| 安吉县| 西藏| 文化| 伊吾县| 龙里县| 株洲市| 乌兰察布市| 砀山县| 沅江市| 宁蒗| 米易县| 谷城县| 射洪县| 乌鲁木齐县| 晋城| 治县。| 宁明县| 浦县| 中牟县| 尚志市| 永善县| 彰武县| 温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