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風箏滑過太空
作者:楊 鵬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科幻小說
 
 
  “多多,大風箏飛得起來嗎?”
  眉子拉著楊歌的衣角,仰著頭稚氣十足地問。透過那小小頭盔的透明玻璃,可以看見她那大大的眼睛純凈地一閃一閃,猶如遠方平靜如鏡的湖泊。
  “當然”,楊歌小心翼翼地回答,他害怕妹妹說出什么不吉祥的話。接著,他又糾正眉子的發音,“不是多多,是哥哥。”
  眉子剛六歲,最近才掉兩顆牙,說話總漏風,“哥哥”兩個字她一不小心就說成了“多多”。
  遠處有幾對情侶和幾位老人站在茂密的樹林邊向這兩個孩子張望。他們都戴著頭盔。眉子很聰明地不說話了,她的目光縈繞著楊歌手里的風箏,她怕把哥哥惹急了楊歌不讓他看放風箏,趕她回家和布娃娃玩,那多沒意思。
  天空是鋼藍色的,沒有云,雪白的陽光發灑下來,影子縮到了孩子的腳底下,他們的頭盔有些發燙。有一條小溪從遠處藍色的湖里流淌而出,嘩嘩作響,銀亮銀亮。楊歌牽著眉子的手跳過小溪,青草柔軟地拂弄著他們的腳踝,六瓢甲蟲和花蝴蝶在他們腳下的草地上飛舞,嗡嗡的聲音使人頓生眩暈之感。
  “自(這)里的風緊(景)真好看!”
  眉子小小的臉蛋呈現出成人一般陶醉的神色。
  “好看什么,都是假的。”
  楊歌不屑地說。他今年13歲,上初中,是個小小男子漢了。早在他上小學四年級的時,電腦老師就告訴他這個城市里所有的花草樹木都是塑料制品,天空是一個巨大的塑膠罩子,它的鋼藍色是利用了光學原理通過結構復雜的機器人工合成的,而那日復一日朗照城市的太陽,也只不過是掛在城市上空的一個很大的聚光燈。湖泊和小溪里的水都是自來水。至于森林、飛鳥、甲蟲、蝴蝶,只不過是用來妝點城市的、海市蜃樓一般的全息幻影。它們看起來很近,其實像地平線一樣,看得見卻永遠走不到。
  “假的?多多(哥哥),你說自(這)里的風緊(景)是假的?”
  眉子疑惑地問。她太小了,當然沒法理解眼前的一切,她又問:
  “森寧(林)里有小白兔嗎?多多(哥哥)?”
  楊歌不吭聲了。小白兔,那是童話里才有的動物,早就絕跡了。這個城市,除了人是活的,一切都是沒有生命的。楊歌懶的再回答眉子沒完沒了的提問了。
  “你站住別動,把風箏舉起來,我叫你放手你就放開來。”
  楊歌把風箏交給了眉子。這可是一架真正的風箏,它的骨架是用真正的竹子做的,它的形狀是一只大鳥,渾身被漆得烏黑發亮,只有兩個眼珠子是白的,威風凜凜地傲視著周圍的風景,有幾個戴頭盔的老人與孩子走過來,他們好奇地想看看這兩個小家伙手中的玩意兒是什么?有一個比眉子大點的男孩甚至問:
  “這是鳥嗎?它為什么不飛呢?”
  眉子將大鳥高高地舉過頭頂,甜甜地,神氣十足地說:
  “再過一下子大風箏就要飛了,飛得好高好高。”
  楊歌卻沒有理會那些好奇的人,他左手舉著雪白的線團,右手牽引著在陽光里一亮一亮的白線,在柔軟的草地上迎著陽光飛跑起來,他聽見呼呼的風聲,他在心中熱切地喊著:
  “飛吧,飛吧,飛吧……”
   
   
  兩個星期以前,楊歌和這個城市里大多數孩子一樣,不知道風箏這種古老的玩具為何物。
  那天下午,楊歌幫助媽媽收拾房間,眉子在一旁和布娃娃玩,在這個城市,每一位公民,無論男女老少,都是從試管嬰兒生長起來的。他們一出生就被年輕夫婦領養,和他們名份上的父母兄弟姐妹生活在一起,沒有任何血緣關系。那天他們等媽媽走了就在房間里胡鬧,眉子眼尖,看見墻角里一大堆一起上面有一樣白花花的東西,于是她問楊歌:
  “多多(哥哥),你看那是什么?”
  楊歌跑過去將那白花花的東西撿起來,那是一本書,一本舊書,沾滿了尖垢,楊歌從小到大第一次見到書,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嘬著嘴將灰塵吹去,又用手輕輕摩挲,軟綿綿的書在他心中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他好奇地打開書,紙香撲鼻而至,勾起他內心深處對遠古時代朦朦朧朧的憧憬和向往。
  舊書的書頁有些發黃,上面印著一排排整齊的、黑豆子似的文字,全部靜止不動,不像他們通常在電腦熒光屏里看到的那樣,順序總是移動。并且,讀到后面,翻回來看前面一頁時,剛剛讀過的那些字仍然原封不動地停留在那里,這可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舊書上的文字是遠古時代的方塊文字,如今除了專門鉆研古漢字的專家,真是沒人看得懂了。
  楊歌讀天書似地一頁一頁好奇地向后翻。書上有許多圖片,圖片上有森林、峽谷、沙漠、冰山。不知為什么,楊歌相信圖片上的都是真的。另外,圖片上還有早已絕跡的動物,比如說大象、鯨魚、老虎、長頸鹿、鱷魚,還有眉毛一天到晚掛在嘴上的小白兔。楊歌看它們就像看到侏羅紀時代的恐龍一般稀奇古怪。
  下午的光陰悄然流過,書像磁鐵一樣吸住了楊歌,一張彩色的圖畫使楊歌感到驚訝,他看見畫上有兩個孩子,他們看上去和他差不多。不過他們并不穿銀灰色的太空服,也不戴防宇宙射線的頭盔。不,男孩穿著白色T恤和深藍色短褲,女孩穿著米黃色裙子,顯得很涼爽。他們的臉上,都蕩漾著微笑。
  “他們穿那么少,不怕被宇宙射線擊傷嗎?”
  楊歌心里暗暗吃驚,不過這還不是最奇怪的事情,他看見書里的那個男孩子手拿一個大白線團,一根長長的白線從他手里飛出,白線的另一端牽引著湛藍的天空中的一只大鳥。大鳥展翅飛翔,顯得很愜意。
  “這是真的鳥嗎?如果是真的鳥,它的脖子上為什么要用線拴著如果是假的鳥,它又是怎么飛起來的?”
  整個下午,楊歌坐在陽光里苦苦思索這個艱難的問題。
   
   
  這一天是休息日,窗外的天空藍得像水晶,鳥兒的幻象嘰嘰喳喳的飛過,不留一點痕跡。楊歌今天不用坐在電腦前面學習了(現在的孩子都不上學校,城市里也沒有叫學校的地方,電腦就是孩子們的老師)。楊歌起了個大早,帶著他的那本書,到科學博物館找到了林白爺爺。林白爺爺是楊歌的忘年交,楊歌沒事就找林白爺爺玩,林白爺爺沒是就帶則后他參觀博物館。楊歌對博物館里的防盜、監測系統了如指掌,他能將館中所有系統的口令和密碼倒背如流。
  楊歌見到林白爺爺時他正在擺弄一盆塑料玫瑰花,她的香味是人工的,據說和真花一模一樣。當楊歌把書遞到林白爺爺面前時,林白爺爺大吃一驚,眼睛睜的大大的,嘴巴咧開合不攏了,他說:
  “你從哪里弄來的‘書’?這可是珍貴文物啊!”
  “書?這東西叫書?什么是書?”歌頓時懵了。現在的孩子學習、生活、聯絡都是用電腦,他們當然不知書為何物了!
  “書是一種文物,我們的古代人主要通過書來記載歷史、了解世界、傳播技術……”
  林白爺爺的話楊歌似懂非懂。他很羨慕古代的孩子,他們那時多有趣啊,用不著一天到晚圍著電腦轉,聽電腦老師用干巴巴的聲音訓話,他們可以隨便地看書,愛從哪頁開始看就從哪頁開始看,看不過癮可以翻回去再看,不想看就擱一邊拉倒。可惜現在辦不到了。不過,楊歌更感興趣的是書中的那頁彩頁,他將書翻到了那頁彩頁上,指著畫中在天空中游動的怪物問:
  “爺爺,這會飛的是鳥嗎?”
  林白仔細看了看,沉吟半天,搖搖頭說:
  “不是,不是鳥,它的名字叫‘風箏’,是古代孩子的玩具。”
  “風箏?!”
  楊歌重復了這個詞語。多么美妙的詞啊,這個詞語,像一顆小小的五彩石,投進了他的心潮,他的心中便泛起了層層漣漪,波光蕩漾起來,藍色的幻想,伴隨著那漣漪,一圈一圈地擴散。
   
   
  這個城市的博物館又多了一件珍貴文物:書。楊歌也因此受到了電腦老師的嘉獎:允許放一個星期的假,在這一個星期里,楊歌不必坐在電腦前背單詞、做習題、寫作文。這真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
  楊歌是個聰明的孩子,要擱在古代,不是愛因斯坦也是愛迪生了。他很緊湊地用了這一星期的假期,想辦法搜羅來一些錘子、小刀、小鋸子、鋼絲(現在要找到這些古代人石器似的工具,真比大海撈針還難。)他將書里風箏的形象牢牢地印在了腦子里,又充分地發揮自己的想象和創造能力,制作起風箏來。他是如此地渴望擁有一只自己的風箏。
  眉子在這整個過程中始終抱著她的布娃娃站在一邊觀看,時不時地用她漏風的小嘴問這問那,當哥哥的下手,為他遞錘子、鋸子、剪子。
  在假期的第六天,一個和畫上一模一樣的風箏,經楊歌靈巧的雙手,從畫里掙脫出來了。這是一頂黑鷂子風箏,是用塑料紙蒙著鋼絲制成的。那天晚上,人造的月亮高掛城市上空,月光明媚,楊歌激動得久久難以入睡。
  當他終于搖搖晃晃進入夢鄉時,他看見自己和眉子一起,帶著那只黑鷂子,到了一個幽深晦暗的峽谷里(這個城市一馬平川,峽谷是楊歌所向往的地方),那里有真正的山澗流水,有真正的花和草,參天大樹,太陽也是真正的太陽,真正的陽光從峽谷上方照射下來,照得他的脊背暖烘烘的。
  他朝著狹小的天空,高高地舉起了黑色的鷂子,一陣清涼的風吹來,黑色的鷂子竟然活了,變成了一只真正的大鳥,向著如箭一般射下來的光線,拍著翅膀,無比輕盈地飛起。
  這使他感到害怕,他緊緊地拽住了白線,并拉著眉子的手。他另一只手里的線團開始骨碌碌滾動起來,白色的線飛快地從他手里飛出,線團變的越來越瘦,越來越小。
  要是線沒了怎么辦呢?要是線沒了怎么辦呢?要是線沒了怎么辦呢?……
  他焦慮起來。
  終于,最后一圈線從線團上飛起,線轱轆不轉了,一股力量牽引著他,將他帶了起來。
  “哥哥,哥哥……”
  眉子的手從他手上滑脫開了,她站在小溪邊,朝他大聲地喊。他想喊,卻喊不出,那根白線,已將他帶起來,帶上了藍色的天空中。
  黑色的大鳥越飛越高,飛出了峽谷,飛向了湛藍的天空,他也像紙片一般,被那股力量拉著,和大鳥一起飛翔……
  眉子離他越來越遠,縮成了一個點,終于被峽谷的縫隙淹沒……
  他依然在飛翔著……
  突然,一股大風吹來,白線繃的緊緊的,斷了,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無比沉重,像石頭一般,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墜向大地,大地敞開胸膛,朝著他撲來。
  “救命啊——”
  他呼喊著,幻想消失了,窗外月光如水,他感覺到背上冒汗,冰涼。
  果然,第二天他帶著眉子到城市中央的廣場上放風箏,風箏沒有飛起來,而是沉甸甸地跌落在地上。他使勁地拉線,風箏就像一只肚皮貼著草地的大烏龜,向他飛速滑過去,它的肚皮挨著的地方,塑料小草被壓下去了,它經過的地方,塑料小草又倔強地挺立起來。
  然而楊歌是不會死心的。
   
   
  楊歌在博物館的大廳里找到了林白爺爺,林白望著楊歌手里的大黑鷂風箏,目光里透出驚訝的神情。他問:
  “楊歌,你這是什么呀?”
  “爺爺,這是風箏。我的風箏飛不起來,你說是怎么回事?”
  楊歌將風箏遞給林白,林白接過風箏翻過來一看,眼睛馬上瞇成一條縫,哈哈大笑起來,他笑的時候,雪白的胡子一顫一顫。
  “傻孩子,風箏的支架是用竹子做成的,鋼絲那么沉,他怎么可能飛起來呢?”
  楊歌眼睛一亮,又問:
  “竹子,什么是竹子?”
  林白先是默不言語,后來手一招,對楊歌說:
  “走,到博物館一看就知道了。”
  楊歌透過有機玻璃,看見了有生以來的第一根竹子,它是墨綠色的,頂端還長著幾片尖尖的葉子。楊歌想竹子的綠才是真正的綠色,它不同于那些顏料的綠色,顏料的綠,是沒有生命的,而竹子的綠,卻是飽吸了空氣、陽光和水份而形成的生機勃勃的綠色。多么美麗,多么誘人。楊歌不知不覺中伸出了手,想去觸摸一下那生命的綠。然而,一聲斷喝卻阻止了他:
  “別動,這是城市的最后一段竹子,也是城市的最后一點綠色了。”
  楊歌很是不情愿地把手縮了回去,目光卻像被膠水粘在了竹子上似的,久久不肯離去,他在想:難怪用竹子做的風箏能飛起來。因為竹子本身就是生命。
   
   
  連楊歌自己都想不到他會變成一個小偷。
  這天晚上,他開著他的磁力漂行車借著月光來到了博物館,將飄行車停在了停車場里,徑直向博物館的偏門走去。他的心怦怦直跳,然而對竹子的渴望戰勝了心中的恐懼,他用工具將門撬開,貓一般潛入了博物館大廳。他十分嫻熟地解開了博物館中的每一扇門的密碼,對所有防盜與監測系統的詢問對答如流。當他終于敞開了放置竹子的櫥窗時,他的手顫抖起來,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竹子的表面水一般滑潤冰涼,楊歌的手觸在上面,感受到有一般清泉注入他的心田,他不禁如癡如醉。
  當晚,科學博物館發生了一起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文物失竊案——丟失了一根竹子。而作案者,是不滿14歲的中學生楊歌。
   
   
  清晨,人工陽光從窗外潑灑進了林白的資料室,如絲織地上。林白坐在他的電腦面前,閱讀著一段微縮歷史文件。
  “……作為每一個城市的公民,我們都應當記住,我們的祖先是生活在地球上的,我們的老家是地球……地球,曾經是一個沒有污染,山清水秀、鳥語花香的純凈的星球。可是,人們對此熟視無睹,他們以毀壞寶貴的環境資源為代價,發展自己的工業文明,大氣被污染,河流里流淌著工業廢水,大海里泛著骯臟的白沫,溫室效應使全球溫度日漸升高,沙漠一天天擴大,蠶食著陸地……終于有一天,人類自食其果,嚴重的環境污染毀滅了地球上除了人以外的所有生物,地球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垃圾場,‘臟球’,再也無法住人了,人們被迫在公元3030年開始了大規模的遷徙……
  “……我們這個城市,是一艘長60公里,載客一萬人的大宇宙飛船,這艘飛船上的每一位乘客,都是真正的人類的種子,是偉大文明的傳播者,再過一千年,他們的后代將抵達太陽系以外的另一顆行星……打我們離開了太陽系的疆域以后,在飛船上已經繁衍了七代……”
  林白正看得入神,這時,屋外傳來了喧嘩聲,那聲音越來越大,像澎湃的潮水一般從窗外洶涌進來,充斥了房間的每一個角落,將林白教授淹沒。他站起身,飛快地向門外走去。
   
   
  風箏終于飛起來了。
  眉子高高地舉著風箏,楊歌舉著白色的線團飛跑起來,遠遠近近的行人都奇怪地看著他們。
  “一、二、三……放。”
  楊歌激動地喊道,眉子松開了手,她的眼睛都還沒來得及眨一下,那風箏便“呼”地一聲,從她頭頂上飛了起來,一團黑影從她身上掠過,她看見大黑鷂子全身呼呼直響,借著清風扶搖直上。
  夢中的景象出現了:風箏就像一只大鳥,在空中一節一節地上升,越爬越高,也越來越小。她飛翔的姿勢是如此瀟灑自如,儀態萬千,楊歌也看得如癡如醉,甚至像他的妹妹那樣大聲嚷著:
  “大風箏,飛起來;大風箏,飛起來……”
  整個城市都沸騰起來了,人們看見鋼藍色的天空中,有一只黑色的大鳥以優美的姿勢浮動著,誰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然而所有的人都被那迷人的飛翔吸住了,陶醉了。
  “快來看哪,快來看哪……”
  人們呼喊著,潮水一般從家里、工廠、商店、寫字樓、辦公室……奔跑出來,爭相一睹大黑鷂的風箏的風采,他們奔跑著、呼叫著、揮著手、熱淚盈眶……
  城市沸騰起來。
  天空中飄飛的風箏,有一剎那,也使林白教授為之著迷、陶醉,然而,他馬上恍然大悟,以最快的速度沖進博物館里,他既憤怒又驚恐地看到:城市最后一段綠色不翼而飛了。他頓時臉色變得蒼白……
  “飛吧,飛吧……”
  楊歌的手緊緊地拽著線,在心里呼喚著,天空中滑翔、翻滾、飄行的風箏使他進入了一種夢幻般的狀態,恍惚中,他覺得自己變成了一根羽毛,悠悠地飄飛起來……
  “瞧你干的好事!”
  一聲怒喝使他從恍惚中跌回了現實中,他看見了一張因為憤怒而扭曲、蒼白、蒼老的臉,那張臉上一對眼珠噴出的怒火幾乎要把他給融化。
  是林白爺爺,他無比激動地從楊歌手里搶過了線,用力一扯,只聽“啪”的一聲,線斷了,城市里的每一個人都看見天空中那只大鳥忽然一個跟頭,便胡亂飄忽起來,像喝醉了酒似地打著滾,向下墜落……一陣風吹來,又將它托起,它在風中時沉時浮……
  接下來,一件可怕的事情發生了,脆弱的大黑鷂突然被一陣強風猛力向上推,一聲巨響,大黑鷂突破了鋼藍色的天空,天空出現了一個諾大的黑洞……
   
   
  城市飛船的天空,不是鋼鐵制成的,而是塑膠制品,大黑鷂一個沖刺,撞破了天空,沖向了茫茫的宇宙深處,而城市飛船里,一場大災難降臨了.
  天空中的鋼藍色剎那間褪去,露出了鋼鐵的斑斑銹跡,巨大的龍卷風席卷而起;將城市建筑連根拔起,帶到空中,又摔向大地。森林、草地、飛鳥的幻象消失了,驚恐的人們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四處奔逃,無助地呼喊著、哭泣著、祈禱著……然而,他們將同整艘飛船一起,無比脆弱地陷入死亡的陰影當中……
  很多年以后,另一批人類駕著飛船經過這個天區,他們看見了一團黑暗的影子在空間里飄飄悠悠,猶如一個飛舞的幽靈,沒有人知道那關于風箏、關于城市、關于地球的不堪回首的往事。
  • 上一篇文章: 百里眼

  • 下一篇文章: 老媽的嘴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玉屏| 赫章县| 舒兰市| 昭觉县| 大连市| 左云县| 新野县| 临沭县| 井冈山市| 南投县| 五峰| 包头市| 大姚县| 喜德县| 连城县| 师宗县| 巴林左旗| 耿马| 湘潭县| 凉山| 鹤山市| 桑日县| 昭觉县| 高碑店市| 长垣县| 鹤壁市| 盖州市| 三明市| 鄂伦春自治旗| 上高县| 分宜县| 临夏县| 寿光市| 大田县| 许昌市| 合肥市| 阜平县| 房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