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駝背魚
作者:英 娃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九峰山下的小溪里生活著一個大家族——野生石板魚。這種魚模樣特別,不僅個頭小、腦袋尖、體型細,而且身上還披著六條又粗又黑的斑紋。他們世代在小溪里繁衍生息,寧靜而快樂。
  如今,這群野生的石板魚遭遇了可怕的災難。因為九峰山外的城市開始流行吃野魚,所以漁夫們紛紛到小溪捕捉石板魚賣。
  石板魚也不是好對付的,他們三五成群地隱藏在礫石底的急流中,逃脫了漁夫的魔掌。可是,狡猾的漁夫們又想出了奇招,將舊電瓶改裝成漁具,利用低壓電觸魚。這下龐大的石板魚群遭到了致命打擊。不到幾個月的時間里,成千上萬條石板魚在電擊中送命。一時間小溪變成了一個屠殺石板魚的戰場。
  石板魚群的數量驟然減少。特別是在魚群首領也被電死后,石板魚們更是慌作一團,不知該怎樣應對這場突然襲來的戰爭。
  這時候,魚群中一條叫阿甲的年輕雄魚挺身而出,他游上一塊鵝卵石,大聲喊道:“兄弟們,現在咱們已經被人們逼到絕境了,這幾個月來,咱們石板魚家族受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傷害,我們不能再這樣傻傻地等著被屠殺了。否則,不遠的將來,我們石板魚將在這條溪流里消失……”阿甲的話引得大家議論紛紛。
  “那我們還能怎樣呀?”
  “是啊!可是面對強大的人類,我們弱小的魚類就是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呀!”
  “再說我們想逃也沒地方逃,這條小溪就是我們的家園,難道我們能插上翅膀飛走?”
  阿甲抖了抖脊背上的鰭,繼續喊道:“我有個主意可以躲避敵人的襲擊!”
  “阿甲,你快說快說呀!”
  “我想了好幾天,終于想出了一個好辦法。”
  “阿甲,什么辦法?”
   “我們應該挖一個能藏身的水下洞穴。”
  “哦!阿甲,這不可能,我們是魚呀!難道你要我們用兩對胡須挖洞嗎?”
  “不是,我們可以請螃蟹家族幫忙呀!”
  一只大個青頭蟹從石頭底下鉆出來,“石板魚鄰居們,放心吧!這個忙我們一定會幫。我們用鉗子在前面挖泥沙,你們在后面推動水流沖刷就可以了。”
  “阿甲,這個主意真好,只要我們有了一個可以藏身的水下洞穴,就不用再害怕敵人了。”
   
   
  “但是挖掘洞穴需要很長時間,所以在洞穴挖好之前,我們還是有危險的。”阿甲提醒道。
  “那我們不是還要被屠殺嗎?”
  “聽我說,我們要建一個崗哨,只要崗哨發現敵人就向大家發出警報。聽到警報,大家立即往上游游,藏起來,這樣敵人就很難電擊我們了。”
   “阿甲,好是好,可是誰來當哨兵呢?”
  “是呀!這么艱巨的任務交給誰呢?”大家竊竊私語起來。
  阿甲說:“我來當哨兵吧!瞧!我穿著一身又堅又硬的魚鱗甲,就像一個身穿盔甲的士兵呢!”
  “好啊!好啊!阿甲就是我們小溪第一個哨兵了。”大家紛紛贊成。
  石板魚們在溪中央的水草叢中,用帶槽的鵝卵石搭建了一個隱蔽的崗哨,阿甲就住到了那里。除了夜里打盹睡一會兒外,阿甲幾乎每時每刻都警惕著周圍的一切。
  在阿甲放哨期間,雄魚們全力以赴配合青頭蟹們挖掘藏身洞穴,雌魚們就帶著孩子們在小溪里采集青苔,捕食魚蟲。
  自從有了哨兵阿甲,石板魚群受到了很好的保護。每當有漁夫靠近小溪,阿甲就立即發出警報。在漁夫的電槍觸到溪水之前,石板魚們拼命往上游逃。阿甲總是最后一個逃跑,當電槍觸到水里的時候,阿甲總會被電流擊中。幸運的是阿甲沒有被電死,不過他的脊背卻被電擊得彎曲起來,變成了駝背。但阿甲仍舊樂呵呵地說:“駝背也有好處,游泳的時候,身子打晃,才有趣呢!”
  過了一段時間,在青頭蟹們的幫助下,一個又深又長的洞穴終于挖掘好了。一千多條石板魚搬進了新家。
  但是阿甲仍然住在崗哨。
  在崗哨,阿甲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夜晚,有明朗的、陰森的、沉悶的,還有嚇人的暴風雨之夜……阿甲最喜歡明朗的夜晚,因為柔和的月光,會將清凌凌的小溪染成一條裹著銀光的水蛇。水蛇總是環繞著崗哨,一邊輕盈地舞蹈,一邊朝黑黝黝的山下跑……
  今夜,阿甲沒有心情看小溪跳舞。他趴在淺淺的水洼里,一動不動。他的背火燒火燎得疼,因為背上的魚鰭被撕碎了。
  阿甲是在前一天放哨時失去了背鰭。當時他在崗哨發現漁夫后立即發出警報,自己也跳進小溪往上游逃。突然,他看到一條小雄魚還在溪邊玩耍,就游過去救他。結果他倆都被強大的電流擊中,飄到下游。弱小的雄魚被電死了,幸運的阿甲失掉了背鰭,保住了一條命。
  這一夜,阿甲輾轉反側睡不著。他想了很多,因為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衰老了,盡管他不服老,但是眼睛已經混沌了,看東西有點模糊,聽力也大大衰退了。阿甲很難過,他不畏懼死亡,只是為石板魚群的未來擔憂。盡管石板魚群已經有了一個安全的洞穴,但是他們大部分時光還要在小溪里度過,因此,崗哨對于魚群的生命安全來說是至關重要。“唉!”阿甲深深地嘆息了一聲。他活動活動脊背,向四周觀察了一下,沒有發現異常后,便休息一會兒。
  一進入冬季,來小溪捕魚的漁夫漸漸少了。這段時光是石板魚群難得快樂的一段時光。阿甲最高興的是他有了一個小孫子,是條活潑可愛的小雄魚。阿甲非常喜愛他,就給他起名“小阿甲”。小阿甲也很喜歡爺爺,每天都會游到爺爺的崗哨玩耍。這給阿甲的生活帶來了許多歡樂。
  九峰山的山峰很高,太陽常常要到中午時分才會照到小溪。阿甲的駝背很痛,只有躺在溫暖的水里才能舒服些,所以阿甲總盼著太陽早點越過山頭。
  當太陽照到小溪的時候,阿甲便立刻躺到水里,享受溫暖水流輕輕撫摸他的駝背的溫柔。他浮在水面上,出神地望著飄蕩在上空的炊煙。那是九峰山下的人家燒飯的炊煙,燒的是新稻草,味道很香。阿甲喜歡聞這種味道,這味道使他想起小時候的事情。
  那時,他和爸爸、爺爺常常在小溪里捕魚蟲、做游戲,過著無憂無慮的快樂日子。他們常說那裊裊的炊煙就像一條條使勁往天上爬的蟲子,為此還笑痛了肚子。多美好呀!如今阿甲老了,背駝了,但炊煙依然如故,香噴噴的,仍像一條條蟲子使勁往天上爬。
  老阿甲的背已經駝得不成樣子,整個背脊向下彎曲,就像彎彎的月亮。老阿甲深深嘆了一口氣,扭了扭身子,繼續躺在水里。他望著爬上天空的蟲子,想著童年的趣事,一會兒會心地笑,一會兒又流出一些淚來。
  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老阿甲的回憶,“阿甲爺爺,你躲在哪里呀?”
  老阿甲抖了抖身子,從水里探出頭,“小阿甲,爺爺在這里。”
  見到爺爺,小阿甲快活極了,一連做了幾個鯉魚打挺的動作,跳到爺爺跟前。他看到爺爺的眼圈紅紅的,好像哭過,嚇了一大跳,“爺爺,誰惹您不高興了?”
  “爺爺沒事。”老阿甲極力掩飾,卻沒想到眼淚反而一串串往外冒。
   “出了什么事,爺爺?您的背又疼了?”
  “不是的,爺爺的背不疼。”
  “那干嗎要哭?”
  “因為爺爺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和爺爺。我很想念他們。”
  “那他們都在哪兒呢?”
  “他們都被漁夫抓走了。”
  小阿甲很懂事,他游到爺爺跟前,緊緊貼著爺爺,“爺爺,別難過了。”
  “我的小阿甲長大了,懂得安慰爺爺了。”
  老阿甲忽然止住了淚水,若有所思地用胸鰭拍拍小阿甲的光溜溜的柔軟的背,“走,到爺爺的崗哨坐坐去。”說著老阿甲和小阿甲一同游向崗哨。
  老阿甲明顯衰老了,從最下面一塊鵝卵石跳到最上面一塊鵝卵石水槽里,費了很大的勁。而小阿甲非常輕巧地幾下就躍了上去。兩條一老一少的石板魚,并排坐在高處,眺望很遠的地方。
   “小阿甲,你告訴爺爺,你愿意像爺爺一樣做一個哨兵嗎?”
  “愿意。當然愿意!我一直就很想做像爺爺一樣的哨兵呢!”
  “可是要當好一個哨兵,很苦哩!很多時候都要一個人呆著呢!好孤單!”
  “爺爺,您不是在身邊嗎?咱們倆在一起就不孤單啦!”
   “可是,爺爺老了,萬一死了,就剩下你一個人……”
  “不,爺爺,你不會死的,我會保護好你,不讓你死。”小阿甲撲在爺爺的懷里傷心地哭了。
   “小阿甲呀!你已經長大了,要學得堅強一點呢!好嗎?”
  小阿甲點點頭,擦去了眼淚,“爺爺,我是男子漢,會保護你的,你相信我吧!”
  “我相信你。”老阿甲指了指小溪里嬉戲的石板魚群,“小阿甲,你看看他們,他們全都是我們的親人,我們有責任保護他們的安全呀!”老阿甲轉過身去,“孩子,你摸摸爺爺的脊背。”小阿甲用胸鰭摸著爺爺那粗糙的脊背。老阿甲望著小阿甲的眼睛說,“你知道我的背是怎么彎的嗎?”
   “您不是說魚老了就會駝背嗎?”
  “不,不是的。”
  “那是怎么變彎的?”
  “是被電擊的,被一次次電擊的。”
  “啊?”小阿甲驚呆了。
   “爺爺在當哨兵之前,脊背和你一樣柔軟、平滑。自從做了哨兵之后,逃得快一點不會被電擊著,逃得慢一點就會被電擊。就這樣,電擊一次,背就彎一次,而且很疼。”
  “爺爺!”小阿甲再一次撲在爺爺的懷里大哭起來,他為爺爺心痛,也深深被爺爺感動。
  老阿甲和小阿甲并排坐著,一同眺望夕陽染紅的水面。“小阿甲,你告訴爺爺,你還愿意做一個啃兵嗎?”
  “爺爺,我愿意!相信我,我一定能做一個像爺爺一樣的好哨兵。”
  “你不怕?”
  “不怕,就算和爺爺一樣變成一條駝背魚我也愿意,小溪不能沒有哨兵!爺爺,你相信我吧!”
  老阿甲流淚了,他從小阿甲身上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哦!我的小阿甲,你和爺爺一樣穿了一身鎧甲,還和爺爺一樣是個真正的男子漢。這下小溪就交給你了。”說完老阿甲和小阿甲緊緊靠在一起。
  從這天起,小阿甲就沒再離開過爺爺的崗哨。他扎扎實實地跟著爺爺學習放哨的本領。老阿甲耐心地教小阿甲如何通過聽聲音來判斷外部環境的變化。還教小阿甲學習觀察,哪怕是一聲鳥鳴或一束草的搖擺,都要引起高度警惕。更重要的是,老阿甲教會了小阿甲如何辨別漁夫。比如漁夫通常身背電瓶,手持電槍和網兜。最后,小阿甲還學會了如何發警報,如何快速逃離危險水域。在老阿甲的指導下,小阿甲一遍遍地進行著演習……
  不知不覺,暖融融的春天來到了。這時,小阿甲已經被訓練成為一名合格的哨兵了。老阿甲終于將崗哨交給了小阿甲,雖然在小阿甲放哨時還會在暗中考察,但隨著小阿甲的一次次安然過關,老阿甲越來越覺得自己可以卸下這付重擔了。
  然而,三月末的一個傍晚,哨兵小阿甲迎來了一次嚴峻的挑戰。
  當時,小阿甲半趴在崗哨的石槽里,機敏地巡視著小溪四周。突然,他看到一高一矮兩個男人推著自行車沿著田埂往小溪這邊走來。
  小阿甲雖然立刻警覺起來,但因為他沒有發現藏在塑料罐里的電瓶,也沒看到長長的竹竿電槍。所以無法做出判斷。
  突然,老阿甲在崗哨下面發出了響亮的警報。石板魚群飛快地向上游洞穴躥去。小阿甲也機靈地從上面躍入水中,但慌亂中竟向下游游去。
  “小阿甲,快回來!下游危險!”老阿甲拼命大喊。
  這時,那兩個人已經走到小溪邊,矮個男人快速從自行車上取下撈魚的網兜,等著撈取被電擊死的魚。高個男人手里的短竹竿猛一抽竟被拉得很長。老阿甲看到長長的竹竿頭上冒出了電線頭,竹竿尾部的電線連著塑料罐里的電瓶。
   “哎呀!不好!”老阿甲知道小阿甲有危險,便飛似的瘋狂地沖了過去,并發出了怒吼:“小阿甲,不要回頭,向下游飛!”說時遲那時快,正當高個男人舉著竹竿電槍朝小阿甲身上甩去時,突然,一條又彎又大的魚從水里跳了出來,重重地撞在了電槍上。
  隨著一陣“哧嗤啦啦”的電流響了起來,老阿甲在空中翻了兩個跟頭栽向小溪,那被撞斷的電槍也飛速落向小溪。小阿甲頓時感覺到身體仿佛被針刺似的疼痛,他回頭的一瞬間,看到了爺爺那彎曲的身體像彎彎的月亮在空中旋轉一圈后,滑落水中。
   “爺爺,爺爺!”小阿甲的心一陣疼痛,他很想游過去,但爺爺曾叮嚀過的話制止了他。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個矮個男人用網兜撈起了爺爺。
  “噢!老伙計,看哪!是那條狡猾的駝背魚。我們終于逮住他了!”
  “這條該死的駝背魚哪兒來的那么大勁,竟把我的電槍撞斷了,真倒霉。”高個說。
  這時,那根斷了線的電槍急速從小阿甲身邊流過。小阿甲感覺心都碎了。他哭泣著鉆進水底,任心中的眼淚隨水波一起流淌。
  當他再一次鉆出水面時,看到那兩個壞家伙已經推著車子走了很遠,車把上的網兜裝著已經死去的爺爺。小阿甲飛上崗哨,目送漸漸遠去的駝背爺爺。在小阿甲心里爺爺永遠都是偉大的。
   “爺爺,爺爺,是我害了你。”小阿甲痛苦地大哭起來。這時躲進洞穴的石板魚群得知老阿甲遇難了,都非常難過。他們不約而同地守在老阿甲的崗哨周圍,默默為老阿甲祈禱,送行。
  小阿甲沒有沉浸在失去爺爺的悲痛之中,而是為了作一個稱職的哨兵而加倍訓練自己。他知道,爺爺希望他這樣做。小阿甲以他的機警和智慧帶領小溪的石板魚群一次又一次逃脫人們的魔掌。盡管小阿甲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電擊中過早地駝了背,但他仍然日復一日地堅守在崗哨上絲毫沒有動搖……
  又到了十二月,到了石板魚們最歡快的時光,大家自由歡暢地在小溪里嬉戲起來。小阿甲看著水中日益壯大的石板魚家族,流出了幸福的眼淚,“爺爺,你的小阿甲已經成為像您一樣的駝背魚哨兵了。”
  小阿甲飛似的躍入水中,任歡騰的水流撞擊著他的駝背。
  這時幾個清脆的聲音叫起來,“阿甲爸爸!阿甲爸爸!你在哪里?”
  小阿甲探出腦袋,“孩子們,我在這里!”
  三條小雄魚游過來大叫,“阿甲爸爸,您看,我們這身鋼鐵一般的鎧甲,我們也想做像您一樣的哨兵,可以嗎?”
  小阿甲欣慰地笑了,“哦!當然可以了。”
  “啊!太好了,我們也可以當哨兵嘍!”
  看著幾條曾和自己一樣活潑可愛的小家伙,小阿甲流出了幸福的眼淚,“阿甲爺爺,您又將有三個阿甲哨兵了……”
  小溪被夕陽染得紅彤彤的,一條駝背的石板魚帶著三條小雄魚披著紅色斗篷,坐在高高的崗哨上眺望著美麗的大地……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藥墨水”

  • 下一篇文章: 選錯的新郎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太湖县| 桐庐县| 罗田县| 崇仁县| 永安市| 日照市| 佛教| 定日县| 扎鲁特旗| 竹山县| 台北县| 宾阳县| 万州区| 高密市| 临泉县| 松江区| 赤峰市| 尚义县| 宿州市| 芦溪县| 安多县| 盈江县| 麻阳| 冷水江市| 天峨县| 嘉祥县| 偃师市| 莱芜市| 登封市| 轮台县| 大埔县| 洪江市| 偏关县| 来安县| 稷山县| 稷山县| 图们市| 错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