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少女安琪
作者:張玉清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童話|原創|兒童文學|

  少女安琪在十歲的時候就問過這個問題:越過我們面前這莽莽森林,越過森林后面的莽莽群山,那里的世界是什么樣子的?
  那時安琪和祖母倚在家里的陽臺上,眼睛望著望不到邊的遠方。她家的陽臺在離地面一百米高的樹壁上,這是一個相當高的高度。安琪的家所依傍的是一棵一百多米高的杉樹,安琪所在的王國叫杉樹王國,在這里每一棵杉樹上都聚居著這個王國的一個部落。安琪從小就喜歡倚在自家的陽臺上,望著遙遠的遠方出神。
  安琪是一個身高五厘米的美麗小人。
  祖母的回答讓她失望。祖母說,山的那邊是地上王國,那個國度的人沒有用以飛行的翅膀,但他們體格比我們大得多。自古以來,我們就有嚴格的禁忌:不準與地上王國的人交往,否則將遭受嚴厲懲罰。因為杉樹王國太弱小啊,我們抵御不了那個巨人的地上王國的任何侵害,我們保護自己的最好辦法就是隱藏自己,不讓地上王國的人知道有杉樹王國的存在。孩子,你總是問這個傻問題,這很危險,你最好是想也不要想!
  安琪長到十六歲了,在杉樹王國,十六歲是可以談戀愛的年齡了,可是安琪不知怎么卻對身邊的男孩子沒有一點感覺,她拒絕了所有男孩的追求,她時常扇動著美麗的翅膀在森林里飛行,穿行在高大的樹木間,孤單,落寞,她為自己永遠也不能突破王國界限而黯然神傷。
  
  有一天,安琪和姐妹們在森林里玩,她們在灌木上在枝葉間上下翩飛,快樂,安閑。突然,有人驚叫著:“快逃啊,地上王國的巨人來啦!”
  姐妹們忽拉一下都飛到了樹梢上,她們隱到枝葉后面,連氣也不敢出。那巨人漸漸走近了,是一個十七歲的男孩,他背著背包,是來野游的,但他迷路了,他在這森林里越走越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他精疲力竭,在一棵大樹下坐下,吃完最后一點干糧。他感到了這森林的可怕,他幾乎沒有信心走出它了。
  男孩不知道,此時的樹上有好多雙小人的眼睛在望著他。她們悄悄地議論著他。
  “這就是地上王國的人呀。”
  “天哪,他長得可真大呀,他的腦袋象我們的一座房子那么大呢,他的一根指頭比我們的身體還要大許多呢!”
  “他可真是丑啊,又大又蠢又丑!”
  可安琪一點也沒覺得男孩長得丑,她望著男孩,見他根本不象祖母說的青面獠牙,而是跟自己一樣有著溫順善良的眼神。“他只是比我們高大些,”安琪想,“可是高大并不一定就是丑陋,我們不能因為自己弱小,就以高大為丑。”
  男孩再起身上路時,安琪不由得悄悄跟上了他。她無聲地滑行著,不讓他發現她。
  安琪很快就看出男孩迷路了,他走得懵懵懂懂的,越來越往森林詭秘的縱深處陷入,照這樣下去,他只有死路一條。安琪為男孩著急得很,她想提醒他走錯了,為他指出正確的方向,可是不行,她不能跟男孩講話,這是禁忌,觸犯禁忌就會遭受災難。安琪急得無計可施,上帝呀,她想,你給我想一個辦法讓我幫幫他吧。
  忽然,安琪真的想到了一個辦法,她拍一拍翅膀,從枝葉間飛出來,故意讓男孩看見她。果然男孩吃驚地叫了一聲:“這么美麗的蝴蝶!”
  那蝴蝶離得他這么近,他幾乎是忘記了自己困窘的處境,一縱身想把蝴蝶捉住。可蝴蝶輕輕一飄,讓他撲了個空。蝴蝶并不飛遠,仍然在他的眼前翩飛,仿佛在誘惑他。男孩不甘心,他追了兩步,再撲蝴蝶。
  安琪用這個有些冒險的方法引導著男孩,每次他想放棄不追她了,她就飛得離他伸手可及,讓他忍不住又去追她。在安琪的引導下,男孩走上了正確方向。
  終于,男孩走到了森林邊緣,他欣喜若狂地大叫:“天哪,我走出來了!這不是做夢吧?”
  當他在森林深處瞎撞時,他曾經絕望地以為自己死定了再也走不出森林了呢,可以想見他此時的心情是多么的狂喜。
  安琪也替男孩由衷地高興,她從枝葉間飛出來,飄到男孩面前,在告別前,她想為他跳一個舞。她的臉兒微微地紅著,為他跳起了蝴蝶舞,
  “多美的蝴蝶呀。”男孩贊嘆著。
  安琪忘情地跳著,卻忘了防范,男孩突然縱身一撲,雙手敏捷地把安琪捂在了手心里。安琪連叫也沒有來得及就陷入了黑暗里。
  一絲光亮從手縫透進來,男孩小心地把手張開一點,他看著里面的安琪。安琪怕極了,她一動不敢動,緊緊閉上了眼睛,閉緊了嘴巴,又把手和腳收進翅膀底下,她要盡量讓自己不暴露了身份。
  男孩驚訝道:“喲,天哪,我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蝴蝶呀,這么美麗,而且長得有點象一個小姑娘,難道你是一個小人嗎?你會說話嗎?”
  安琪閉緊嘴巴,決不讓自己出聲。
  “唉,我知道你不可能會說話的,你只是一只蝴蝶。”
  安琪安靜地伏在男孩的手心里,她不再恐懼了,她信任男孩不會傷害她。她心里竟沒有在想怎樣找機會逃掉,她甚至還愿意在男孩的掌心里多呆一會兒。她偷偷地想:我是被他捉住的,這不是我的過錯。
  前面一處蔥郁茂盛的灌木叢,開著星星點點的黃色小花,長著一簇簇鮮紅的漿果。男孩歡呼一聲奔過去,迫不及待地擼下漿果就要往嘴里塞。
  “那不能吃!”安琪脫口喊道,“有毒!”
  那是一種劇毒的漿果,吃上一顆就會毒死。在男孩將要吃下毒果的危急時刻,安琪來不及細想就對男孩大聲地叫了出來,等她的話喊出了口,她才意識到已經觸犯了王國的禁忌!
  她怕極了,渾身都冷起來,會有大災難降臨到自己身上了。但她不后悔,她知道自己是挽救了這男孩的生命。
  男孩驚訝地四顧茫然:“誰?誰在跟我講話?”
  安琪抿緊了嘴巴不出聲。男孩看不到人,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他呆呆地望著手里的漿果,遲疑不決,他早已餓壞了,很想用這漿果充饑。
  安琪不得不繼續阻止他:“那不能吃的,有毒,快扔掉它!我能幫你找到能吃的漿果。”
  這次男孩聽清楚了,聲音竟然是來自他手里拈著的蝴蝶。他驚訝地看著她,發現她睜開了眼睛,張開了嘴巴,天哪,她真的是一個小姑娘啊!
  男孩嚇得趕快放開了拈著安琪的手,安琪翅膀一拍落在灌木的細枝上。男孩驚惶失措地望著安琪,說:“天哪,這是真的嗎?你竟是這么美麗的一個小姑娘嗎?你為什么不早跟我說話,我捉了你這么久,真是對不起!你是從哪里來的?你是小天使嗎?”
  安琪黯然地說:“你不要問我,我不會告訴你。我跟你講話已經是觸犯了我們王國的禁忌。”
  男孩說:“怎么有這樣的禁忌?會受懲罰嗎?”
  安琪心里很亂,打了個冷戰,說:“會有大災難降臨,大巫師極嚴厲,我好怕。”
  男孩眼里含了淚:“我明白你為什么一路上不肯說話了。可你為了救我,還是觸犯了禁忌!”
  安琪說:“我心甘情愿。”
  男孩沉思了一下,抹掉眼淚,說:“我不會讓你蒙受災難,我要保護你,我帶你走吧,把你帶到我們的國度,就沒有人能再懲罰你了。”
  安琪的心一動,她認真考慮著男孩的話。也許,真的,她要是跟了男孩去,就能躲開了災難。而且,跟男孩走,并不是一件很糟的事,她對這個巨大的男孩除了好奇,也有那么一點好感;何況,她從很小很小就向往著山那邊的世界呀。
  安琪說:“我可以跟你走,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你不能向任何人泄露我們之間的一切,我要為我的王國保守秘密。”
  男孩說:“我答應你,我發誓!”
  安琪跟男孩走了,他們走出了杉樹王國,來到了男孩的國度,安琪興奮而快樂,她終于看到了她從小就向往的這個世界。男孩悄悄地把安琪帶回家,他找來自己小時候玩的一套叫做“童話王國”的小木房子,擺在自己的屋角,安琪就秘密住在了里面。
  男孩平生第一次品嘗到了關愛別人的滋味。他每天上學前都十分謹慎地鎖好房門,放了學,急急忙忙往家里跑,他牽掛著她。但有好長時間,男孩卻沒有把安琪當成一個與自己同齡的女孩子,而是把她當成一件太珍貴太珍貴的小寶貝。
  有時,男孩帶安琪到公園里玩,安琪飛呀飛呀,快樂極了。
  公園的樹蔭下,有不少戀人甜蜜地相擁著。
  有一次安琪飛下來,落在男孩肩上,她趴在他耳邊悄聲說:“要是我與那些女孩子一樣大,我也能象這樣與你擁抱。可我,太小了。”
  男孩微微笑了說:“安琪,沒關系的,我們就這樣很好。而且,我們還可以更好一點!”
  于是男孩把安琪摟在胸前,讓安琪的頭依偎在自己懷里。他沒有看到,安琪的眼睛里滿含著晶瑩的淚水。
  直到有一天,男孩擺弄相機時給安琪照了一張相,照片洗出來,男孩驚呆了:天哪,照片上是那么美那么美的一個少女呀,那么細膩的肌膚,那么清澈柔美的眼睛,那一對透明的翅膀就象一件絕美的衣飾,在照片上一點也看不出她是一個很小的小人兒,而是就象我們人間的少女一樣。剎那間,男孩怦然心動,他第一次意識到安琪是一個與自己同齡的女孩子,雖然她體形很小,雖然她來自另一個國度。從這以后,男孩在安琪面前,心里多了一種異性間的奇妙感覺。
  男孩把安琪的照片放大,裝上漂亮的框子,掛在自己的房間里。男孩常常在跟安琪玩的時候,忽然就會轉過臉,對著那大照片出神。
  安琪已離開自己的國度好久了,有點想家了。安琪試著對男孩說:“要是哪一天我飛走了,你會難過嗎?”
  男孩說:“當然會,我會很難過很難過。”
  但其后,男孩就在自己房間的窗子上開了個小洞,他對安琪說:“哪天你要走了,就從那個小洞飛出去,不用與我告別,告別會讓我心碎。”
  安琪的眼淚突地涌出來,她對男孩說:“我不走。”從這天起,安琪有了很重的心事。
  直到那一天,安琪好象下了什么決心。安琪問男孩:“你愿意讓我永遠留下來嗎?”
  男孩說:“愿意。”
  安琪鼓起了勇氣,說:“你扯掉我的翅膀,就能讓我留下來,我就不能飛走了。”
  男孩說:“那怎么行?我無論如何不能傷害你。”
  安琪說:“我愿意為你這樣做!聽著,在我們的國度,有一個古老的傳說:要是扯掉了翅膀,我們的身體就能逐漸長大,長得與你在那大照片里見到的我一樣。”
  男孩說:“還有這樣的事?太好了。可是,那要你付出失去翅膀的代價!”
  安琪說:“我愿意。那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
  
  男孩動心了。在此后的兩天里,他和安琪仔細考慮了所有的細節。
  “安琪,你怕疼嗎?”男孩問。
  “怕,但我能忍受。”
  他們做好了準備,男孩把安琪放在床上,他緊張地用指尖捏住安琪透明的翅膀,安琪一臉決絕的神色。這是非同尋常的行動,對于男孩來講,扯掉安琪的翅膀輕而易舉,而對于安琪,那將是異常的慘烈。
  男孩不敢用力,不忍用力,他只輕輕一扯。撕心的疼痛讓安琪忍不住大聲呻喚。男孩手軟了,他停住。
  安琪閉著眼睛,問:“扯掉了嗎?”
  男孩說:“沒有,你太疼了。”
  安琪說:“你用力呀,別管我,只要扯掉就行!”
  可男孩還是下不了手,他忽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我不能再扯了,安琪,你那個傳說可靠嗎?我害怕如果扯掉了翅膀,你卻長不大呢?”
  “那我也不后悔。”
  “可是我會后悔!我不愿讓你受傷。”男孩說。
  “那……讓我再想一想。”安琪說。
  安琪決定回杉樹王國一次。她要問明白那個傳說,如果那個傳說是真的,她會義無返顧地回來跟男孩在一起。如果那個傳說不是真的,那么安琪注定永遠無法變大,她就回到杉樹王國安分地過自己的一生。
  安琪說:“但無論怎樣,我也會回來見你,當面告訴你消息。”
  安琪回到杉樹王國,她一出現,家里人就高興壞了,不停地問這問那。安琪說自己被颶風吹到了另一處森林里,好不容易才回來。
  這個國度里只有一個人不相信安琪的話,那就是大巫師。大巫師用陰郁的眼睛盯住了安琪說:“我的孩子,你的身上帶著不祥之氣。”
  在沒人的時候,安琪迫不及待地問祖母:“那個扯掉了翅膀就會長大的傳說是真的嗎?”
  但祖母說:“那不是真的,那只是傳說,是幻想身體變大的人編來騙人的。我的祖母、我祖母的祖母都講過這個傳說,可誰也沒見過真的,從古至今,沒有人會這么傻。扯掉了翅膀不可能讓你長大,而只會使你變成殘疾。”
  安琪黯然神傷。
  姐姐看出了安琪的心事,終于問出事情的全部經過。姐姐說:“妹妹,你快停了這危險的想法。你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根本不能相通的。我們有翅膀,可以自由自在地飛行,這多么好呀。而失去了翅膀怎么行呢?一個人不能飛了,還不如死了呢!”
  安琪沉默了很久很久,說 :“我不會再讓自己失去翅膀。可是姐姐,我還是要去那個國度一次,我要當面告訴他我無法改變自己了,然后我就回來。”一想到男孩,安琪的心里就感到溫暖,她知道他此刻正在等待著她想念著她。
  “你不要去吧,我有不祥的預感,大巫師已經盯上了你。”姐姐說。
  安琪說:“無論如何我要再見他一面。姐姐,你應該懂,感情這事就是這樣!”
  安琪偷偷飛出了家門,她在林木間穿行著,終于飛到了杉樹王國的邊界,再往前面就是松樹森林了,穿過松樹森林,再越過前面的群山就是男孩的國度。
  安琪輕盈地劃過杉樹國界,穿行在松樹之間。驀地,一個陰郁的聲音在她耳際響起:“誰與地上王國往來都會受到神的懲罰!”
  安琪嚇了一跳,回頭看看,沒有人呀,什么也沒有。周圍死一般闃寂。安琪定了定神,盡量隱藏起蹤影,讓自己貼著松樹的樹身悄悄地向前飛行。她有些害怕,她知道應該盡快完成這一次旅行。
  陽光熱烈地照射著,松樹們在陽光下閃亮而空明。一團松脂從高高的樹身上流下來,“叭嗒”墜落,正砸在安琪的身上。
  安琪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凄哀的尖叫,整個身體就被包裹在松脂里了。
  那團金黃色的松脂帶著安琪從高空下落,劃出凄美的燦亮的軌跡,直落入樹根下的草叢里。
  空中,仿佛有大巫師的聲音,遙遠地傳來:“這是神的懲罰!”
  那團松脂靜靜地躺在叢草間,里面是安琪,她的翅膀張開著,還保持著飛行的姿勢。松脂金黃透明,安琪在里面栩栩如生,她看上去是安祥的,微閉著眼睛,仿佛在祈禱,又仿佛在思念。
  億萬年后,她將變成一枚美麗的琥珀!
  
  (本文創作于2003年9月,發表于《兒童文學》2004年第10期)

  • 上一篇文章: 神奇的“草藥墨水”

  • 下一篇文章: 繡球花田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云龙县| 樟树市| 平山县| 晋州市| 石屏县| 固始县| 咸宁市| 康马县| 湟中县| 民丰县| 灵武市| 濮阳县| 孝义市| 靖安县| 岳池县| 卢龙县| 兴仁县| 凤城市| 三河市| 漠河县| 广河县| 福海县| 鄂托克旗| 藁城市| 东阿县| 乌鲁木齐县| 称多县| 康马县| 班玛县| 廉江市| 兴宁市| 杭锦旗| 龙里县| 射洪县| 天台县| 雷州市| 陇西县| 随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