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穿褲子的青蛙
作者:湘 女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文字生動的兒童小說|幽默兒童小說
 

  作品文字形象、生動、夸張、幽默。類似特點還可見湘女的《我愛拉姆》、李麗萍的《臟貓當作家》

  在我們明德中學,你要想找一個叫徐揚的男生,準有99%的人說不知道,但你要是問“frog with trousers”,很多人立即會告訴你:那只穿褲子的青蛙呀,高一(a)班,上三樓拐角,大叫一聲就是了。 
  “frog with trousers”? 
  一只青蛙?還穿著褲子? 
  沒錯,說的就是我。 
  之所以把我歸于蛙類,用毛小亮的話說,是我不正常。 
  毛小亮說,如果一個男生到了高中,還沒有談過戀愛,那就是有問題,有大問題。 
  毛小亮說,如果一個高中男生,還不能吸引MM眼球,那就是有毛病,有大毛病。 
  這樣的人,沒有青春期,沒有愛情,沒有女朋友,只能是“frog  with trousers”,只適合生活在池塘或濕地。 
  他邊說邊笑,發出唐老鴨似的“嘎嘎”聲,傲慢如一只雄孔雀。 
  我盯著那張長滿青春痘的臉,想象著拳頭打上去紅痘四濺的樣子。 
  他卻越說越來勁:“青蛙,兩棲動物……” 
  我咆哮著撲了過去。砰地一聲,在他迅捷閃開的同時,我的四肢和腦袋著地。這一下摔得不輕,從額頭到嘴唇到下巴到膝蓋到腳指頭都磕破了皮,痛得鉆心。眼看著他又揮起了拳,我慌忙爬起來,逃出了教室。 
  一陣哄堂大笑。 
  全體男生跺腳拍手,怪聲怪氣唱著:“親愛的,你慢慢飛,小心蒼蠅飛進你的嘴……” 
  有一種仇恨在我心里燃燒。 
  我是個自卑的人。 
  外形的丑陋與內心的怯懦決定了自卑的產生和發展。 
  首先,我太瘦。在一群肥碩胖大的同學中間,我像來自非洲的饑謹之地。 
  其次,我太高,準確身高1米85,長到高中畢業,得趕上世界高人鮑喜順了。 
  瘦且高,像棵蘆葦。要命的是我腦袋小,腿很長,走路像腳后跟粘了口香糖,一拖一甩。 
  還有我的尊容。小眼睛,佟大為那種,可惜臉形像葛優,鼻子一峰獨秀,但不像成龍,嘴不大,牙齒卻和羅納爾多一模一樣。 
  你可以想象這樣的組合該多恐龍了。 
  我膽小,怕黑,恐高。不敢滑滑梯,不敢打秋千,不敢一個人睡覺,游泳嗆水,跑步摔交,說話結巴,唱歌跑調,跳舞自己把自己絆倒,…… 
  我總是狼狽不堪,被人笑話,越被人笑就越自卑,越自卑就越被人笑,惡性循環。 
  從來沒人將目光在我身上停留過一瞬,真的,男生女生,包括老師……我像一個影子,被忽略著,遺忘著,只有在毛小亮戲弄我的時候,才會作為笑料暴露在眾目之下。 
  毛小亮酷酷的臉蛋酷酷的身材,衣著光鮮,長發飛揚,一甩,能迷倒一排女生。 
  從他進明德中學,學校就常常涌來好多不明身份的女孩兒,有的抱著鮮花瘋狂追攆,有的在他經過的路上晃來晃去,老師來了,又趕緊躲開。 
  而我,從來不照鏡子,不面對透明物體,不和女生說話,永遠只穿校服,只讓爸爸理發…… 
  我不想做穿褲子的青蛙。 
  我想和毛小亮打一架。但這家伙大概學了跆拳道,揍人特狠,我不想再添一串傷疤。 
  搶他女朋友?他身邊美女如云,一個個野蠻張狂,令人心怵。 
  剃光頭?裸奔?跳樓……以另類行為壓下他的囂張? 
  那只會招來更猛烈的恥笑…… 
  郁悶啊,21世紀的高中生,高科技時代的寵兒,卻無力將自己拔出自卑的深淵。 
  我在街頭晃蕩著。 
  “來來來……買買買……” 
  一個人大喊著,朝我伸過一只盒子,里邊是一盒彩票。 
  我猶豫著掏出兩元錢,他一把奪過去,往我手中塞了張硬紙片。 
  還沒細看,旁邊一個人攥著我的手,在那紙片上一刮。我聽到“啊哈”一聲,一團熱氣撲到我臉上,從一張大嘴巴里發出一個聲音:“恭喜你這位先生,五等獎!” 
  轉眼,我的手里多了個大紙袋。 
  拆開一看,是件白襯衫,大得驚人,我順手往身上一套,松松垮垮,像件袍子。 
  前面沸騰如一只滾鍋,拖著長幅布標的彩色氣球像不斷冒起的大泡。 
  闊大的場坪上,一溜溜小轎車錚光锃亮,每輛車前站著一個穿著大膽,濃妝艷抹的美女。 
  眾多男人手機相機齊上陣,對著美女狂拍。 
  一個男人在興奮地打電話:你們快點過來,美女太多了,別忘了帶相機……” 
  另一個男人正對著一名保安瞪眼,理直氣壯地說:“我就是來看美女的,不看美女,我花那么多錢來干嗎!” 
  我靠著一輛黑色轎車,暗暗給那些美眉打分…… 
  一群西裝革履的男人擠到我身邊,其中一個突然拍了我一下,說:“嗨,哪家公司的?” 
  我往后一仰,貼著車子連轉幾個身,雙手撐著車,緊張地瞪著他。 
  周圍傳來一片驚呼,所有的人都看著我。 
  我嚇了一跳,不知道自己闖了什么禍。 
  “老總好眼力!這是最新BWM 8系KR超凡神座,強勁引擎,加長空間,舒適豪華,成熟、穩健,就是專門為您這位精英精心打造……” 
  一個黑夾克,黑皮裙、黑長靴、黑長發、黑眼圈的“梅超風”不知從哪冒出來,熱情洋溢地嚷嚷著,拉開車門,哧溜一聲滑進車里,順帶將那個西裝革履也卷了進去。 
  車子像匹黑豹在場上奔跑起來,忽快忽慢,忽前忽后,轉彎,后退…… 
  我拔腿就跑。 
  一輛小車將我一擠,從車里伸出一只手,綁架似地將我拖進車里, 
  一個穿花襯衫的男人撫著方向盤微笑著說: 
  “老弟,pose好棒,跟誰學的?”他壓低了聲音,“他們就要成交了……” 
  “那跟我有什么關系。” 
  “有大關系!” 
  車子風馳電擎在大街上飛竄,終于吱一聲停下,他像拎件衣服樣將我拎下車,又將我推進一間屋子。 
  那是一間奇怪的大屋,寬得幾乎望不到邊,每一面墻上都有鏡子,映出了無數個我和他。 
  那男人比我還高還瘦,雙眼炯炯有神。一件花長衫松松垮垮套在身上,下擺在腰間打了個結,特酷。 
  他啪地在墻上拍了一下,正面出現一塊顯示屏,里面是我,白色的“長袍”,散亂的黑發,身體緊貼一輛黑色轎車,眼神迷離,滿臉驚恐…… 
  照片快速轉換,我的窘態淋漓盡致。 
  他抱著雙肘,得意地看著我。 
  這家伙偷拍我的照片,將我掠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屋子里,還那么不以為然。他的神態激怒著我,我仿佛看到毛小亮那張可惡的臉,頓時咬緊了牙。 
  他注視著我,說:“你怎么了?苦大仇深……” 
  他話音未落,就遭了我一拳,奇怪的是他沒有躲閃,反而開心地說: 
  “來,對準我,出拳,別怕,對,打,再打,要兇狠……踢腿……揮拳……吶喊……動作要剛勁有力,穩、準、狠、快……使勁,對,打得好……” 
  四面墻上映出了無數猙獰的我,滿臉傷疤,目光兇悍,瘋狂地舞動著拳頭…… 
  一縷鮮血,在他鼻孔下蜿蜒。 
  終于我累了。 
  我不好意思地卷著撕破的襯衫,避開他的目光,咕噥著“對不起”,慢慢朝門口移。 
  他用一個紙團塞住鼻孔,急切地說:“走,再走幾步,好,走,真妙!步、儀、形、神,出色,太出色了……” 
  他鼓起掌來,話頭一轉:“你叫什么?” 
  “frog with trousers !”該死,我一巴掌打在嘴上,立即改了口: 
  “徐揚,雙人徐,飛揚的揚!” 
  他卻像沒聽見,說:“‘frog with trousers’?挺好,有個性!有特色!我叫‘Rack’,‘clothes rack’。對,衣服架子。這里是‘modern’,我的模窟。我訓練車模、時模,平模、櫥模……那車展是我的籌劃,模特的形象,服飾和車型的搭配,絕對國際一流。徐揚,我們交個朋友,歡迎你加盟!” 
  貓登?模窟?加盟?什么東東? 
  他說:“想進‘modern’的人都擠破頭了,我做回模探,屈尊邀你來……” 
  他想要我做模特?我漲紅了臉,語無倫次:“我,不行的,不行……” 
  “靦腆,羞澀,難得!我就不喜歡張牙舞爪,目空一切的人……” 
  我尷尬地阻止了他,說: 
  “我不是這塊料,你看到了,我太瘦,太高,腦袋太小,腿太長……“ 
  “有沒有搞錯,你這是黃金比例啊!你的身形高挑、勻稱;你的腿,這叫修長,懂嗎?修長,我要的就是三長一小,知道么,腿長手長脖子長腦袋小,你最標準。” 
  暈,世界上居然有欣賞我的人? 
  他說:“為什么不笑?你笑起來一定很帥!” 
  “我,我的牙太難看。” 
  他朝我的嘴巴瞅了一眼,疑慮地說:“牙很好啊。” 
  “可是,我……丑。”我深深地垂下了頭。 
  他一笑:“在T臺上,人們注重的是氣質與著裝,要比臉蛋,去看貝克漢姆、萊昂納多得了。” 
  他拿了幾塊創可貼,一邊往我臉上貼一邊說:“你不比他們差,你發育健康,明朗清爽,你的臉端正帥氣,三庭,五眼,和諧自然……” 
  隨著他的話,我仿佛看到那些折磨我多年的自卑,正在變成碎片,紛紛揚揚。 
  “徐揚,來,抬起頭,挺起胸,目光平視,朝前走,一噠噠,二噠噠……” 
  在他的噠噠聲中,我遲疑著邁出腳…… 
  大門砰地打開,一團烏云飄進來,是那個梅超風,身后一群美女,笑逐顏開。 
  她們撲向rack,七嘴八舌說著:“戰果輝煌啊,Rack,四只‘神龜’,好運氣……” 
  那個梅超風一眼就看到我,高聲叫起來:“哇,帥哥,黑馬,‘modern’的吉祥物。你那一站,一旋,一亮相,驚艷四方!天啊,你真是魔鬼身材,瞧瞧,多挺拔的骨骼肌,多精致的胸大肌,多標準的肱頭肌,多均勻的四方肌,斜方肌,腹肌…… 
  她的手指掠過我的皮膚,冰涼冰涼,像剛從冰箱里拿出來。 
  我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感到自己正被她肢解開來。 
  毛小亮曾嘲笑我是排骨隊長。她竟夸張地贊賞著我的每一塊肌肉,也是嘲笑我么? 
  自卑頃刻間野草一樣瘋長亂竄。 
  我說,我冷…… 
  她哈哈大笑,滿臉只有兩排晃動的白牙。 
  我一陣毛骨悚然,閃身奪門就逃。 
  這天下課,我抱著籃球跑上操場,哪知毛小亮一個絆腳,我摔倒了,他將籃球搶去,拋在指尖上旋轉著,轉身一跨三步,翻身勾手,完成了一個漂亮的灌籃。 
  操場邊一片喝彩。 
  我惱怒地沖過去,一腳將球踢出場外。 
  毛小亮揪住我的衣領,劈面就是一拳。 
  那拳頭落在另一個拳頭上,我轉頭一看,哇,一個蜘蛛俠從天而降。只見他輕輕一彈,毛小亮就飛了出去,四腳朝天摔在地上。 
  沒等他爬起來,蜘蛛俠拉著我一路狂奔,跑出學校,越過大馬路,鉆進一間咖啡屋。 
  他摘下墨鏡,是Rack。 
  我說:“你怎么這副打扮啊,感覺怪怪的,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他大笑,說:“我還知道你將受一記狠拳,也知道我能替你接招。”他就地旋轉,說,“酷吧,是梅子她們設計的。那天你生氣啦?其實女孩們特喜歡你,你一跑,梅子都哭了。” 
  梅子?梅超風?第一次聽說有女孩為我哭,有女孩喜歡我,真新鮮。 
  Rack說:“你喜歡打籃球?” 
  我搖頭。 
  “足球?文學?音樂?美術?攝影?書法?對了,還有美女?” 
  我告訴他,我不愛運動,不愛文藝,不喜歡吃水果,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 
  他驚得揚起眉頭:“老弟,你就一點愛好都沒有嗎?” 
  其實我最想有間小房子,墻壁天花板涂成暗金色,到處插滿玫瑰,回蕩著優美的歌,我藏在花枝和歌聲中,誰也找不到我……但怕他嘲笑,我不說。 
  他說:“啊徐揚徐揚,你怎么活得像夕陽啊?” 
  他的話扎得我心一陣痛,想傾訴的欲望突然洶涌澎湃。我像痛說革命家史那樣,說我的自卑、屈辱、毛小亮、‘frog with trousers’…… 
  Rack很認真地聽著,不時嘆一口氣,等我終于平靜了,他友善地拍拍我的肩,說: 
  “傻瓜,有那么沉重嗎?” 
  “我也自卑。”他說,“我的頭發胡子要是不剃不刮,能長成馬克思。每次理發,都遭人笑話,所以,我最怕進理發店……” 
  他繼續著:“我還怕洗澡,我洗澡要戴潛水鏡,浴帽,不敢閉眼。噴頭一淋水,閉著眼睛的我就無比恐懼,我怕身邊會有吸血鬼,僵尸……” 
  一個成年男人,居然有這么幼稚的弱點,這是我沒想到的。 
  他說:“自卑并不可怕,怕的是失去自信。徐揚,我們是男人,是要闖世界,要撐起一片天的,有什么自卑克服不了呢?” 
  Rack 說,千辛萬苦找到我,是因為有一個機會,一個創造奇跡的機會…… 
  Rack說的機會是一次超模大賽。他讓我做他的秘密武器,到時轟炸全場,爆個大冷門。 
  他說,奇怪,現在的男孩,想當超男的多,想做模特的少。女模特泛濫成災,男模特鳳毛麟角。男女比例嚴重失調……” 
  我會成為那個冷門么?我?這輩子除了那天被他掠到模窟,我對這個領域一片空白。 
  “空白?空白最好,一張白紙好作畫!”他說,“一個星期,聽見沒有,只要6加1,把你打造成中國男模界的一顆新星。說不定要走向世界呢!” 
  這是天方夜譚。 
  不過……或許……我能試著改變自己? 
  我變得緊張忙碌。每天天不亮起床,飛奔到學校,上課,寫作業……放學以最快的速度沖到“貓登”,接受Rack的訓練。 
  Rack采用的是魔鬼訓練法。 
  他很粗暴地將我按在墻上,后腦勺,肩膀,背、臀、小腿肚,腳跟,蹦成一條直線緊貼著墻。他說:“你得掌握專業技巧,基本步伐,基本旋轉,連續旋轉,90,180,360度……基本功扎實的模特,可以從臺跟一直旋轉到前臺……” 
  他在我頭上放一本書,嘴里含一根筷子,兩腿間夾一張復印紙,原地立定,一站就是一個小時…… 
  他只許我的腳只能走縫兒線兒,地板縫,人行道縫,斑馬線,車轍…… 
  他讓我不停地旋轉,旋轉…… 
  他喊著:“一,二,三噠四,五,六,七噠八……注意律動,注意節奏!” 
  他還不斷灌輸、強化男性意識。 
  他說,男人只有兩種,一種,卑鄙,貪財,吝嗇且霸道無教養。唯我獨尊,剛愎自用,最突出的表現是欺侮弱者,歧視女人,沒有憐憫心,情商為零…… 
  而另一種男人則大度,寬容,情懷慈悲,善待生命。他珍愛女人,呵護孩子,不屑于計較雞毛蒜皮的事…… 
  這與時裝有什么關系? 
  Rack說,至關重要!內在的品質決定外在的氣質。真正的男人會通過對時裝的感覺,去觸摸生活的快樂。當你在T臺上時,你是一個衣架,無我,忘我,不動聲色,整個世界惟有目光與呼吸。可你的氣質卻在感動觀眾,你帶給人們精神上的愉悅,生活的信心…… 
  那群女孩是我的鐵桿“蛙迷”。特別是梅子,她其實一點也不像可怕的梅超風。這個熱心的女孩,天真地教我多吃雞,能補肌肉。 
  我大惑:吃雞補肉,那吃雞爪呢?補手?左爪左手,右爪右手,吃豬蹄,補腳么? 
  Rack說,荒唐!不用刻意追求肌肉效果,那是健美運動員玩的名堂,那些涂滿橄欖油的肉塊沒有美感,只會令人恐懼。你要自然,自然,聽見沒有…… 
  他得意地說,我們是最佳組合,你的身材,我的設計,魅力四濺,技壓群芳,等著瞧吧…… 
  他的每一句話,都讓我痛并快樂著。 
  如果毛小亮知道,我將成為一個模特,我有一個超級棒的教練,還有一群漂亮的模絲,不氣死才怪。 
  我的異常引起了爸爸**的注意。 
  由于每晚的超強度訓練,我渾身痛得要命,拿筷子手抖,下樓梯得側身一步一步挪。 
  除了上課和睡覺,我總是木棍似地杵著,吃飯,寫作業,貼在墻上看書…… 
  不愛照鏡子的我,在房間里裝了幾塊大鏡片,一動,同時有好幾個我在活動。 
  我聽哥特,重金屬,王力宏……讓所有能夠喚醒男性陽剛意識的音樂炮轟我的神經。 
  我看《GQ》,美國最著名的男性時尚雜志,欣賞那些世界頂級最酷最性感的男人,貝克漢姆、穆里尼奧、新版007丹尼爾·克雷格…… 
  我認得意大利的阿瑪尼公司,這是國際時裝界的大哥大,還有本·謝曼時裝公司,甚至還知道凱文克萊恩(男式內衣),我分辨得出Pepe品牌牛仔和H&M牌的男裝…… 
  我還了解到T臺芭蕾,時尚代表……fashion,當下社會流行,Popular。世界級時裝周,悉尼的時尚,紐約的流行,巴黎的華貴,意大利的高雅……Dress Code,z,人們對著裝的要求。服裝的自我意識,成衣的概念,時裝的系列,style…… 
  我簡直成時尚專家了。 
  爸爸媽媽特別緊張,他們不知我怎么了,不像上網著迷,也不像早戀。他們旁敲側擊,窺探分析,弄得我很煩。 
  我不想把這事告訴他們,我沒時間了。他們在書本里找答案。書上說,17歲到20歲是男孩子的危險期,轉型期,叛逆期,家長要給予孩子獨立空間,才有利于孩子成長…… 
  爸媽再不追問,而是對我超好。大概擔心稍有不慎,會導致兒子從乖小孩轉型成痞子流氓抑郁癥…… 
  我的異常還刺激著毛小亮。 
  不知Rack施了什么魔法,我的自卑感無形中在淡化。 
  毛小亮喊我“frog  with trousers”,我坦然一笑。Rack說得對,這個外號有個性,有特色,我就是“frog  with trousers”,穿褲子的青蛙,挺好! 
  那些愛跟他起哄,欺侮我的男生,變得友好了。很多時候,毛小亮百般挑釁,響應者寥寥無幾。 
  最讓他不能容忍的是,班上甚至外班的漂亮MM們都主動與我搭訕,目光如水,含情脈脈。 
  毛小亮按耐不住了,他觀察我,盤問我,跟蹤我,卻找不到一點線索。 
  有一天毛小亮走到我跟前,陰險地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做夢!” 
  他在訛我。 
  我把秘密保守得鐵桶一般,滴水不漏。 
  大賽如期而至。 
  媒體上廣告鋪天蓋地:來吧,請跟我來。T臺就是舞臺,舞臺也是T臺。秀出你的個性,秀出你的風采,秀出你的情,秀出你的愛…… 
  當我得知大賽的日子是星期五時,心里莫名其妙“咯噔”了一下。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直覺告訴我這感覺與毛小亮有關。 
  毛小亮這些天亢奮異常。 
  他幾乎每天都在換行頭,發型也是一天一個樣。班主任老陳忍無可忍,憤怒地咆哮著,將他拖到洗手間,將他的腦袋按在水池子里嘩嘩猛沖,又剝下他那身奇裝異服。毛小亮吼叫著,張牙舞爪,揚言要告老陳施暴,迫害未成年人…… 
  老陳則對他最后通牒,再這樣,休想進教室…… 
  星期五。 
  電視臺演播大廳氣勢恢弘,富麗堂皇。 
  到處是閃爍的身影,華美的服飾。到處是優雅矜持,目不斜視的美女。 
  真如Rack所說,女模特花團錦簇,男模特寥若晨星。 
  我的外衣下是一件長衫,潔白、飄逸,看似簡單卻經過多層加工。 
  這是Rack為我準備的一個寬松系列。他說,這個系列集中了東方文化的精華與神秘,體現了中國男裝的儒雅與清高。從一款長衫演變出多款寬松裝,從式樣到制作千姿百態,穿在我身上充滿魅惑。Rack說,是我那件中彩票得來的“袍子”,啟發了他的靈感,使他找到了適合于我的風格。 
  梅子今天是一個雍容華貴的公主,那件雪白的長裙起碼用了一百米料子,裙裾拖出去十幾米長。 
  她,Rack,還有一群美麗眩目的女孩,都是我的堅強后盾。 
  我在化裝間收拾著,一個人沖了進來,毫不客氣地推開我,對著鏡子直往腦袋上噴彩膠。 
  才一瞥,我就呆了。 
  我看到了誰啊! 
  毛、小、亮! 
  毛小亮的驚諤不亞于我。 
  “你?” 
  我貼在墻上,直想撒尿。 
  他疑惑地打量著我說:“你來干什么?” 
  “我,我……” 
  慌亂中我絆倒了一只拖把,他看了看,鄙夷地哼了一聲,說: 
  “我說呢,清潔工,這里是時尚界的宮殿,你這只‘frog with trousers’湊什么熱鬧?” 
  他昂頭從我身邊走過,一套寶藍色的西裝,將他襯得高大無比。 
  那被Rack化解了的自卑,頃刻間又頑固地膨脹起來,一發而不可收拾。 
  我不可能超越他, 
  我甚至連站到他面前的勇氣都沒有。 
  我完了! 
  Rack一陣風似地沖過來,看著擠蹲在墻旮旯的我,奇怪地說:“你不在狀態!怎么了?” 
  我有氣無力囁嚅著:“他,那個,毛……” 
  Rack皺起了眉頭:“不過是一個競爭伙伴,有什么好怕的!” 
  他將我提了起來,搖撼著我的肩頭咬牙切齒地說:“徐揚,沒理由退縮。否則,你真的無可救藥了。” 
  Rack將我拖進了表演大廳。 
  他扒掉我的外衣,在我臉上套了副假面,把我推向臺側。 
  長長的T臺,朝黑暗中伸去,看不到一個人。不知道毛小亮會在什么地方,他看見我了么?他認出我來了么? 
  漆黑里有一抹月光,是梅子,她的裙子浮動在暗夜上,她的眼睛閃閃發光。 
  那目光引導著我,使我的步子越來越從容。 
  第一輪,第二輪,第三輪…… 
  最閃亮的那顆明星果然是毛小亮,他的西服系列高貴挺括,每一次換裝都贏來一陣驚嘆。連我都不得不佩服他在T臺上的精彩表演。但不知為什么,隨著競賽的推進,越來越多的目光向我聚焦,越來越多的人在打聽這個戴假面的神秘男孩是誰。 
  當我聽到毛小亮唱歌,隨即又看到他跳起瘋狂的街舞時,才知道比賽還有一項才藝展示。 
  我有些猝不及防,我不會唱歌,不懂流行、民歌、美聲、通俗、原生態……我還是舞盲,分不清芭蕾舞、現代舞、古典舞、民族舞,拉丁、國標、爵士、飆舞、街舞、印度舞…… 
  氣氛有些緊張,Rack卻鎮定自若。他一揚手,我的上衣飛了,他像變魔術一樣給我系上一條紅腰帶,又在我頭上勒了一根紅布條兒,然后揪住我的耳朵低聲說: 
  “別擔心,搏擊!你展示的是搏擊。就是你打我的那個感覺,要爆發,要霸氣,出拳收拳,使勁蹦,用力踢,你能贏,徐揚,想想你是誰!” 
  我是誰?我是“frog with trousers”,自卑與屈辱組合的一只穿褲子的青蛙,渴望蛻變,渴望挑戰,渴望做一個不自卑的人。 
  當那個強悍的搏擊手結束表演,收起拳頭,甩掉假面,大步走到臺前時,整個大廳屏息靜氣,突然一個聲音尖銳地響起:“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但那聲音立即被一片尖叫淹沒了。 
  Rack張開雙臂抱住了我。 
  燈光雪亮,我看到無數美女向我飛吻,她們喊著: 
  “frog with trousers……prince……” 
  哦,王子!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雪地上,站著一個小女孩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青田县| 宁明县| 乡城县| 宜宾县| 南木林县| 北宁市| 武山县| 富平县| 乐安县| 棋牌| 洪雅县| 平泉县| 龙门县| 三门峡市| 南通市| 新竹县| 阳朔县| 土默特左旗| 台湾省| 保德县| 都江堰市| 曲沃县| 临高县| 安溪县| 塘沽区| 道孚县| 盐亭县| 凌海市| 定州市| 东丽区| 黄山市| 景泰县| 枣庄市| 铁岭县| 嘉兴市| 天台县| 高雄县| 永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