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小裙子的舊手機
作者:劉青鵬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小裙子有一臺舊手機,黑色的,小小的屏幕能發出淡淡的藍色光芒,鍵盤上的數字很大也很顯眼,但因為用得久了,白色的數字掉了漆,像小字本上那些被擦了又擦的錯別字。即使在偏僻的山里,這樣印著奇怪標簽的手機也是非常落伍的。同學們常常拿出屏幕大大的,沒有任何按鍵的手機在她面前顯擺,成片成片艷麗顏色比家里的掛歷還耀眼。小裙子有時也會心動,悄悄把自己的手機放在口袋里,然后瞪大眼睛看看那些還掛著露珠的漂亮花兒。但看歸看,最喜歡的,依舊是自己口袋里這臺老舊的手機。
  
  因為,手機是爸爸送給小裙子的。
  
  在她九歲生日那天,爸爸抱著廋廋的她,用滿是胡茬的下巴在她臉上蹭了又蹭,親了又親,山里帶著水汽的風兒吹撫在小裙子蠟黃的小臉蛋上,竟然喚出了紅紅的潮,鑲嵌著胡茬印子,像地里還沒長熟的西紅柿。
  
  “爸爸最疼小裙子!”爸爸說,從內衣口袋里掏出了這臺舊手機,仿佛握著沉甸甸的稻穗,“爸爸這臺手機送給你!今后用它跟爸爸聯系。”
  
  雙手還緊緊抱著爸爸頸項的小裙子抬起頭,怔怔地看著他,小心翼翼問:“你要去哪兒?”
  
  “去南方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在那里爸爸可以賺錢,有了錢,就給小裙子買新衣服,買更好的藥。”
  
  “不!”小裙子哽咽起來,“我不要手機,不要新衣服,我要爸爸天天陪著我!”
  
  “傻孩子。”爸爸輕輕把小裙子放下來,將手機塞在了她皺巴巴的口袋里,頓了頓,又扯了一束門邊的大紅野花,插在小裙子亮晶晶的發箍上。他笑了笑,從衣兜里拿出香煙,輕輕點上,然后漠然地靠在吱吱搖晃的木門邊。吞云吐霧中,笑容漸漸凝固成了淚花,一點一點,像被打碎的玻璃渣子——他矍鑠的身子骨被秋日的朝陽一照,頓時化成了一根黝黑的影子,影子細細長長,一直長到了客廳的神龕上,把早退了金漆的“福”字遮擋得嚴嚴實實。
  
  爸爸終究還是走了。
  
  小裙子整日將手機帶在身邊,下課時看看,放學時看看,挑水時看看,幫奶奶喂豬時也看看。可是,手機一直都沒有歡快的響起過,它靜靜地閉著眼睛,像一只冬眠的青蛙。奶奶說,不是爸爸不想你,也許是電話費太貴了,一次要好幾塊錢,爸爸舍不得。也許是山里的信號不好,爸爸打了電話但沒有打通。
  
  “那哪里信號會好一些呢?”小裙子舉著手機,仰著頭轉了一圈又一圈,滿懷期待的看著左上角時有時無的小線。
  
  奶奶笑呵呵地看著她,想了想說:“村口的大馬路信號好!爸爸在家的時候,我看見他經常在那里打電話。”
  
  于是小裙子每天多了一項任務,夕陽西下的時候,她靠在村口馬路邊那顆歪脖子棗樹旁,捧著手機,將鈴音放到最大,《我想有個家》這首歌便像裊裊炊煙般一遍一遍冉冉響起,迎著金燦燦的霞光,融入山頂、融入屋檐、融入南方的高樓大廈。
  
  大雪封山的時候,終于過年了。奶奶的蒸籠里放著很多菜,饞得小裙子直流口水。但還不能吃,奶奶說,爸爸今晚一定會打電話來,她要陪小裙子一起去村口的馬路上等。果真,在家家戶戶放響大紅鞭炮那一刻,手機屏幕上的藍色光芒開始歡快地閃爍,像一朵絢麗的喇叭花。奶奶拿著手機,顫微微這里點點那里點點,終于按通接聽健,她雙手捧著,像抱著剛出生的嬰兒一樣,讓手機緊緊依偎在自己耳邊。小裙子就這么幸福地看著奶奶,看著她嘴里呼出的白氣,看著她眼角流出的淚花,看著手機聽筒里斷斷續續傳來的爸爸的樣子。
  
  “來!小裙子,到你了!爸爸要和你說話!”奶奶把手機從耳邊移了下來,輕輕交到小裙子冰涼的手上。
  
  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小裙子對著手機喊:“爸爸!爸爸!我想你!”
  
  “我也想你!爸爸最疼小裙子了!”手機里傳來了熟悉親切的聲音,“過年了,小裙子又大了一歲!在家要聽奶奶的話,認真學習,按時服藥!等爸爸賺夠了錢,就回來陪你。”
  
  “我會的!我會的!”小裙子盡管已經淚流滿面,但聲音卻顯得非常平靜,她不想遠方的爸爸擔心:“期末考試我得了雙百分,老師可喜歡我了。我還幫奶奶喂豬,割大白菜,好多事我都會做了。就是,有時候會想爸爸,想聽到爸爸的聲音……”
  
  手機里一陣沉默,許久過后爸爸才說:“小裙子最乖了,爸爸很開心。其實我也一直想你們,好幾次打電話想問問你和奶奶的情況,可是山里信號不好,一直沒有打通。這樣吧,以后你可以發短信給爸爸,短信便宜,一毛一條。”
  
  “嗯!嗯!”小裙子點點頭,她看見奶奶已經開始著急地比劃,知道話費太貴,不能打太久。于是,她對著電話揮揮手,說:“爸爸放心,我和奶奶很好。今天就說道這里吧!祝爸爸春節愉快!”
  
  “小裙子春節愉快!”
  
  聽筒只剩下嘟嘟的聲音,小裙子依然舍不得放下,她挽著奶奶,像只可愛的小兔子,踩著“嘟嘟”的點兒,在雪地里留下一行興奮的腳印——腳印深深淺淺,沿著熱鬧的燈光,一直回到了家。
  
  過了冬,山里春天如期而至。小裙子最忙的時候也到了,家里多了幾頭小豬,她天不亮就要起來割豬草,扮豬食,看著它們爭先恐后吃完后,就要背起書包趕去上學。下午放學了,她跟著奶奶到地里,翻土,施肥,播種,常常要忙到天黑。她很久沒有去村口公路等爸爸的電話了,但《我想有個家》這首歌經常會在手機里響起,一聽到那婉轉的旋律,小裙子便感到渾身都是力氣,仿佛圈里小豬們已經長大,仿佛地里莊家已經開花,仿佛屋后那些剛長出尖尖的筍兒已經抽出綠芽,仿佛,爸爸一直就在身邊……
  
  春雨淅瀝瀝的夜晚,小裙子老毛病又犯了,頭疼得厲害,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于是,她輕輕爬起來,頭枕在窗邊,拿起手機,決定給爸爸發一條短信。
  
  “爸爸,你最近好嗎?春天來了,小裙子很忙了,所以一直沒有跟你聯系。我跟奶奶都很好,家里的豬和地里的莊稼也都在快樂的長大,請你放心。過完了年,小裙子長大了一歲,長高了,長胖了,也越來越想爸爸了!爸爸,你什么時候能回家呢?”
  
  寫著寫著,小裙子的眼淚就流了下來,沿著臉頰滴在藍色的屏幕和閃爍的數字鍵上,那啪嗒啪嗒的聲音,格外像屋外的春雨。小裙子想了想,還是把后面兩句刪除了,嘴角滑過一絲淺淺的笑意,寫下了這么一段話:過完了年,小裙子長大了一歲,長高了,長胖了,身體也好了很多。爸爸在那邊,也要跟小裙子一樣長高長胖哦!
  
  爸爸的回復是第三天才收到的,他在短信里說:好的!家里平安我就放心了。
  
  小裙子將這句話讀了一遍又一遍,她甚至抄在語文書上,給老師看,給同學看,給村里的大黃狗看,給池塘里的鴨子看……
  
  夏天來了,山里一如既往的熱。小裙子穿著薄薄的衣服,口袋里已經放不下手機。它從家里找了根沒用的麻繩,學著奶奶的樣子穿針引線,很快就為手機做了個漂亮的掛繩,繩子纖細,掛在脖子上哐啷哐啷響,像大水牛身上的鈴鐺。
  
  白天,小裙子就掛著手機去山里砍柴,去河邊洗衣服,特意將鈴音調到很小很小,《我想有個家》輕輕響起時,她便能跟著旋律哼唱,那婉轉、低呤的曲調很快飛過了郁郁蔥蔥的大山,飛過了翻著白浪的小河,更飛過了千里萬里的公路和鐵路,變成了遠方城市里一片樹蔭,為爸爸遮擋毒辣的太陽。
  
  晚上,小裙子把手機從脖子上取下,擦干凈上面留下的汗漬,然后安靜地依偎在陪奶奶身旁。奶奶搖著蒲扇,在青蛙和蛐蛐們的聒噪下,一遍又一遍跟她講爸爸小時候是多么懂事,媽媽離家出走前是多么漂亮,直到長嘆一聲,掛著眼淚沉沉睡去。小裙子躺在地上,璀璨的星空里,她看見月兒蒙上了一層白紗,云兒悄悄隆起了崖——明天應該會下雨了,給爸爸發條短信吧!
  
  “爸爸,山里今年很熱,你那兒熱嗎?小裙子期末考試又考了雙百分,奶奶身體也不錯,家里一切都好好的。奶奶要我告訴你,家里寄的錢夠用,讓你自己多留點,多吃些肉,別把身體搞垮了。對了,奶奶說媽媽長得很漂亮,是不是?”
  
  秋天,天氣漸漸轉涼了,對于山里人來說,這個季節是一年里最開心的時刻。地里的莊稼變得金黃,樹上的果實變得豐滿,大家都忙著收割和采摘,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豐收的喜悅。小裙子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夏天發的短信,爸爸一直沒有回,奶奶染了一次風寒,腿腳越來越不方便了。要不是老師組織班上的同學幫助她收割了地里的莊稼,她都不知怎么辦才好。她恨自己長得太慢了,好多事情都做不了,她恨自己病老是不好,頭疼得整晚整晚睡不著。
  
  這天傍晚,秋雨在一聲悶雷過后傾盆而下,天空像涂了一層厚厚的墨汁,壓得大地似乎要透不過氣來。
  
  “好多年的秋天沒有下如此大雨了。”奶奶搖著頭,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木然地納著鞋底。小裙子正在寫作業,聽到奶奶的感嘆,似懂非懂點點頭,正想答話,卻被屋后豬圈傳來的一陣嘈雜嘶鳴給打斷了。祖孫倆都嚇了一跳,家里養的豬已經出欄,豬圈應該是空的,突然傳來這么清脆的響聲,莫非是山里野獸闖了進來嗎?他倆趕緊丟掉手中的活計,跑到屋后一看,一頭帶著大紅花的母豬正在四處亂拱呢!
  
  奶奶很詫異,扯住小裙子叫她別動,自個兒小心翼翼趴在圍欄仔細端詳。半晌過后,奶奶嘴張得大大的,驚訝地說:“怪事!怪事!活了大半輩子,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事!”
  
  “怎么了,奶奶?”小裙子好奇地問。
  
  “這是隔壁村那頭老母豬!我認得!”奶奶指著四處亂拱的大母豬說,“瞧見它屁股上的斑紋沒有?我們家喂的那兩頭豬也有!”
  
  “這是,這是豬媽媽?”小裙子很快反應過來,瞪大眼睛問。
  
  “是的!母豬找豬仔呢!真是怪事,這,這是頭神豬嗎……”奶奶因為驚嚇過度,話都說不利索了,“這事,這事,我得報告村長,讓他們送母豬回去。小裙子,你在家等我,我去去就來。”
  
  說完,她朝母豬拜了兩拜,轉身取了雨具,急匆匆走了出去。小裙子倒是沒這么緊張,笑瞇瞇盯著母豬頭上的紅花看,心里想,這漂亮的花兒哪兒來的呢?是不是一直戴在身上?或者,是哪位好心人給它掛上的?
  
  “叮……”正想著,一直握在手上的手機突然響了一聲,小裙子低頭一看,一條短信圖標出現在屏幕上。她哆嗦著,快速按動數字鍵——果真是爸爸發來的短信:“小裙子,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很想你,等下給你打電話!”
  
  哎呀!小裙子猛然想起,今天真是自己十歲生日!所有人都忘記了,但最親切的爸爸永遠記得!她心中一陣悸動,把手機塞進褲兜,三步并成兩步朝屋外跑!雖然家里唯一一套雨具奶奶拿走了,但再大的風雨也擋不住她……
  
  跑到村口馬路那顆歪脖子樹下時,小裙子渾身已經濕透,但心里卻異常溫暖。她聽見冰冷的雨滴打在光禿禿的樹枝上噼里啪啦直響,像過年時家家戶戶放響了大紅鞭炮。她看見手機藍色光芒歡快地點亮,爸爸和媽媽正笑瞇瞇地走來,手里拿著漂亮的衣服和嶄新的書包。
  
  黑夜,雨漸漸停了,孤零零斜躺在馬路上的手機終于響了起來,歌聲很響很響,婉轉的旋律蓋過了鄉村的寂靜,蓋過了遠處星星點點的燈光:
  
  我想要有個家
  
  一個不需要華麗的地方
  
  在我疲倦的時候
  
  我會想到它
  
  雖然我不曾有溫暖的家
  
  但是我一樣漸漸的長大
  
  只要心中充滿愛
  
  就會被關懷
  
  無法理怨誰
  
  一切只能靠自己
  
  我想要有個家
  
  ……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張家屋場的紅房子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宁强县| 札达县| 图片| 麻江县| 张家港市| 苍南县| 崇文区| 东乌珠穆沁旗| 六枝特区| 花垣县| 洱源县| 桓台县| 苏尼特左旗| 凌源市| 沐川县| 嘉荫县| 夏津县| 陆川县| 开江县| 财经| 沙湾县| 霍城县| 益阳市| 上高县| 博野县| 中方县| 平山县| 新龙县| 门头沟区| 满城县| 闽侯县| 海丰县| 望谟县| 南华县| 深水埗区| 澄迈县| 濉溪县| 凤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