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天山雪
作者:王樹槐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雪后初晴。
  那些被饑餓所驅趕的野獸們不能不出來覓食了。特別是對那些較為懶惰的雄獸來說,責任更是重大。因為除了自己,一同挨餓的還有它們的妻子和兒女們。更何況,灑滿陽光的雪地是一片爛銀碎玉的世界——一年中最難得的游樂場呢。
  因此,這樣的天氣,進山的獵人如果空手回家,那一定不是因為找不到獵物。
  果然,就見潔白的雪地上,一粒黑影極分明地上這天山來。
  然而這并不是那種雄性十足的獵人。相反,倒是瘦弱得叫人憐憫,且又老了,佝僂著腰。說他七十八大并非沒有理由。微微的寒風一起,他就禁不住要哆哆嗦嗦打寒顫顫。更叫人憐憫的是,他的臉可怕地蒼白著,行動遲鈍。
  顯然是那種病魔纏身的人。
  你一定會懷疑他是獵人了。
  然而確實地,他肩了桿獵槍,還帶著獵刀。遺憾的是,沒有獵狗廝跟,多少要煞一些風景。
  漸漸地進了林子。
  喘息得厲害。他靠著一棵樹坐下來歇息,把獵槍舉在眼前欣賞著,露出滿足的笑來。
  這是一桿被手磨得光溜溜的老式獵槍。
  他親切地對它說:“哦,今天就看你的啦,老祖宗。你可不要讓我出祖宗十八輩子的丑。”
  黑锃锃的獵槍反射著雪光的陽光,白刺刺晃眼。
  是的,他的祖祖輩輩都是了不起的獵人。他手中的獵槍就是最好的見證,曾噴出過多少準確無誤的子彈啊……可是到了他手里,不得不委屈地躲到角落去。
  他的病是從娘肚子里帶來的。
  “我家的獵槍再沒人接了。”父親嘆惜著說。
  然而現在,他接過了,在垂暮之年。一個獵人的后代居然不能去打獵,是怎樣的傷感呀!明天,明天就得把獵槍給兒子了,在臨死之前,我是無論如何要嘗嘗打獵的滋味的,做一回真正的獵人。然后,把獵物和獵槍連同不死的獵人魂一起交到兒子手里。讓他明白,在父輩這一代,獵槍并非沒有用過。
  “想想你的身體,別去逞能好不好?”妻子溫和地勸著。
  這卻更加激怒了他:“非去不可!”
  “那么我跟您一起去吧,爸爸。”門高樹大的兒子說。
  “滾你的蛋吧。”
  “現在就靠你啦。”他再一次對獵槍說,孩子般天真。用它支撐著身體站起來,繼續走向天山深處。
  林子里的雪更深更厚,一腳踩下去,頓時沒了膝蓋,行走自然十分艱難。
  他開始哮喘,就好像有一只臨產的貓正蹲在他的喉嚨里,一聲接一聲地呻吟。蒼白的臉也潮紅了。哮喘使他抖得厲害,且不時勾下頭去吐出大泡大泡的濃痰,在平滑的雪面上溶出一個個淺黃的小孔。
  哼,我就不信會死在這山上!來吧,都來吧,你們這些害了我一世的魔鬼!今天,我就把老命和你們拼了……
  他一邊詛咒病魔,一邊咬牙堅持著,不停地跋涉。那股流淌在他脈管里的強悍的獵人血,洶涌地奔騰著,他頓時感到全身一陣陣燥熱,如剛剛喝過足量的烈性酒。
  他開始用眼睛搜索這茫茫的雪原。他知道,在這厚厚的雪被下,是密密的灌木叢,有時會冷不丁鉆出一頭野獸來。
  翻上一道山梁,他果然發現了獵物:一只雪兔。一只還未成年的雪兔。
  他馬上臥在一棵大樹后,摘下獵槍緊緊地盯著。
  雪兔并沒有發現他,仍在雪地上搔頭捏耳,神態可愛極了。
  這時候,陽光透過樹梢漏下來,雪在上就像撒滿了金剛石粉末似的,銀光閃閃,且帶著淡淡的一點金色,令人眩目。
  那雪兔許是玩夠了吧,搖搖擺擺徑直朝他走來,悄然無息。只在潔白的雪上留下了幾粒淺淺的腳印,玉杯也似,盈滿了陽光和稚氣。一片片陽光從它雪一般素凈的毛上滑落,晃著他的眼睛。而且,空氣里也彌漫著兔身上那種特有的氣味,浸潤著他的鼻孔。
  他的槍口也緊緊地跟著它,食指塔在板機上,就只差輕輕一扣了。
  然而這時,雪兔停了腳步,抬起前腳搔了搔耳朵,紅紅的眼睛并不曾仔細觀察周圍的一切,全在渾然不知中。
  它還太年輕,太沒有經驗。
  許是偷偷從母親的疏忽間跑出來的吧。
  他不禁生出一股父親的情緒來,輕輕嘆了一口氣。
  雪兔卻敏感地抓住了這輕微的聲響,警覺地注視他臥伏的地方。
  它已經看見我了。他想。不覺放下了獵槍,將頭稍稍抬起,迎著雪兔的目光靜靜地望著。
  雪兔卻并沒有被嚇走,竟也一樣好奇地打量著他。
  你是來傷害我的嗎?
  是的。你怎么不跑呢?
  不,你不會傷害我。
  你,憑什么呢?
  你的眼睛好慈祥、好善良呀。
  可是……
  可是什么呢?它錯了嗎?是的,它錯了,他是獵人,專程進山來打野物的。
  但是,他的槍卻靜靜地躺在雪地上。
  雪兔輕輕地轉過身來背對著他,緩緩地走著,仿佛在數自己剛才的蹄印。
  他的眼睛開始模糊了。
  她可愛的雪兔呀!
  雪兔剛好又把頭扭過來,看了他一眼。
  他覺得雪兔聽見了他心中的呼喚,很溫柔很溫柔地望著他。就跟妻子守在病床前望他的目光一樣,幾多關心和掛念。
  他于是回了它一個淺淺的微笑,用同樣溫柔的目光回報它。
  雪兔雪兔你慢走呀。
  我媽媽也許等急了呢?
  我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好一次上山啊。
  我早就曉得了呢。
  你就不能再看我一眼嗎?
  我已經看了你好久了。
  他又一次在心里編著他和雪兔的對話。
  雪兔掉過頭去了,緩緩地移動腳步,和雪被疊在一起,都是那么潔白,簡直分辯不出來了,就好像一個雪球在雪地上慢慢地滑動……
  也許它真的怕媽媽著急吧。
  他抹了抹眼角,那些尚未出窩的溫熱的液體就濕了他一手掌。
  他很費勁地拾起獵槍,雙手舉起來,將槍口深深地插進雪層中,食指輕輕一扣,就聽“噗”的一聲悶響,眼前松散的雪層中隨即冒出縷縷青煙,裊裊升騰著。
  雪兔聽見響聲,再次停住腳步,扭頭望著他,帶點兒迷惑。
  你怎么啦?
  哦,沒什么。
  我聽見了響聲。
  那不是槍聲,真的不是。
  你面前升起來的是什么?
  熱氣。你看你的鼻孔里也有呼出來的呢。
  哦,我明白了。
  你又看了我一眼,太謝謝了。
  你也一樣。
  他對著雪兔又是一笑。漸漸眼睛里又盈滿了淚水,只見一點模糊的白影緩緩向前蠕動。
  天山上靜悄悄的。一個白花花的世界。
  太陽慈愛的手指撫摸著高大的樹林,樹林下凝脂般的雪地,雪地上蠕動的雪兔,雪兔后依依不舍地目送著它的老人……
  • 上一篇文章: 去機場的路

  • 下一篇文章: 策馬少年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肃宁县| 修水县| 安乡县| 宜兰县| 新营市| 关岭| 黔江区| 外汇| 清徐县| 东兰县| 万年县| 南宁市| 文山县| 五常市| 全南县| 诸城市| 克山县| 古交市| 黑山县| 辉南县| 临漳县| 英德市| 宁国市| 大冶市| 衢州市| 吉林省| 建平县| 祁门县| 富民县| 嘉禾县| 黄梅县| 墨江| 阿拉尔市| 同江市| 万山特区| 石渠县| 安多县| 临泽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