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趕上了路的豬
作者:陳 靜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豬|兒童小說

  “阿嚏——”
  “阿嚏——”
  大比賽似的,虎娃和他殺豬賣的爹,噴嚏打個不停。這個蹲下身子,張開嘴苦著臉“放”一炮,那個彎下腰,緊接住又“轟”一聲,震得大山上陳老伯家屋檐下的鳥雀都飛了,欄里的豬也停住鼾聲,一個翻身,四腳落地,站了起來。
  要早走到陳老伯這屋里,虎娃和他爹就不會淋成落湯雞。可高山野嶺,上坡下坳,只有小路褲帶子一樣系在山的身上,除了樹,還是樹,各種各樣,松樹、杉樹、楓樹……哪有地方躲雨?傘帶是帶了,可在響成一片,亂成一團,浪一樣洶涌的雨中,弱小如蘑菇似的沒什么用。父子倆只好硬著頭皮頂著大雨趕路。
  剛才明明是好端端的天,火燒燒的太陽曬得雞蛋熟。可夏天山里的天氣硬是張娃娃臉,喊變就變。山頂團起黑云,電光一閃,雷聲一轟,“嘩嘩”的雨,像被一個大力士抽一鞭就趕了來,比風還快。虎娃和他爹,前一陣熱得汗流汗滴,這會兒,浸在深井水里一樣,身子打顫顫,篩糠一般抖……
  陳老伯認識虎娃和他爹,知道他們是上山來收購豬的。似蛇有蛇路,鼠有鼠路,虎娃爹干買豬殺豬這一行,對周圍山嶺上人家喂豬的條數、大小常打聽著,心里自然多少有個底。所以,上山來一趟,不會落空,總能買到豬。
  這些年來,鎮上人和城里人一樣,吃東西講口味,土生土長的雞、鴨、魚,煮熟食喂出來的本地豬,不但好賣,還價錢高。加上山里人純,好買東西,不會怎么熬價,說多少錢大體不吃虧就算了。
  虎娃從讀小學五年級開始,只要放假,就幫他爹上山趕豬。現在,讀到初中八年級了,一放假,仍去幫忙。虎娃在家還放了一條牛,幾只羊,扒柴、割草,什么活都干。這樣,其他同學在校寄宿,他便只能早去晚歸。好在家離學校只有三四里路。同學們早晚自習做作業、讀書,他就見縫插針,利用午休或自習課等時間完成。并且,他放牛、放羊的時候,大聲讀書,其樂無窮。他特別喜歡七年級下冊《語文》①教材上那篇《地毯下的塵土》,文章寫窮人家的小姑娘米妮,在好心的小矮人們家中,認真做事,誠實做人的故事。虎娃常在山坡綠地,伴著牛羊,情不自禁地背誦:
  ……不久,小矮人們回家來了。房子里看起來跟平時沒有什么兩樣,他們什么也沒說。米妮也沒有再想毯子下面的灰塵這回事。直到她上了床,看到星星透過窗戶,向她眨著眼,她這才想起了地毯下的塵土,因為她好像聽到星星們在說“那位小姑娘,誠實又善良。”
  …… “地毯下的塵土!地毯下的塵土!”米妮心里的那個小小的聲音在說。她再也忍不住了,便拿起掃帚,開始掃地毯下的塵土。可是,哦,地毯下躺著十二塊閃閃發光的金幣,就像月亮一樣圓潤、閃亮!……
  他每次背誦,總是津津有味,仿佛一股清泉注入心中。盡管干活很累,盡管別人說他十三歲多了個子還像谷籮矮趴趴的,但虎娃自己很快樂。
  然而,他爹愛發脾氣,動不動就罵他懶得屙痢泄血,蛇鉆屁眼,只曉得消五谷,只配給勤快人提鞋……眼鼓鼓瞪著他,兇兇的光讓他又怕又難受。每到這個時候,他才陷入深深的苦惱。
  這樣,他在爹眼中,是手板上的粑粑,要圓就圓,要扁就扁。于是,他與爹老親近不起來。確切地說,就是不喜歡他爹。
  ①語文出版社教材。 
也難怪,虎娃爹做的事也實在讓他反感。

  猜猜,他爹夏天賣剩的肉放哪兒?一般的人為防肉熱臭放在冰箱里。他家沒這個玩藝。放哪兒呢?放在大尿桶里,第二天去賣時,再從尿中拿出來,用清水洗洗。這還能吃么?虎娃不敢作聲,只在心里想。然而怪,過夜的肉還是又鮮又光彩。但虎娃一想起便作嘔。
  他爹就這樣名堂多。再拿理發來說,他爹只剃光頭,說可省一半錢。有一次,在個剃頭鋪,剃頭匠在他頭上剃一會,他便起身伸腦殼往外看一看,人家按都按不住。見看了幾回,剃頭匠問,為么個要老起身向外看。他作鼓正經,粗聲大氣說:“看刀快得很,這哪是剃頭,明明是鋸頭呢。我怕沒命回去,看有沒有熟人過路,好帶個口訊。”剃頭匠哭笑不得,哪還好收他的錢。
  這事人家作笑料傳,弄得虎娃抬不起頭。但虎娃也知道他爹一件好笑又好氣的事,只不會對人說。
  虎娃有個大伯,做木材生意,為人大方,出門常有人請吃請喝。虎娃爹很羨慕,便特意問原因。結果告訴他是要敬好祖先……虎娃爹信以為真,連忙煮好大魚大肉,用缽缽裝好,放在神龕前的凳上。他跪伏在地,念叨著列祖列宗,個個來吃。然后逐一念祖先名字,念著念著,卡了殼,記不起祖先大名了,連喚著“廖、廖、廖”這個姓,想回憶出名字來。誰知,家里那只立在他旁邊的大黑狗,聽“廖”個不斷,和平時喚它的聲音相同,誤以為喚它。便一口叨住缽里的肉,跑了,氣得虎娃爹追好遠也沒追上。虎娃暗地里笑得肚子都疼了。
  他大伯知道了,說連祖先也不會敬,還是我來教。等準備好后,大伯來了,虎娃爹專心專意站在一旁。只見插好香,燒上錢紙,跪在神龕前,說:“祖公祖婆,保佑門里出,門里進。”念一陣了,還是這句話。虎娃爹忍不住,問:“為什么老‘門里出,門里進’?”這下子,虎娃大伯正色說:“看你小氣得要命,別人喝你一口水像喝一滴血,會有人請你么?不門里出,哪會有門里進!”
  虎娃爹啞口無言。
  這樣,難怪虎娃不喜歡他爹。
  山中的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不一會,又是艷陽高照,蟬兒聲聲。屋檐角躲起來的蜘蛛,雨一停就爬了出來,忙著織網,細細的絲兒,從屁股里源源不斷地抽出來……
  陳老伯也是才從山背后的燕子巖回來。他是去給一個遭毒蛇咬的人換草藥。不過,早幾步進屋,沒淋到雨。當他看到雨中鉆出來渾身滴水的虎娃和他爹,忙迎上去,說:“快進屋,來得好,來得好,我正要賣豬呢。”
  可虎娃和他爹被淋壞了,忙著打噴嚏,哪有空來談豬的事。他倆鼻涕、口水到了一堆,發燒咳嗽起來。不用說,一熱一冷,生病了。但陳老伯一點也不慌,他要老伴去找姜,自己忙拿來幾大把干稻草,放在灶邊,要他們快來烤草火。陳老伯扎一束草扔到灶膛里,抓過火柴一劃,點燃了。火苗閃了閃,“撲”地一跳,騰起熊熊火焰。陳老伯令虎娃和他爹脫光上衣,坐到火膛前,先烤一陣后背,再烤正面。這樣,換過來換過去,反反復復。陳老伯在一旁添草燒火,紅紅的火光,把他古銅色的臉膛和銀白色的須發照得亮亮的,渾濁的老眼也光閃閃的。虎娃和他爹開始烤時,頭上、身上熱汽騰騰,不一會雨水烤干,全身發燙,冒出了毛毛汗。火仍熊熊燃燒。此時,陳老伯站在虎娃和他爹之間,左右伸出粗粗的大手,同時在虎娃和他爹的胸口上、后背上又掃又揉……陳老伯臉上、頭上汗水直流,好像他自己淋了一場大雨。烤一陣又烤一陣,慢慢地,虎娃和他爹舒服了。然而,陳老伯不放心,他要老伴架上鐵鍋,煎防寒散熱的姜湯給他們喝。
  虎娃一頭汗晶晶的,不時抬手用衣袖擦擦。他清楚記得去年幫爹趕豬時在這路過。因喝多了冷水,他肚子疼得厲害。當時,老伯見了,拿出只打米的竹筒,點一張紙扔在里面,把竹筒按在他肚臍眼的肚皮上。就這樣給他連拔兩次火罐,過一會,肚子就不疼了。虎娃趕著豬,輕快地回到了家。
  這一回,又搭幫陳老伯,虎娃心里暖暖的。
  別看陳老伯八十多歲了,腰不彎背不駝,高高大大,像七十來歲的樣子。仿佛面前就是有只虎或一個野豬,他也能對付。他靠作田、喂豬、養牛,把兒子和女兒送進了大學。那時候一畢業,就分了好工作。陳老伯高興得眉開眼笑,工夫越做越有勁。到現在還做個不停,作二畝田,喂三頭豬,種不少莊稼……虎娃看著陳老伯,欽佩極了。他那一股子勁好像讓虎娃也大長力氣。
  山風悠悠吹來,樹動,草動,柴葉子動,不動的是山彎里陳老伯的木屋。這木屋的里里外外,整整潔潔。在灶屋窗下,有一口小井,二三個紅鯉魚,空中游一樣來來去去。對門小河水潺潺地流,似一首歌在唱個不停。屋邊松樹林墨綠墨綠,黃黃的松球和松毛針葉在風中落滿了坡。老鼠瓜藤漫滿溝谷,綠生生的葉蓬蓬勃勃,正波一樣起伏涌動,好像里面躲著很多頑皮娃娃在捉迷藏。
  趁著爹獨個去屋后的豬欄那邊時,虎娃跑到屋前禾坪上來了。他看著看著,好像自己不是上山來趕豬的,而是來欣賞風景的。他連吸鼻子,嗅著充滿青草氣、花香氣的空氣,沐著清爽的風,笑了……
  虎娃爹回到陳老伯的灶屋,抓起只碗,在井里舀了點水喝。陳老伯剛收拾好燒稻草燒出的一大堆灰,見了虎娃爹,用手拍打拍打身上落的一層灰,便要帶他去看豬。虎娃跟了過去。
  屋背后,三間瓦屋豬欄,大大小小三條豬。兩條小些的豬睡在各自欄里的草窩中打鼾。而那條大豬卻站在欄中,不安地喘著粗氣兒。
  陳老伯領著在欄外往里看,見有點不對勁,陳老伯連忙抽開木門栓,“吱呀”一聲打開了豬欄門。
  大豬胖滾滾的,全身干干凈凈,毛色油亮。少說也上了二百斤。可它站著不動,只喘粗氣兒,直拿眼瞧著陳老伯。
  “不好,這一熱一冷的天,豬發瘟了。”虎娃爹著急說。
  “早上喂食好好的,沒苗頭呀。這會兒成這樣了,唉,可能得了急癥。”陳老伯跨進欄里,摸了又摸豬身子,接著說:“可沒發燒呀,怪。”
  “如今,什么怪病沒有。一下子五號病,一下子禽流感,傳得又快又廣。唉——”虎娃爹痛惜地說。
  虎娃在一旁,為陳老伯著急,他老人家辛辛苦苦,砍豬草刀把兒都摩細了,喂豬食食盆把都提爛了,結果這樣……
  豬欄邊一片沉默,只有大豬粗粗的喘氣聲。
  “我看,這豬的病拖不得,趁剛發作,快處理掉,要等死了,一錢不值。”虎娃爹建議。
  “唉,本還不想賣的,正是豬吃飽食長膘的時候。是我到山那邊張老倌家給他換蛇藥,知道他送兒子上大學借了一屁股債。哪知畢業快一年了,連個工作都沒找到,別說寄錢回家還賬,過年都沒路費回來。眼下,別人要急著用錢,逼著他還賬呢……”嘆一口氣,陳老伯又說:“我想賣了豬,把錢給他去救救急。看我這大年紀了,東西也吃不了多少,崽女也不用管,要這么多錢干什么。”
  虎娃聽著,跟著嘆了口氣。
  “是這樣呀,那我快把這豬買了去。老伯,你出個價吧。”虎娃爹細細的眼睛轉了轉,說。
  陳老伯左打量右打量大豬,念叨著:“二百來斤是有的,估毛的按時價九塊七一斤,要兩仟來塊錢。”一會喃喃,一會默想,陳老伯抬起頭,果斷地說:“老熟人,不講多話,豬成這個樣子了,我讓點,一千八百塊錢。”
  “一千六百塊錢,怎樣?我擔著風險,要是路上死了,我要背時蝕大本。”虎娃爹臉上苦巴巴,在吞苦藥一樣難受。
  “這豬才發作,只有點苗頭,保證沒事!”
  “好,我吃點虧,一千七百塊錢,好么?”虎娃爹下決心說。
  “好,算了。靠以后喂個再大的。”陳老伯點點頭,大氣地答應了。
  虎娃爹如釋重擔,忙交了錢,走進豬欄,便趕起豬來。大豬四腳張開,鐵釘一樣釘在地上,瞪著眼,喘著粗氣,一動也不動。虎娃爹將繩子扎在豬的一只前腳上,要虎娃在欄外拖,他自個在欄里連推帶趕,好不容易把豬弄了出來。
  陳老伯在前面引路,口不停地喚著豬,豬一路走著。雨后的青山更加青翠,很多鳥在遠遠近近的樹林里叫。一陣陣山風拂來,虎娃看見送到山坡上的陳老伯,樹一樣立著,他下巴上的胡子直飄……
  虎娃他爹跟在豬后,沿著下山的路,走過了一道道彎。他精瘦精瘦的臉上直樂。虎娃在豬前面牽著繩子,悶悶地走。
  豬一路氣喘喘的。要下坡了,虎娃松開繩子,任豬慢慢自個兒走。突然,“轟”一聲,豬打了個大噴嚏,一團衛生紙從豬的鼻孔里噴出來。
  虎娃愣住了,盯著他爹,久久地。猛然,不知哪來的勇氣,他腳一跺,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繩子,拉著豬,掉轉頭,向來的路上走去……
  獲《2009年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

  • 上一篇文章: 心聲

  • 下一篇文章: 暖冬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右玉县| 伊宁县| 汶上县| 六枝特区| 永修县| 吉木萨尔县| 宁河县| 铁力市| 湖口县| 舞阳县| 利辛县| 株洲市| 瓦房店市| 南昌市| 民乐县| 文成县| 清丰县| 丽江市| 威远县| 淮滨县| 保定市| 浦城县| 潮安县| 香河县| 惠东县| 长泰县| 确山县| 佛山市| 天气| 塔城市| 长泰县| 庄浪县| 墨竹工卡县| 兴城市| 苗栗市| 盐边县| 山东省| 凤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