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天要下雨
作者:戎 林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兒童小說|

  1
   
  天還沒亮,娟子在熟睡中被吵醒,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見爸爸媽媽一個坐在沙發上,一個坐在床頭,你一言我一語,叮叮當當,互不相讓。媽媽好像要爸爸去一個地方而爸爸不愿去,于是媽媽就罵爸爸是無賴,爸爸罵媽媽是破鞋。媽媽的聲音惡狠狠的,說她就是破鞋怎么樣,有本事你不穿就是羅。
  一個人怎么成了破鞋?這大概是比喻,娟子不明白比喻什么。
  媽媽發現娟子的身體在動,說:“小聲點好不好,娟子還在睡覺!” 
  “你的聲音還小呀,沒把樓頂掀翻!”爸爸回敬了一句。
  娟子猛地坐起:“吵,吵,你們吵吧,反正我也不睡了!”
  屋里頓時安靜下來。
  娟子實在想不起來,爸爸和媽媽是哪天交上火的。大概是在爸爸下崗以后,媽媽就對他看不順眼了。每回爸爸一進門,她就嘀嘀咕咕,沒完沒了地數落他,什么“沒出息的東西”,“棒子也打不出個屁來”,“濃包”,“弱智”,什么詞句惡毒就往爸爸頭上安什么,直到那天說爸爸是“白披一張男人的皮”,爸爸再也忍不住,一巴掌甩過去,媽媽的臉上頓時留下五根紅紅的指印。媽媽火冒三丈,發瘋似地撲上去,揪著爸爸的衣領,用腳踢,用牙咬,用手摳。爸爸一動也不動地挺著,任媽媽把他折磨得遍體鱗傷,才說聲“夠了吧”。媽媽說不夠,喘了口氣,又向爸爸發起了新的一輪進攻。
  就在這時,娟子放學回來了。爸爸看見了女兒,立刻掙脫了媽媽,轉過身,把所有的痛苦換成極不自然的微笑朝娟子點點頭。娟子只瞟了他們一眼,知道一場如火如荼的戰斗剛剛結束,打鼻子里哼了哼,從他們當中穿過,徑直跨進自己的房間,用沉重的關門聲表示蔑視和抗議。
   
  2
   
  吃晚飯時,爸爸從女兒的話中得知,明天期終考試。爸爸說,這回娟子要是平均分數考到95分以上,一定買只大蛋糕慰勞慰勞。媽媽在廚房里聽見了,說:“一只蛋糕好幾十塊,你有錢嗎?”
  爸爸說:“為了孩子,就是賣血我也情愿!”
  “你賣去呀,這就去賣好了!”
  兩個人又接上了火,娟子捂起耳朵,大聲嚷嚷:“你們再吵,我馬上跳樓!”并作出往陽臺上奔跑狀,這才制止了一場新的戰爭。
  你想想,后院天天起火,在前方日夜奮戰的娟子能有好心情嗎?長此下去,學習能不退步嗎?即使娟子人坐在教室里,媽媽臉上的五指,爸爸胳膊上的傷痕……像電影一樣全浮現在她的眼前,娟子哪有心思復習。
  娟子這回真的考得慘不忍睹,從全班第三名一下子滑到倒數第五名。
  拿到成績報告單,娟子不敢回家,一個人跑到湖邊呆坐。住在娟子家前樓的容容到她家玩,知道她沒回來,就跑到湖邊來找她,她猜到娟子肯定在這兒。她清楚娟子心里的苦處,安慰她,勸她回家,既然這樣了,總不能不跟家里人見面吧。
  明亮的日光燈下,媽媽把飯菜端上了桌子,一只大蛋糕放在門口的茶幾上。爸爸正等著女兒的喜訊呢。
  娟子滿面沮喪地出現在門口,爸爸一看她的表情就明白了一切。媽媽朝娟子伸出手:“成績單呢?拿出來看看。”
  娟子極不情愿地把那張紙交給了媽媽,媽媽看著看著,那張還殘留些清秀的臉龐迅速變得冷漠僵硬,像是一塊鐵,一塊冰,再也沒有什么能使它融化了。爸爸劈手從媽媽手中奪過紙片,看了看,說:“嗯,還好,每門功課總算及格了。祝賀你,娟子!”他把蛋糕往她面前一放,“今晚不吃飯了,吃蛋糕!”
  站在一邊的媽媽胸脯不停地起伏,眼睛也越睜越大,忽然伸出胳膊猛地一掃,頓時,滿屋飛起了五彩繽紛的雪花。圓圓的蛋糕盒嚇得在地上滾了幾圈,最后往柜子底下一躲,不見了。
  “干什么你!” 爸爸來氣了,指著媽媽吼。
  “我讓你們吃蛋糕呀!”媽媽兩手搭在腰上,冷冷地笑。
  爸爸的怒火又被點燃了,伸手要打,被娟子攔腰抱住,媽媽又蹦又叫:“好個姓唐的,你等著!”說著,風也似地卷進廚房,糟糕,媽媽去抄菜刀了。娟子尖叫一聲,感到危險就在眼前。爸爸一個箭步跟上去,一把攥住媽媽拿刀的手腕,往后一別,媽媽“哎喲”著,掙扎著,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戰爭以爸爸暫時勝利而告終。沒想到,到了天亮,他們又接上了火。
  娟子恨自己不該出生在這個家庭。有位外國作家說過,家庭就是兩個人的生命水乳交融在一起的產物。真不知道爸爸當初是怎么想起來跟媽媽這種人交融的。
   
  3
   
  今天是學期的最后一天,老師除了布置假期作業,還要對同學們的表現進行評點。娟子在學校一直磨到天黑才回家。
  屋里只有媽媽,娟子問爸爸呢,媽媽不吭氣,娟子又問了一句,媽媽白了她一眼:“腿長在他自己身上,他想上哪就上那,我怎么知道。”
  娟子不再問了,端起碗就往嘴里扒。
  “娟子,如果我一個人帶你過行嗎?”媽媽忽然冒出這個奇怪的問題。
   “怎么,你們要離婚?” 娟子把筷子定在嘴邊。
  “誰說要離婚啦!”媽媽眨眨眼,臉上露出一種古怪的笑,“離婚是大人的事……”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用管,對嗎?”娟子順著媽媽的聲調往下說,說著說著,陡然把臉一變,“我可告訴你,你們要是離婚,我就上外公那兒去!”
  外公住在皖西的大山溝里,那里沒有巧克力,沒有麥當勞,除了石頭還是石頭。以往每到娟子不好好讀書時,媽媽就嚇唬她說要把她送到外公家。現在,娟子不用嚇唬,主動提出要到那里去。
  媽媽一愣神,臉騰地紅了。娟子似乎意識到什么,大聲說:“真要想離婚,只要說一聲,我馬上走人。要是爸爸提出離,我就跟你過,如果是你提出的,我就跟爸爸過。”
  “可你爸下崗了,養不活你……”
  “那我就跟他討飯去!”
  “嗬,真沒看出來,我家娟子還是個有志氣的姑娘呢!”媽媽看娟子想要發火的樣子,忙改口道,“好好好,不離,我們不離,永遠不離,這下行了吧!”
  娟子本想叫媽媽當場給她寫份保證書,想想算了,哪有女兒逼媽媽寫那玩藝的。唉,這能怪娟子嗎!做兒女的誰想讓自己的父母離婚?班上的潘宏林原來是個小胖墩,他爸爸媽媽離了婚,他跟奶奶過,兩個月下來就成了個小瘦猴。還有于莉莉,愛說愛笑,父母離婚后一天到晚神魂顛倒,上課老走神,老師說這叫呆若木雞,同學們轟堂大笑,都叫她木雞。無數事實告訴娟子,那怕有一線希望,也不能讓他們離!
  “叮鈴鈴……”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娟子嚇了一跳,拎起聽筒,里面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娟子激動得大叫:“老爸,是老爸嗎,我想死你了,你在哪?”
  “我已到了深圳……都說這里錢好掙,我就來了。”
  “找到活了嗎?”
  “暫時還在歇著。不過,希望總是有的。娟子,等我安頓下來,一定接你來玩幾天……”
  “太好了,讓媽媽也去……”
  爸爸不置可否,問娟子在干什么,娟子說在做作業,爸爸說:“我還以為你又在看電視呢。”娟子說電視機壞了,媽媽不肯修,娟子也不想讓她修,她想把看電視的時間用來復習功課。爸爸也好,等考上初中一定給她抱個大電視回來,讓她看個夠。爸爸還說以后每天晚上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娟子想到電話費,忙說:“不用了,一個星期打一回就夠了。”
  爸爸很感動,說女兒長大了,懂事了,知道何以體貼人了。
  剛放下電話,媽媽回來了,問娟子在跟誰通話,娟子說:“爸爸流浪到深圳去了,你知道嗎?”
  媽媽把頭搖搖:“我也不是他的跟屁蟲,他上哪跟我有什么關系,笑話!”
   
  4
   
  媽媽最大的愛好就是跳舞,早上一場,晚上一場。每次去之前都得化妝。那可不是一般的化妝,是一種嚴肅認真,一絲不茍的化妝,打底色,描眉毛,涂口紅,一個妝化下來,少說一個鐘頭。這不,媽媽吃了晚飯就坐到鏡子開始忙碌。娟子問她,是去跳舞嗎,媽媽說:“小孩子家,別管大人的事。”說著抿抿嘴唇,側著臉,對著鏡子仔細審視著自己。
  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媽媽很少化妝,即使化,也是簡簡單單,五分鐘完事。聽容容說,她看過一本書,上面說,這個年紀的女人,如果特別注重化妝打扮,一般都是有了外遇。娟子不明白什么叫外遇,容容咧咧嘴,一副飽經蒼桑的樣子:“哇,你連這都不懂,外遇就是碰到了第三者。”
  第三者!啊,就是除了爸爸、媽媽之外的另一個人,也就是隨時可能替代爸爸或媽媽的那個人。娟子想,媽媽認真化妝莫不真是給第三者欣賞的。容容說,女過33,倒了半邊山。媽媽都35了,大概是想在她的大山倒塌之前想重新物色個相好的,哼,只要我娟子在,只要爸爸在,沒門!娟子有些咬牙切齒了。他想起爸爸在電話里說過:“我不在家,你要好好照應媽媽。”——照應媽媽?怎么照應?媽媽是堂堂的服裝廠副經理,還要她照應!鑼鼓聽音,說話聽聲,爸爸是讓娟子看管好媽媽,別讓她做出格的事。娟子這樣想著,暗暗拿定了主意。
  化妝完畢,媽媽拎起小包就走,到了門口,回頭叮囑娟子,在家好好看書,她有點事,一會就來。娟子裝作老實服貼的樣子把頭點點。等到媽媽的腳步聲在樓梯上消失時,娟子幾步沖到窗口,伸頭一看,媽媽正順著小區那條石子路往北走,走幾步兩邊看看。娟子清楚,紫羅蘭舞場明明在南邊,可她卻來個南轅北轍。看來,不是去跳舞,是去約會,去找第那個讓人痛恨的第三者!
  娟子不敢怠慢,飛也似地下樓,悄悄地跟在媽媽后面。
  媽媽穿過兩條馬路,身子一閃,拐進了一座小茶樓,娟子撂心里笑笑,看你往哪跑!
  娟子在樓下呆了十分鐘,估計媽媽跟第三者已接上了頭,這才慢慢地往樓上攀。去年,娟子跟爸爸來過這家茶樓,樓上有個大廳,旁邊有幾個包廂,不知媽媽躲在哪個包廂約會。
  娟子站在大廳門外朝里張望。
  “嘿,你找誰?”一個穿紅衣,提著大茶壺的大哥哥問她。娟子往后縮縮:“我找人。”
  就在這時,她一眼發現媽媽坐在走廊拐彎的一張小桌子邊跟一個男人在說話,男人只留個背影,媽媽也是個側面,她離男人很近很近,頭幾乎挨到男人的胸脯,聲音低低的,不時地用餐巾紙揩眼睛,像是很傷心的樣子。
  怪事,你傷什么心?是因為爸爸遠走高飛而流淚,還是因為娟子防礙了你們而難過?娟子從走廊上轉過去,她倒想看看,這男人究竟是怎么樣的風度翩翩,英俊灑脫,莫非真的比爸爸好上幾百倍,幾千倍!
  當娟子選定一個極好的角度重新觀察時,一下子驚呆了,那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容容的爸爸!他是娟子爸的朋友,還到娟子家跟爸爸喝過酒,那天的菜是媽媽做的……
  娟子心頭像有一百面小鼓在敲,她實在想不透,媽媽跟容容爸有什么關系,有話,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到家里來談,為什么……難道他們真的想把兩個好端端的家拆散嗎?難道真的想讓比自己大2個月的容容成為正式的姐姐嗎?大人們的事就是復雜。娟子有些迷茫。
  忽然,一個念頭在她心中升起,打個電話給容容,告訴她,我媽媽的第三者不是別人,正是你老爸!他們正在這里親親熱熱談傾訴心聲呢!
  娟子跑到樓下電話亭里往容容家撥電話,是容容媽媽接的,娟子本想把這個驚天秘密說出來,但又不忍心傷害她,只問容容可在家。片刻,容容來接電話了,娟子劈哩啪啦地把經過一說,容容半天沒吭聲,娟子問:“你啞巴啦?”容容說:“我在想……”“都火燒眉毛了,還想什么?我要你馬上來一趟!”沒料到,容容卻回答:“不,我不想去!”“為什么?”“大人的事,我不想管。再說,我爸跟你媽是小學同學,同學之間談談心有什么不可以的……”電話“啪”地掛上了。
  猶如流著血的傷口,被狠狠地抹上一把鹽。容容的話使娟子的心受到劇烈的刺激。
  現在看來,娟子只好單槍匹馬往上沖了。她不再猶豫,把頭發一甩,噔噔噔地走到媽媽面前,一屁股坐在媽媽面前的椅子上,目不轉睛地看著媽媽。
  像是有什么尖銳的東西猛地剌進媽媽的心窩,她瞪眼盯著女兒,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你來干什么?”
  “來看看你呀?”娟子兩眼像要噴出火來,“代表我爸爸……”
  “代表你爸爸?”媽媽冷冷一笑,“你沒有必要代表他,他也沒有必要由你來代表……”頓了一息,媽媽朝容容爸伸出了手,“喏,認識這位叔叔嗎?”
  “怎么不認識,燒成灰我也認識!”
  容容爸開始還有些尷尬,很快平靜下來,“啊,是唐娟子……來,看要不要吃點什么。”
  黃鼠狼給雞拜年!娟子狠狠剜了一眼面前這個跟爸爸差不多大的男人,頭一扭走了。
  “這孩子,怎么啦?”容容爸忙站起身。
  娟子媽沒動彈,目光定在空中一點上,一只手擺弄著茶杯,陰郁的眼里像沾上了一層霧。
   
  5
   
  娟子記不清自己是怎么到家的,推開門,一頭扎進自己的小屋,伏在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媽媽被人家搶走了,爸爸遠走高飛了,留下她一個人,還有什么意思呢?她惶恐而孤獨,像被人遺棄在一座荒島上一樣無助。
  她想起剛讀完的<魯賓遜漂流記>,魯賓遜不比她還可憐嗎?被遺棄在荒島上,沒穿的,沒吃的,卻自己救自己,苦苦堅持了幾十年。她這點小苦算什么!問題是不能束手待斃,得像魯賓遜那樣動腦筋想辦法,讓爸爸媽媽重歸于好……
  她設計出好好幾套方案,第一套方案就是給他們寫信,寫一封感人肺腑的信,讓她們知道女兒這顆真誠的心。她找來一張潔白的紙,剛要寫又犯難了,是寫一份還是寫兩份?算了,還是一式兩份吧,因為他們犯的是同一個錯誤,那就是都想把這個家一腳踹了,唯有她才是這個家的悍衛者,是愛情的保護神!她必須義正辭嚴地給兩個當事者指出,這樣下去是危險的!
  爸爸、媽媽:
  你們在女兒心中是一對平凡而偉大的夫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得上你們對我的愛了。我是你們的一把鎖,將你們牢牢地鎖在一起。可現在,鎖不靈了,再也鎖不住你們的心了……因為,你們可能都在暗暗地打算離婚!
  離婚,對于我這個14歲孩子意味著什么?我心里清楚。我相信到了那一天,你們不會爭著要我的,也許會各自保持沉默,或者說由我自己選擇……
  爸爸、媽媽,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讓我幸福一輩子嗎?可一旦你們分手,我就失去一個完整的家,那還有什么幸福可言呢!我知道你們之間的愛已經不多了,一直在苦苦堅持著,但為什么不能再堅持呢!為了女兒,你們必須堅持,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就在娟子全神貫注地渲泄自己的感情時,電話鈴響了,她嚇得一哆嗦,拎起聽筒,才知道是爸爸打來的。
  “是娟子嗎?你剛才上哪去啦?我一直在給你打電話……”
  娟子眼圈一紅,淚珠在眼眶里打起了轉轉,心像貓抓的一樣,是難過?是怨恨?她也說不清,只覺得心里苦嘰嘰的不是滋味,不等爸爸再問,她哭了起來:“爸爸,媽媽不要我們了……”
  “啊!?”爸爸像早有所料,“沒關系,娟子,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獨立存在的個體,不必擔心誰要誰,誰不要誰。你看,爸爸一個人在外不是挺好嗎……娟子,你在聽嗎?你在干什么?”
  “我在給你,不,給你和媽媽寫信……”
  “寫信?什么信?快讀給爸爸聽聽。”
  娟子開始讀信,當讀到要爸爸再堅持的那一段時,娟子清楚地聽見爸爸在電話那頭啜泣,她感到聽筒濕漉漉的,她懷疑是爸爸的淚水。
  “好孩子,別念了……”爸爸一字一頓地說,“你還小,許多事還不明白,比如婚姻,愛情,對你來說,是一本還沒打開的書,等你長大了就會讀懂的……”
  “啊,我知道,你是說你和媽媽這間沒有那種水乳交融的愛,”娟子不等他說完,馬上反駁,“既然這樣,當初為什么結婚,為什么生下我?為什么……”
  爸爸沉默了一會,說:“我們換個話題好嗎?”他告訴娟子,他已經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電腦公當保安,業余時間打打電腦。說到這,好像想起了什么,“啊,差點忘了,五斗柜第三個抽斗里有只小盒子,里面有我在電腦學校的結業證書,你找出來寄給我,憑著那份證書也許能找到更合適的工作。”
  這是一只十分精制的小鐵盒,娟子把它拿到燈下,輕輕地打開,證書果然在,里面還有一張紙,湖籃色的,仔細一看,她驚呆了,是離婚協議書!娟子迅速掃了一遍,上面羅里羅索寫了一大堆,唯有幾句娟子看得明明白白:娟子18歲之前就跟媽媽住在這座房子里,學費、生活費由爸爸出,每月不得少于400元……再看時間,7月3號。天哪,他們早就離了,在娟子放假的第三天,在他們激戰了一夜之后的那個陰沉沉的日子里離的。
  爸爸啊,你真是個沒用的漁夫,盡管你有網,可什么也沒撈到,什么也沒撈到呀。
  娟子的手不停地抖,就像捧了塊火炭,她真想沖上那座小茶樓,當面質問媽媽:“你們英離婚為什么不跟我打聲招呼?為什么?”媽媽肯定會說:“怪事,我們離婚跟你有什么關系!大人的事小孩子家管不著,你只管你的學習!”
  這叫娟子怎么回答呢?只能無言以對。
  她感到渾身軟耷耷的,一下子癱坐在沙發上。她不明白,這么大的事,他們為什么向她保密?是怕她知道心里裝不下,還是怕影響她的學習。
  現在,還有什么辦法去補合爸爸媽媽兩顆殘缺的心?怎么樣才能重新燃起他們之間熱烈的愛呢?娟子想起好幾次陪爸爸媽媽散步,沒走多遠,他們不知為什么爭執起來,媽媽揚長而去。她想起無數個熟睡的深夜,她被爸爸喝醉酒的聲音驚醒,那聲音聽起來非常可怕。她還想起無數著孤獨的黃昏,媽媽躲進自己的房間里抱著電話無休止地向誰訴說……是啊,一座倒塌的巖壁不可能再引起雄鷹的興趣,一處廢棄的荒原連鴻雁也不肯落腳。他們早就貌合神離了,何必用她這把小鎖把他們牢牢鎖住呢!娟子忽然覺得過去所做的一切是那樣的愚蠢和自私。她默默地告誡自己,唐娟子,你的任務是學習,管不了的事就不必管,天要下雨,你能管得了嗎!
  門外傳來篤篤的敲門聲,是媽媽回來了,她走得太急,忘了帶鑰匙。就在這剎那間,娟子竟然覺得輕松起來,站起身,把衣服整整,去把門打開,對著門縫里的媽媽笑笑:“你回來啦?”
  媽媽有些納悶,剛才還是天崩地裂,現在怎么風平浪靜啦?她難堪地怵在那里,像在等待著女兒的判決。娟子站了一會,伸了個賴腰:“我要睡覺羅。”
  那天夜里,娟子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長出了一對翅膀,變成了一只美麗的小鳥。一個清亮亮的早晨,它從樹林深處飛出,飛著飛著,竟被幾根繞在一起的青藤纏住了,它叫著,掙扎著,好不容易掙脫開來,一頭沖了出去。終于,它看見了藍藍的天,看到白云,看到那輪鮮紅的太陽。它鼓足勁,展開雙翅,奮力向著更遠的高空,向著太陽飛去……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回到宋朝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新干县| 株洲县| 来安县| 巴彦县| 哈尔滨市| 托克逊县| 商水县| 民县| 小金县| 来安县| 永新县| 沐川县| 赤峰市| 凌源市| 南雄市| 乳山市| 特克斯县| 临漳县| 资阳市| 昭觉县| 周至县| 营口市| 稷山县| 山阴县| 颍上县| 韩城市| 柳河县| 静海县| 大英县| 积石山| 吉首市| 塘沽区| 城口县| 延吉市| 徐闻县| 金川县| 衡阳县| 南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