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于光芒的一次實驗
作者:劉殿學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文學|原創|兒童小說|

  下一節語文課。
  我看見劉老師從三樓樓梯口拐彎上樓,后邊還跟著個背書包的男生,我以為他是鄰班同學,不是,他竟然跟著劉老師走進我們班。
  一進門,全班所有同學一齊看他,看得那男生不好意思,欲往語文老師身后躲,臉紅紅的,小模樣還挺帥,咋一看,有點像哈雷·波頓里那個騎掃把的男孩。
  劉老師放下手里課本,說:“大家有了新發現是不是?我來給你們介紹一個新伙伴。”將那男孩往前讓了讓,“他叫石東山,剛從鄉下轉來。從今天開始,他就是我們班的第58位同學。”劉老師說完,眼對他一看,一拉他,“石東山,來,你就跟第四排的班長虞清江同學坐吧。”說著,直接把那個“哈雷”領到我桌邊來,“虞清江,給你一個新朋友好不好?”
  好不好,已經站到跟前了,能說不好?出于禮貌,我馬上地站起來,說好。知道我一個人獨坐一張課桌是不會長久的,背后老有女生說班長特權,老師包庇,這下別說了吧?我料想終歸會有新同學來的,但沒想到是今天這位“哈雷”,長得比我高,又透出那一臉的英氣,將來各方面會不會比我強?我想。
  劉老師剛轉身往講臺走,“哈雷”馬上伸過手來,對我一笑,小聲說:“您好!”聽出來了,他說的是您不是你。
  初次見面,出于禮貌,我也握了握他的手:“你好。”
  坐下。
  二人無語。
  聽老師講了一會課,他叮叮咚咚地開始把書包里的東西往課桌下面放,周圍同學要繼續聽語文老師講課,不時地掉頭對他看。
  這時,劉老師講著講著講到了一句話,“露馬腳”就停下來,插問:“‘露馬腳’還有個典故,誰說說看,是什么意思。”
  所有同學面面相覷,沒一個知道的。我想了好一會,好像在一個什么刊物上見到過這個典故,快速思索了一會,想出個大概意思,正要舉手發言,旁邊在往桌下放東西的他“啪!”先舉起手。
  劉老師一指他:“好,新來石東山同學說。”
  石東山站起來,口若懸河:“明朝皇帝朱元璋,從小生活在一個貧苦的家庭。1651年參加郭子興的農民起義隊伍,他英勇善戰,后來當了官,郭子興就自己的養女馬氏嫁他為妻。馬氏是個農家姑娘,粗手大腳,只會干活。后來,朱元璋當上了皇帝,皇后是個大腳女,多丟人!古代女子三四歲就纏成“三寸金蓮”的小腳,才是最美的,這雙大腳能見文武百官嗎?于是,每到出宮,馬氏就用特別長的裙子遮住自己的大腳,不讓別人看見。一天,朱元璋帶著馬氏一起去朝天出宮拜天,皇家隊舉傘揚帆,沿街前行。突然,從巷子里吹來一陣風,“呼啦!”一下刮起皇后的裙子,那雙丟人的大腳板還是被人看到了——‘露馬腳’一詞由此產生。”
  石東山一邊說,幾個女生一邊在偷偷地捂著嘴笑。
  笑歸笑,你們不一定說得出來,我想起來的那個“露馬腳”典故,肯定沒有石東山回答的那樣詳細,他講出一個完全的故事,有情節,有形像,很生動,連語文老師都有點佩服了:“回答得好極了!請坐。”
  他的回答,讓許多同學感到驚嘆。
  下課了。
  我沒有出去玩,急著想了解一下這個新同桌的情況:“你原來是哪個學校的?怎么學期中途轉學?”
  “我本來在同旺鄉上鄉校,爸爸在城里打工,請朋友幫忙,找了個關系,把我轉到城里來上學了。就這樣。”他手里忙活著,嘴里又說,“鄉下教學水平沒你們城里高,我也想多學的點東西,白鴿挑亮的地方飛嘛。就這樣。”
  我心里還記著他剛才的發言,避開他的話,說:“看來,你語文水平的口才都不錯嘛,‘露馬腳’那個典故知道得那么多,講得那么生動!”
  “哪里哪里!網上看到的一個小故事,就記住了。就這樣。”
  我跟他說了兩句話,他用了三個“就這樣”,這家伙口頭禪挺個性,從內心里對他有點刮目相看。
   
  下午體育課,我們班女生隊與男生隊籃球比賽。我是男隊后衛,組織、指揮全是我。石東山剛來,跟其他同學還沒熟,一個人站在場邊看我打球。
  剛打了兩回合,他站不住了,主動當起了場外指導,拉住我:“哎!虞清江虞清江,你后衛不能光運球,知道嗎?等你一下一下把球動到前場,對方都已經站好位子了,要傳!抓住機會,一竿子‘啪!’傳到前場,打她們個措手不及!就這樣。”
  雖然他的長傳戰術有一兩次還真的奏效,但我有點不愿意他說三道四來指導我,才到班上,屁股還沒焐熱,滴溜起我這個班長來了?我這后衛當幾年了,還不會長傳?嘁!
  最后,我們男隊勝了女隊20分,總結時,許多同學都承認石東山說得對,不是那幾個長傳球砸得女生顧了前顧不了后的話,最后誰贏誰輸,沒準的事。
  我心里明明知道事情確實是這樣,但有點不愿去承認,特別不想承認石東山起到場外指導的作用。倒有了一種感覺——他來到我們班,似乎慢慢地對我構成威脅?削弱了我籃球隊長的威信不說,還動搖了我的語文課代表的地位。很明顯嘛,他的語文知識比我廣泛,作文也做得比我好。前天,語文老師把他的《夏之聲》當范文在班上朗讀,而且還特別欣賞石東山開頭那幾句,反復在全班同學面前玩味:“如果說,春是個天真爛漫小姑娘,夏,算得上是個陽光少年,靚麗、時尚、瀟灑、很帥!他的個性,不像春姑娘那樣喜歡花,他的生命里幾乎全是綠!樹木花草,莊稼菜蔬,無不蒼翠欲滴!你看,調皮的它,成天荷葉當帽,翠藤當帶,玉米地、棉花田……到處綠瘋了!就像個無羈無絆的綠色牛仔,一會沖到瓜棚里與打盹的看瓜爺爺開開玩笑,一會又跳到游泳池里與孩子們同游。”看得出,老師心里的語文之星坐標已經開始由我向石東山轉移,殊不知,接下來他還要對我造成什么影響?——天!會不會連我這個班長也得由他來代替?
   
  周五下午,全校老師開會。班主任老師叫我帶全班同學到南郊新落成的植物園參觀。南郊植物園規模很大,植物種類很多,去那參觀,肯定會有不少收獲。但是,第一次帶全班同學出游,擔心不太好組織。臨行前,我交待又交待,以學習小組為行動隊,注意安全,不能亂跑,違犯者回來扣分(我們班規定:每個同學每學期100分操行分,平時犯紀律或勞動態度不好,就由班長提出扣分意見,再報到班主任老師那兒,最后由班主任老師決定。我們班還將操行分算在成績總分里,直接影響每同學的排名次序。所以,許多同學跟保護自己眼睛一樣保護自己的操行分)。
  可是進了公園大門,原來分好的四個小隊就有些亂了。我怕發生危險,趕快用電喇叭大聲叫喊:“哎!各小組歸隊!不要亂跑!”嗓子喊疼了,也沒有用,幾十個同學還是滿山鉆,自己想看什么看什么,把組織紀律忘得一干二凈,我急得要哭,哎!老師來了就好了!
  亂哄哄,吵鬧鬧,石東山也擔心出事,馬上過來對我說:“哎老虞(他來班上不久,就入鄉隨俗,叫男生也喜歡在姓前面加個“老”子),你看出亂象的關鍵在哪了嗎?”
  “什么關鍵?”我又急又煩,誰管他關鍵不關鍵!
  他很認真:“關鍵是你沒把責任落實到人,你讓大家都負責,結果大家都不負責,才出現這種局面。就這樣!”
  “那你說該怎樣?”我看他認真了,也緩了緩語氣。
  “趕快把各組組長找來,讓他們把自己的人叫回隊里,哪個隊出了事,你就罰小隊長,就這樣!”
  “就這樣”似乎有些道理。我馬上把各組組長叫來,狠狠地下了責任給他們,哪個隊的出了問題,扣隊長的分!四個組長馬上滿山跑,分別去找自己組里的同學,形勢很快得到扭轉,隊伍很快就有了秩序。
  第二天,老師表揚了我,叫我把這次郊游活動的總結寫一下。
  總結什么呢?責任到人應該是第一條經驗。老師表揚我,實際上,我應該感謝石東山,心里想對他說聲謝謝,嘴里卻說不出來。對他看看,倒覺得他坐我旁邊越來越高大,越來越壓迫我,甚至威脅我,總想找個機會削他一削才對?否則,讓他一天天太強大了,太光亮了,我呢?他強大了,我必然就矮小,他光亮了,我必然就暗淡。他沒來之前,班上數我老一,無論語文、數學還是英語,班上五十幾個同學沒人能超過我。誰會料到,一個鄉下來的小赤佬,上個單元測驗,英語竟多我兩分。不行,得想個法子遏制他一下,否則……對了,語文快期中考試了,決不能讓語文狀元再旁落他人。
  臨考前一個星期,石東山手里總是不離那本北京海淀區編的語文復習冊,寶貝似的,不給別人看一眼。快上課時,他和王一江上廁所去,那本復習冊光光地躺在我旁邊,書上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字。哇!這家伙好用功啊!怪不得懂的東西那么多!眼勤手也勤。嗯,趁機跟他開個玩笑。我悄悄地拿起那本復習冊放到講臺前面的電視機下邊。
  石東山從廁所匆匆回到教室,數學老師跟著就來上課了,他馬上拿出課本聽講。下了課,又接著做題。題沒做完了,放學了。也許是這次習題難了一些,他一邊想著,一邊往樓下走,根本沒想到那本語文復習冊沒在自己的書包里。
  這簡直就是上帝給了我機會!等同學都走完了,我悄悄地將石東山的那本語文復習冊帶回家。 
  晚上,老媽加班,老爸給我下好面條,叫我吃飯。我一點也不想吃,我想把石東山的這本語文復習冊迅速看一遍,重要的章節折起來,讓老爸幫我掃描一下,留下來變成自己的武器,這樣,我就等于攻進了對手內部。
  三忙兩亂,過去一個多小時,放在桌上的那碗面條成了面糊團團。
  一會,老爸從書房出來,大聲驚叫道:“虞清江,你還沒吃飯呀?你今天咋回事?這么廢寢忘食!”說著,走到我房間,“你在干什么哪?把書折成這樣?”
  我連忙說:“嗯,借了同學一本語文復習冊,趕快看一遍。爸,你們單位有掃描儀,能不能幫我把這些折好的內容掃描下來?”
  老爸看看那本書,說:“既然是借同學的,要掃描,首先要得到那同學的同意,人家同意嗎?”
  “嗯…….”
  “別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復制別人的信息,不但不禮貌,也犯紀律知道嗎?說重了,是一種背叛行為。”
  “同學嘛,沒這么嚴重吧?”
  “那你給同學打個電話,讓人家知道。”
  這個電話能打嗎?老爸也真是,哪來這么多事?拿到單位去三下兩下掃描完了不就完了?我看老爸不同意,就把自己真正的意圖給他講了。
  老爸聽明白之后,沒有答應我的要求,也沒有丟下個子丑寅卯,倒是不聲不響地去找來兩支蠟燭,然后回到我房間,啪!把燈一關,房間里一片黑暗!我不知老爸要干什么?大聲喊:“爸,你干什么?我正忙到節骨眼上!開燈!”
  老爸理也不理我,摸出打火機,“啪!”點上一支蠟燭——房間里立即一片紅光。
  我更是一頭霧水:“干嗎要點蠟燭?不是有電嗎?哎呀爸!別開玩笑了,我有急事!開燈!”
  老爸終于開口了:“別急虞清江,聽著,這支發光的蠟燭,暫且把它比作一個優秀的人。”接著,老爸又點亮了另一支蠟燭,問我:“虞清江你看,現在房間里是更暗了,還是更亮了?”
  我莫名其妙:“這還用說?當然更亮了。”
  “這兩支發光的蠟燭,就好像你們兩個優秀的好朋友,只會相互輝映,更加光亮,相信他不會背叛你。”老爸突然想起了一個故事,慢慢地對我說,“在印度東部的賈姆謝德布爾地區有一個原始大森林,森林中有一座古老的獵狗宮殿,童話般的建筑,尖塔方洞,層層疊疊,歷經數百年的風吹雨打,這座獵狗宮殿雖然已經墻塌椽損,但是當地百姓還能依稀記得這座獵狗宮殿的故事。
  很早以前,這里有一個獵戶伊姆貝爾,是一個遠近聞名的獵手。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伊姆貝爾有一條令許多獵人羨慕的獵狗阿奴巴,渾身雪白如霜的細毛,印著幾處黑云斑。四條腿高而有力,奔跑起來,箭一般地向前穿去,高高揚起的尾巴像一面戰斗的旗。
  獵狗是獵人最好的好朋友。伊姆貝爾對他阿奴巴更是疼愛有加,行獵中,不管自己是餓是渴,只要身上帶一點食物和水,總是先讓他的阿奴巴吃喝。
  可是,誰也不敢相信,這條可愛的獵狗,恰恰就死在伊姆貝爾自己的槍口下!
  一天,伊姆貝爾要到朋友家去慶賀開獵節,恰好伊姆貝爾的妻子這天不在家,第一次到朋友家去又不方便帶著孩子。就對他獵狗說:“阿奴巴,你今天在家照看孩子好嗎?我去去就回來。”
  原始叢林中,什么野獸都有,說不定人一離開,就會有什么野獸找上門來。阿奴巴雖然不會說話,它明白主人的意思。就搖著尾巴走到主人四歲的小兒子伊格林跟前,舔舔伊格林的小手,意思是,今天只有我們倆在家做朋友了。
  伊姆貝爾看看阿奴巴這樣懂得他的心思,上前去拍拍它的腦,又親了一下他的小兒子,帶上獵槍,騎上馬,直奔朋友家而去。
  天快黑的時候,伊姆貝爾喝完酒回來。沒進門就大聲喊兒子:“伊格林!爸爸回來了!”
  沒有聲音——房子里好像沒有人。
  伊姆貝爾走進門,又喊:“伊格林,爸爸回來了。”
  仍然沒有動靜。
  伊姆貝爾又喊他的獵狗:“阿奴爾!你們哪去了?”
  也不見獵狗出來。
  伊姆貝爾心里很蹊蹺,都哪去了?難道到森林里去玩了?不對,天不早了,去哪玩都應該回家了?他又大聲叫:“伊格林!你們哪去了?”
  他叫著掀起房門簾一看,嚇呆了——地上到處是血跡!他的獵狗奄奄一息地躺一邊。渾身都是血!
  “天!”伊姆貝爾大叫一聲,趕快找他的兒子:“伊格林!伊格林!”哪兒也找不到他的兒子!
  ——一個可怕的念頭馬上在他腦子里形成:是獵狗吃了他的兒子······他不敢再想下去,眼前這條跟他多年出生入死的獵狗,已經再不是他的朋友,而是最兇殘的敵人!最不共戴天的敵人!他能想象得出,在它撲向兒子的那一刻,兒子是多么的痛苦現無助!他一定拼命地哭喊著“爸爸!爸爸!快來救救我!”這條該死的瘋狗!多么可惡!多么可恨!伊姆貝爾再也忍不住了,從肩上脫下獵槍“坪!坪!坪!”對著獵狗連開三槍!
  躺在地上的獵狗,睜眼看了一下它的主人,頭往地上一扔,伸直了腿!
  “爸爸!你回來了嗎?”
  三槍仇恨的槍聲驚醒了床下熟睡的兒子,兒子從床下爬出來,揉著眼睛一看,獵狗被爸爸打死!傷心地大哭:“爸爸,你為什么要打死阿奴巴呀?!你走后不久,一條巨大的蟒蛇從窗子里竄進來,一口咬著我的衣服!阿奴巴拼命地跟蟒蛇搏斗,經過一個多小時激戰,阿奴才把蟒蛇擊敗,阿奴巴受了重傷!今天不是阿奴巴,我就沒命了!爸爸,你為什么要打死它呀!”
  伊姆貝爾什么明白了,望著躺在血泊中的獵狗,他追悔莫及!抄起斧子砍斷自己一個小拇指,放到阿奴巴的身邊,然后將它和自己的手指一起下葬。并將自己一生打獵掙的錢,為阿奴巴建了一認漂亮的宮殿。”
  老爸講完故事,摸了摸我的腦袋,“記住,孩子——人,不能背朋友,學會相互包容。”
  我一下明白了老爸的意思,立即覺得自己不知在干什么?手也不再往下翻那本復習冊,回頭一張一張慢慢地放開那些折起的頁碼。
  老爸走出房間,說:“飯涼了,我再給你熱一下吧虞清江?”
  “不用。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去哪?都幾點了?”
  “去同學家。”
  “哪個同學家?什么事這么急?”
  “石東山家。”
  老爸停了一會,說:“等等,我開車送你。”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天要下雨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山丹县| 瓮安县| 金华市| 讷河市| 芮城县| 兴隆县| 新邵县| 资源县| 广灵县| 淮北市| 丰镇市| 甘德县| 静海县| 育儿| 蓬溪县| 嵊州市| 图们市| 永德县| 甘泉县| 抚顺县| 伊吾县| 翁源县| 茂名市| 建宁县| 盐城市| 阿克陶县| 武陟县| 镇原县| 潢川县| 无为县| 务川| 和平区| 金乡县| 平顶山市| 西藏| 昭平县| 新河县| 凌源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