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 www.prethesta.cn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槐樹花上的小魂靈
作者:葉建瑜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關鍵詞:兒童小說|兒童文學|原創|槐樹

  點點最后一次睜開眼睛時,媽媽正守護在她身旁。媽媽將冷毛巾疊好,放在點點滾燙的額頭上。
  點點想叫聲“媽媽”,但喉嚨里好像被塞了東西,點點使不上力氣,急得她眼淚叭嗒叭嗒地低落在臉蛋兩旁的席子上。點點還來不及聽清媽媽說得話,便又落入了昏暗中。
  那一團黑之中,點點卻看見了她那個早被人偷走的小木馬,那是爸爸進城工作前特地為她做的。她騎了三天后,木馬就從院子里不翼而飛了。看見小木馬又回來了,點點不知有多開心。她爬上木馬,搖晃了老半天,一直咯咯咯地笑。
  正在她想著要把木馬帶回家時,木馬突然又不見了。讓點點感到安慰的是,她四歲過年時穿的紅棉襖,這時又套到了她身上。這是她最喜歡的一件衣服,點點長高后,紅棉襖就被媽媽送人了。點點為了這件紅棉襖,在夢里還哭了好幾回。“它怎么也回來了呢?”點點趕緊往家跑,她要穿著紅棉襖跳舞給媽媽看。
  可是,周圍一片黑暗,點點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害怕地放聲大哭起來。黑暗從四面八方洶涌而來,團團圍住點點,壓得她喘不上氣。點點面臨窒息的剎那,媽媽急切地呼喚著她的名字,那溫暖的聲音就從點點的頭頂上傳來。點點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朝黑暗另一端的媽媽伸出求助的手。
  點點終于掙脫了黑暗,她又看到媽媽了。可是,媽媽為什么抱著她這么緊呢,還哭得厲害?“媽媽,我回來了,不要哭,不要哭!”媽媽好像沒有聽到點點的話,仍舊管自己哭著。點點從床上坐起來,想抱抱媽媽顫抖的肩膀。但她就這么輕輕地一動念,竟然一下子就蹦到了天花板上。掛在房梁上的臘肉就在她的跟前。“我會飛了嗎?”點點心里一陣的狂喜。她回頭想告訴媽媽這個天大的驚喜。可是底下的景象,將點點嚇呆了。
  媽媽緊緊地抱著一個小女孩,那女孩平躺在炕上,小臉蛋兒紅撲撲的怪異,兩眼半睜著,掙扎的痛苦就藏在她僵硬的嘴角邊。那小女孩就是點點呀。
  點點猶豫又恐懼地看看漂浮在天花板上的自己,她伸出手,手沒有了。她蹬蹬腳,腳也看不見了。裹著她的,是白而透明的小云團。點點的心似乎一下子掉進了冰窖里,小云團感應到了這股寒意,快速而不自主地顫抖起來。
  看著媽媽哭得那么傷心,點點也難過地哭了,但淚珠還未低落,便散成小小的顆粒兒,化到了空氣中,一下子就不見了。
  床上的小女孩,神光離去的雙眼微睜著,卻讓點點從中瞥見了無限的空無,那是她曾經抬頭看夜空時才有的奇妙感覺。點點在媽媽和小女孩的上方來回游蕩,她嘗試著想回到女孩的身體,但每一次都是穿透她而過,席子、炕和這屋子里的任何東西,都不再阻礙點點攜帶的小云團。
  疲倦而失落的點點依偎在媽媽身旁,她看著媽媽用手輕輕地合上床上那個點點的眼睛,拿下她額頭上的毛巾,緊緊地捂在自己的臉頰上,那毛巾還留著點點的體溫。媽媽的淚珠兒像掉了線兒的珍珠似的往下淌,牙齒咬著嘴唇,咬出了血。
  媽媽短促的呼吸,將氣息不停地吹到點點的云片兒上,但媽媽再也看不見點點了。

太陽快落山時,城里的爸爸提著公文包,匆匆地趕回了家。他沉默地坐在床邊,如一座剛塑完的雕像,失神得盯著床上的點點看。
  天黑了,媽媽去廚房為爸爸做飯。點點尾隨其后。剛到了院子,一團黑霧從半空中向點點俯沖而來。點點一閃,只見黑色的東西有著和她相似的形體,但比她龐大,黑蒙蒙的,有著一雙兇惡而貪婪的眼睛。
  黑霧再一次朝點點展開攻勢,閃電般地撲卷而來。點點甩著小云團的尾巴,在院子里四處逃竄。她驚恐地喊著“媽媽、媽媽!”。媽媽卻在廚房里埋頭干著活。
  點點感覺身后一股寒冷的吸力,越來越強大,將她往深淵里拉。她快支撐不住了。眼看著黑霧即將吞噬點點,突然,點點瞧見院子中那棵槐樹頂上,亮閃閃地發著白光。那個宛如小星星的光源,似乎在召喚著點點,給她最后一絲力量,點點猛地沖向了它。白光發出溫柔而強大的磁力,將點點穩當地吸住了。點點就這樣端坐在一簇槐花上。黑霧繞著她團團轉,不得靠近。惡狠狠的眼睛中,燃燒著可怕的烈焰。
  點點發現自己安全了,便放心地看看四周。但是,點點一下子呆住了。月光下的夜空中,眾多的黑霧在橫沖直撞,它們在追逐著跟點點一樣的白色小云團。那些來不及回到白光之家的白云團們,一個個地被黑霧吞噬,瞬間就消失了。
  而更多的黑霧從天地四處的無形夾縫中溜出來,它們紛紛地聚集到點點家的院子,在點點爸媽的上空穿梭,似乎在急切地尋找著什么。點點知道,它們是沖著她來的。
  風兒吹拂著槐樹花兒,點點也隨著枝葉搖擺起來。小花瓣們睜開了她們的眼睛,好像星星點燈般,裝點著整棵槐樹。她們對著點點微笑,亮晶晶地如閃光的金子。又一陣晚風吹來,小花瓣們跳起舞蹈,不一會兒,她們紛紛縱身一躍,優美地飛向土地。她們歡快又興奮,個個歸家似的。接觸地面的剎那,亮閃閃的眼睛們,安詳而甜美地閉上了。
  點點想起躺在媽媽懷抱中的感覺,她突然又難過起來,孤單極了。“如果我也跳下去,說不定也能跟她們一樣,就不用一個人待著了。”想到這,點點準備掙脫白光的吸力,隨花瓣們落向地面。
  “別動,你這笨蛋!”一個清脆又有點熟悉的聲音,從某處傳了過來。點點四處張望,終于在她下后方的枝葉上,看見了一個比她形體稍大的白云團。那雙狡狤并帶點傲慢的眼睛,骨碌骨碌地轉,故意不看點點一眼。點點覺得那眼睛好像在哪里見過,卻一時想不起來了。
  “認不出來了嗎?還真是笨蛋!”云團迅速地瞥了一眼點點。點點搖搖頭。
  “除了我,還有誰能這么聰明,發現你是個笨蛋?!”他的口氣十足的無理。點點卻突然咧開嘴舒心地笑了。“你是小黑哥!”點點叫到。“別再叫我小黑,我可不愿意跟那群黑鬼同名。”小黑怒氣沖沖地瞪瞪四周的黑霧。
  “媽媽說你死了,你怎么在這里?”點點疑惑地問道。
  “笨蛋,你不也死了嗎?!”小黑反駁道。
  “我也死了?……,死了?”點點更加疑惑了。
  “笨蛋、笨蛋、笨蛋。長到六歲了,還是個笨蛋!”小黑嘲笑著點點。
  “死了是怎么樣的?”點點越發糊涂了。
  “死了就是現在這樣,爸爸媽媽都看不到我們了!”小黑叫道。
  “哇……”點點放聲大哭了起來。
  看到點點傷心地哭,小黑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的難過。
  “別哭了,笨蛋。明天早上你就能回家了。”
  點點聽小黑這么一說,立馬破涕為笑。“真的嗎?小黑哥?你沒有騙我吧?”點點急切地問道。“到時候,爸爸媽媽就能看到我了,是嗎?”
  “咳……”小黑長嘆了一口氣,“到時候你要回到另外一個家!”
  “另外一個家?我只有一個家呀?”點點看看院子里透出燈光的房子。
  “跟你說,你也不懂。笨丫頭。”小黑說著,打起了哈欠。兩眼忽睜忽閉的,很疲倦的樣子。
  “小黑哥,你說得我另外一個家,它在哪里啊,有爸爸媽媽嗎?”點點怯怯地問。
  “天一亮,你就知道了。別煩我!”小黑準備讓自己打個瞌睡。沒一會兒,還真傳來了輕微的呼嚕聲。
  點點毫無睡意,她剛剛從重病的身軀中掙脫,有的是無比的輕松和無盡的生機。可是她最想的是回到媽媽的身旁,黑霧們在空中更加肆虐猖狂。點點只能遠遠地望著映在窗簾上的爸爸媽媽的身影。夜深時,他們仍舊坐在床邊,一動不動。
  媽媽的哭聲,像一根根的針,扎進點點的心里。

點點做夢了。夢里,媽媽從很遠的前方,慢慢向她走來。喚著點點的名字,展開雙手,等待著點點投進她的懷抱。
  “媽媽,媽媽……”淚水從點點緊閉的眼中滲出,瞬間化為無數的顆粒兒,融入了空氣中。
  “快醒醒,笨蛋。她來接你了。”小黑盤旋在點點上空,焦急地甩動著白云團的小尾巴。
  點點睜開眼,天已亮。
  “抬頭看。”小黑在點點的上空,越飛越高。
  點點望向自己頭頂的正上方,一道圓柱形的白光照射著她,光芒之中的管道通向天空的無窮遠。一個無聲的慈愛召喚,吸引著點點,讓她舒服地不知所措。
  “笨蛋,快上去啊。她接你來了。”小黑興奮地不得了。
  “她是誰?我怎么沒看到她?”點點疑惑地看著小黑。
  “她是……,啊呀,真羅索。飛上去吧,那頭就是你永遠的家了。”小黑急得團團轉。
  “可是……”點點的視線轉向下方的家。
  小黑用頭猛地一撞點點的屁股,將她送進了白光之中。嘴里還喊道:“快走吧。笨蛋。你今天不走,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
  點點正猶豫時,院子里的一扇門開了。爸爸媽媽走出屋子,兩個人到了院子中,輕聲地說著什么。媽媽的兩眼紅彤彤的。說完話,爸爸就走了。媽媽站在那,眼神空空的。一只手緊緊地拽著什么,攤開來一看,手心里擱著的,是點點曾經佩戴的一塊玉。
  點點義無反顧地朝著媽媽飛去,“媽媽,媽媽,我在這呀!”
  可是媽媽還是呆呆地盯著手中的玉看。她聽不到點點急切的呼喚。
  白色光柱迅速地從空中消失。小黑氣得上下蹦跳,罵道:“你這個笨蛋,她走了,她走了。真是笨死了!”

點點和小黑都有點垂頭喪氣地在天空中漫游。
  他(她)們從種田人的頭頂掠過,在田間休憩的小牛抬頭看了看他們倆,便又低頭吃草去了。
  他(她)們在農婦們晾曬的衣物間穿梭而過,躺在母親懷里剛出生不久的小寶寶,看看他們倆,咯咯一笑,又轉頭咬住了母親的乳頭。
  他(她)們飛到了村里的河流上空,一個漁夫站在他的木船上,正準備將漁網撒入河內。小黑一頭便扎進了水里,點點也尾隨著他,飛入了河水中。魚兒們在灑滿陽光的河水中自在地戲耍著。小黑在水里,吹出了幾聲尖銳的口哨,河水微微地振動了,魚兒們似乎接到了特殊的訊號,紛紛游向了更深處。漁夫的網撒入水中,幾尾來不及逃走的小魚兒,落入了漁夫的網,拼命地掙扎。點點看到了它們無助的眼睛。她正傷心時,小黑“嗖”地一聲,鉆出了河流。
  小黑帶著點點飛進了一座高山的樹林里,一個很老很老的老太太,一手挎著竹籃子,一手拄著拐杖,艱難地爬到了半山腰,山路邊是一個小小的破廟,廟里供奉著一座脫漆的神像。老太太雙手顫抖地從竹籃子里,端出一盤水果,一盤糕點,恭恭敬敬地安放在神像跟前。然后跪倒在地上,邊拜邊喃喃自語。小黑飛到那兩盤供品上頭,兩眼瞪瞪點點,點點也乖乖地飛向供品。兩股清新的氣體傳入了他們的體內。點點頓時感到活力四射。
  老太太拄著拐杖,緩慢地下山了。小黑和點點飛到她前方的山路上,幫她清掃道路。只要看到擋路或危險的石塊,小黑吹吹氣,那些石頭便神奇地移到了一邊。直到老太太安全地回到家,小黑和點點才離開。
  “天快黑了,我們要趕緊回到槐樹上。”小黑加快了飛行的速度。
  “今天真好玩!”點點笑笑。
  “再過幾天,你就該煩了。一點都不好玩,每天都有那么多小魚被抓。我以前真壞,還用電網弄死它們。它們真可憐,比我們可憐多了。”小黑憤憤地說著。
  點點的神情也黯淡下來,跟在小黑后頭,不再說話。
  眼看著高高的槐樹就在不遠處時,黑夜徹底降臨了。
  “快點,笨蛋。”小黑轉身急急地催促著。
  點點搖動著尾巴兒,卻突然感到身后一股寒意逼近。她回頭一看,一團黑霧張著血盆大口正快速地朝她飛來。“啊~”點點大驚失色地向一旁慌亂逃竄。黑霧對她緊追不舍。
  寒冷已經觸及點點的小尾巴,閃念間,她有些后悔早上沒有跟著白光走。她感覺,這回她可能要完了。但完了,是怎么樣的?小黑哥說,他們倆都死了,那死了又死了,會是什么呢?
  點點快用盡所有力氣的時刻,小黑猛地撞向黑霧,將它撞出了幾米遠。黑霧氣乎乎地掉轉了方向,張開大口朝小黑撲過去。
  “點點,快回槐樹上。快!”小黑邊逃邊跟點點喊叫到。
  點點顫抖地看著處于危機中的小黑。
  “快點回去,你這個笨蛋!”小黑生氣地瞪了瞪她。
  說完,小黑便飛進了黑夜深處,回到槐樹花上的點點,找不到小黑的影子。
  “小黑哥,小黑哥,你在哪里啊?”點點的哭聲劃破夜空。黑霧越來越多地聚集到院子中來,它們貪婪地圍著點點轉了幾圈,無法下手,便悻悻地離開尋找其它的獵物去了。
  爸爸回來了,他推開院子的大門,將一個小小的棺材放在院子中后,進了媽媽在的屋子里。過了一會,點點看到爸爸抱著點點的身體回到院子,媽媽跟在他的身后。點點被爸爸小心翼翼地放進小棺材里,媽媽將那塊玉給點點鄭重地戴上。
  他們依依不舍地蓋上棺材蓋,點點的身體消失在木板的那一頭。院子里傳出爸爸密封棺材的鐵錘敲打聲,媽媽則是在棺材旁安放了桌子和香爐,她插上三根香,默默地向上天禱告。
  “死了就是身體不能長大了嗎?媽媽說過,等我長大了,我的身上也會長出像她胸前那樣的兩個溫暖而可愛的咪咪。我不能長大了,這可怎么辦呢?小黑哥,你在哪里啊?我還有很多很多的問題要問你呢!快回來吧!小黑哥!”點點無助地望著夜空。
  啟明星明亮了,一個小白點從遠處出現,它向槐樹一點點移動而來。
  “小黑哥!小黑哥!”點點歡快地喊叫著。
  果然是小黑,他飛行地比往常慢了很多。當小黑回到槐樹花上時,點點嚇了一大跳。
  小黑的尾巴不見了,一縷透明的輕煙,從缺口處飄散而出。小黑顯得疲倦極了,耷拉著眼睛,好像就快睡著了一樣。
  點點想離開她所在的位置,飛到小黑身邊。
  “待著別動,他們還會回來的。”小黑說完,便完全地趴在了樹枝葉上,在風中搖擺,似乎搖著搖著,就會不見了似的。點點緊緊地盯著他看,不敢眨一下眼睛,也不敢驚擾他。
  似乎過了很久很久,小黑才慢慢地睜開了眼睛,他無力地看著點點,說:“笨—蛋,下一次白光再出現的時候,你一定要跟著她走啊。留你一個人在這,我不放心,你太笨了。”
  “有你在,我不會一個人的。”點點急忙回答到。
  “我快支撐不住了。”小黑的雙眼一眨一眨,虛弱到了及至。
  “小黑哥,你再堅持一下,天快亮了。白光會來接你的。”
  “我的白光不會來了,她已經來了好幾次了。我都不走,她放棄我了。”小黑有點無奈。
  “為什么你不走?你也想你的爸爸媽媽?”
  “我想和我的爺爺一起走。他一人養大我的,他已經很老很老了。我想和他一起回家。但是我等不住了。”點點看見淚珠兒從小黑的眼睛里滲出。
  “對不起,小黑哥。都是我不好。” 點點也跟著哭了起來。
  “別哭,膽小鬼。白天時,你可以到處飛,但太陽落山之前,你記得一定要及時回到槐樹上來。”小黑細心而疲憊地囑咐著。
  “小黑哥,你會到哪里去?我們還能見面嗎?”
  “我不知道。我在這棵槐樹上已經過了五百三十一個夜晚。我不知道下一站會在哪里?!說不定沒有下一站了。”
  “一定會有下一站,你一定要在那里等著我。”
  “笨-蛋,白光再出現時,你要跟著她走。老是待在樹上,你會孤單的。”小黑的聲音更微弱了。
  “小黑哥,我還想做媽媽的孩子。我想讓媽媽看到我。你有辦法嗎?”點點抱著最后一線希望問道。
  隔了很長一段時間,小黑都沒有說話。點點害怕起來。
  “笨-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知道,我們都是從媽媽的肚子里生出來的。如果你有辦法回到她肚子里去,可能她就可以把你再生下來。……,要是白光還來,你最好跟著她走吧。你太笨,還是到天上去吧。那里沒人會欺負你,他們都是天下最好的人。他們每天唱歌跳舞,還有酒喝,怎么喝都不會醉。笨蛋,你還是回天上去吧。”
  “媽媽的肚子?!對啊,小黑哥,你真聰明。要不,你和我一起回我媽媽的肚子里去吧。等到她生下我們,你就可以和你爺爺在一起了。”點點高興地差點跳離了槐樹花。
  但是,小黑徹底地化成了一縷透明的輕煙,消失在茫茫的夜空中。
  “小黑哥……”

鑼鼓聲在黎明來臨時刻,在院子里奏響。
  哭了一整夜的點點,睡眼惺忪地看見一只人數稀少的隊伍,抬著小棺材走出院子,往高山的方向行去。兩個小男孩在隊伍最前頭,朝空中扔圓圓的白紙。爸爸媽媽互相攙扶著,與其他人隔著一段距離。似乎被他們送走的,不是那個小小的點點。
  點點穿過木板,飛進棺材。躺在黑暗中的小人兒,穿著一件嶄新的紅棉襖,紅頭繩扎著她兩根小辮子。紅潮已經從她兩頰退卻,如今只剩下慘白。嘴角的線條仍殘留著曾經痛苦掙扎過的痕跡。
  “他們會把你埋到土里面去,不再讓你出來了。這里這么黑,你怕不怕?你想尿尿的話,該怎么辦呢?我最討厭尿褲子了。咳!”點點漂浮在尸體的胸前,長嘆了一口氣。
  “等我回到媽媽肚子里,等媽媽生下我以后,我會經常來陪你的。我給你帶糯米粽子,讓媽媽在里邊放三顆大蜜棗。……,點點,你好像一點都不怕,其實,我害怕極了。我想媽媽,可她看不見我了。現在,她也看不見你了,她哭得可傷心了。原來媽媽也會哭的,我以前以為只有我才會哭。媽媽哭,我心里可難受了。如果她能再看到我,她就不會哭了。我多想媽媽能看到我呀!”
  說著說著,疲倦的點點打起了瞌睡。
  “砰”的一聲,有東西重重地砸到了棺材蓋上,驚得點點鉆出了棺材。兩個男人正用鐵鍬將泥土鏟向深坑里的小棺材。
  泥土很快填平了深坑,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送葬隊伍沿著田間的小路,離開了高山腳下的亂墳崗。只剩下爸爸媽媽。
  他們沉默著,將一棵槐樹的小樹苗,栽到了點點的墳頭。這棵樹就是他們尋找女兒的標記,永遠不會丟失的愛的記號。

爸爸很快就回城去了,剩下媽媽一個人守著點點出生的老房子。
  白天時,點點就飛到媽媽身邊,陪她干活、發呆。天黑了,她便回到槐樹上,孤單地隨風搖擺。
  第七個白晝降臨時,白光又出現了。她帶來的慈愛,比媽媽的懷抱還要溫暖。點點既向往又猶豫,她還是舍不得媽媽。
  “來吧,孩子。到我這來,我的好孩子!”那比天空還高遠的聲音,傳來巨大的磁力,將點點吸入白光中。
  “我能和媽媽一起走嗎?”點點撲閃撲閃著雙眼,問白光的那一頭。
  “不行,我的孩子,每個人都只能一個人走這條路。你愿意嗎?”
  “可我還想我的媽媽。她見不到我會很難過的。你有辦法嗎?讓我回到她的肚子里去?”
  點點的請求聲在白光深處回蕩,回應她的卻是久久的沉默。點點急急地搖動著她的小尾巴,等待著白光的回答。
  像是有人在天空中關閉了一個巨型的手電筒,白光在點點的眼前消失了。
  “別走,別走。請你告訴我,告訴我呀,嗚嗚嗚……”
  一只蜜蜂卻突然從高空中,朝著點點沖來。它鼻子上仿佛長著一把利劍,快速得如旋風般。
  哭泣的點點完全沉浸在她的悲傷中。她身下的一簇小槐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將點點透明的云團,吸入了她們的小花瓣中。
  在花兒的身體里,點點安心地睡著了。她夢見自己穿越了一條五彩繽紛的長長的隧道。
  時間過去了很久,又好像只在眨眼的瞬間。點點醒了,她發現自己漂浮在一個奇香無比的泥塘上面,四周是圍成圓柱型的透明玻璃墻。
  玻璃墻的外頭,點點看到的是一個陌生的房間。淡綠色的窗簾,罩著紅被套的床,一切看著都是嶄新的,就是少了溫馨。
  “我在哪里?槐樹呢?我要媽媽!”點點想飛出去,卻被泥漿給牢牢地粘住了。不論她怎么掙扎,她都擺脫不了這個黃色的發出香氣的泥塘。
  “討厭!媽媽,你在哪?救救我!”點點無奈又驚恐地坐在泥塘上。
  房間的門“啞”地一聲開了,兩個人先后走進了房內。他們都低著頭,沉默的很。
  雖然玻璃墻把那頭的兩個人都折射地變形了,但點點還是很快就認出了自己的爸爸媽媽。爸爸黑了,媽媽瘦了,她滿頭的長發也剪短了。
  “爸爸媽媽,我在這里啊。我是點點!”
  爸爸媽媽安靜地面對面坐著,他們都心事重重。
  “我在城里還是住不慣,明天我就回村里去。”無語了很久,媽媽說話了。
  “咱們倆分開這么多年,不就盼著這么一天嗎?”爸爸用手下意識地推了推眼鏡框。
  “以前是想讓點點進城來受教育。她不在了,我在哪都無所謂。”
  “總得有個像樣的家吧。點點走了都快一年了,人死不能復生,你以為我就不心疼嗎?但日子還得過呀!”
  “我得經常上點點墳前看看,我不放心。”
  爸爸聽到這,長嘆了口氣。“我好不容易把你接到城里來,你就這么回去啦?”
  “我這禮拜每晚都夢到點點,不行,我真的得回去。我不能把她一個人丟在那。”點點看到媽媽的眼圈紅了。
  “我看你是打算回去長住了?”
  “是!”
  “我也愛點點,但是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我們這個家就真的要毀了!”爸爸加重了語氣。
  “我覺得點點沒有走,我有時候能聽到她在叫我。”
  “真是瘋了。那你走吧!……,我明天一大早要去外地出差,不能送你了。”爸爸說完,起身離開了房間。
  媽媽掩面抽噎。

“媽媽,都是我不好。我應該聽小黑哥的話,乖乖地跟白光走。我走了,你就可以和爸爸在一起了。”點點的眼淚落入了泥塘中。
  媽媽開始收拾行李,好像她馬上就要啟程回村里去一樣。她拿著點點的照片看了很久,才小心地放進行李箱。東西都整理得差不多時,媽媽突然轉頭往點點這邊看過來。
  點點緊張地都發顫了。“媽媽,你看到我了嗎?”
  媽媽向點點走來,伸手抓起了點點在的玻璃屋。媽媽的手好大呀,怎么會這么大呢?
  媽媽把玻璃屋舉到了臉上。點點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媽媽閃著淚光的眼睛。
  “媽媽……”
  媽媽微微地笑了。點點也對著她笑。
  媽媽旋開玻璃屋的屋頂。一個巨型的鐵鍬伸進了玻璃屋。點點嚇壞了,拼命地喊道:“媽媽,是我呀,我在這里!”
  媽媽用鐵鍬挖起泥塘里的一堆泥,點點粘著泥漿,隨著鐵鍬到了玻璃屋外面。
  媽媽突然又看了看鐵鍬上的點點,笑了笑,然后用鐵鍬將泥漿和點點送進了嘴里。媽媽合上嘴巴的一剎那,點點才想起來,鐵鍬就是媽媽用的勺子,她剛才待得玻璃屋,其實是一瓶蜂蜜罐。
  四周頓然黑了下來。點點感覺被一股力推進了深淵,但這一次,點點一點都不害怕。
  像躺在海洋的深處,寂靜地,只聽得見媽媽的心跳。
  “嘣、嘣、嘣……”
  點點沉睡前的一刻,輕輕地喃語:“媽媽,我來了。我們再也不分開,還有爸爸,我們卅……”

  • 上一篇文章: 穿越劫難

  • 下一篇文章: 盛夏的禮物
  •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北京赛车pk拾八码稳赚 米泉市| 胶南市| 长岛县| 山东省| 泸西县| 黄浦区| 进贤县| 平武县| 通河县| 曲阳县| 绥宁县| 桃园市| 夏津县| 平阳县| 盈江县| 安阳县| 招远市| 萝北县| 如东县| 苍溪县| 开江县| 佛冈县| 图木舒克市| 武威市| 张家口市| 咸宁市| 宜城市| 正定县| 普兰县| 清远市| 昌江| 尖扎县| 文成县| 芒康县| 临沧市| 定兴县| 木里| 清苑县|